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九章 盘王战体,破军贪狼

  云天钧叹惋道:“以你的年龄,所取得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越了我,若非痴长几岁,我只怕已在这一击下受了重伤。小兄弟,你是武林中不世出的奇才,十年之内,宗师有望,何必要为朝廷卖命?”
  薛未寒摇了摇头,身躯依旧挺如利剑,肃然道:“或许云大侠认为一旦武林被管束起来,就会失去侠义的精神,但薛某却不这样认为,任何一个团体乃至阶层,都必须在某一规则的约束下才能得到最大的发展,过去的江湖太散漫,也太纷乱,白白把力量消耗在了内斗中,实不足道。何况,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江湖不应该成为游离于天下之外的一隅,而是应该融入天下的体系中,成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为天下制定新的秩序和法则!”
  云天钧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他,这是各自心中所践行的道义之争,无关乎正邪善恶,但却比正邪善恶之争更为坚定和执着。
  云林寺慧真方丈这时一声冷笑道:“外魔邪道,人人得而诛之!妖孽,云大侠好意相劝,你却不从,老僧今日也只好降妖除魔了!”
  宣了一声佛号,慧真身躯之上陡现清净慈悲之意,脸现金刚怒目之相,右掌闪耀金光,一掌拍向薛未寒的天灵。
  金刚般若掌,佛门无上神功!
  薛未寒神色不变,只是目中杀意一闪而过。
  “秃驴当诛!”
  身躯猛然一拔,“咔嚓”一声,整个人生生拔高了数尺,肤色青黑,筋肉虬结,透出一种无边苍莽、古老、霸道的伟岸气息,犹如洪荒古神。
  薛未寒居高临下,面对慧真的金刚般若掌,近一丈高的蛮荒躯体一动之间,气流爆响,如狂风炸雷,威势惊人,反手一掌拍落,挟带无边大力横压而下。
  轰隆!
  一声爆响,慧真整个人横飞而出,双臂尽碎,筋断骨折,脸上现出不可置信之色。
  呼啦!
  薛未寒体形恢复原样,只是脸色相较先前却更是苍白,但他目光扫过之处,群雄无不慑服。
  慧真亦是凝气化形高手,便是较他巅峰之时,也不逊色多少,何况他与云天钧一战之后,受了不轻的伤势。
  若非他当机立断,爆发了监兵阁秘传之盘王战体,一瞬间击败慧真,只怕反而会伤在其手!
  不过,盘王战体乃是以秘法刺激气血、穴窍、经脉,爆发出远超自身所有的力量,虽然威不可当,如太古洪荒巨神附体,无边大力降服一切,但对自身的损害也是难以估量!
  此时的他,气血两亏,真气耗尽,只是一股未泻的“势”在支撑着他傲视群雄!
  “方丈!”两名僧人抢上前去扶住慧真,怒目视向薛未寒。
  另一名僧人禅杖一挥,劲发如风雷震荡,攻向薛未寒。
  薛未寒身形一飘,后退数尺,一声冷笑道:“纵然本座身负重创,也非你们这干秃驴所能欺辱!”
  长吸了一口气,声如龙吟长啸喝道:“日月光明,烛照天下!”
  其音苍劲雄浑,绵绵不绝,声闻数里。
  便在此时,远方忽有长啸之声相和,其声霸烈雄壮,宛如一名纵横千军、天下辟易的盖世战将。
  “白虎监兵,杀尽不服!”
  声至人至,其快无伦。
  轰!
  一个魁梧雄壮的身影破壁而入,单臂一压,云林寺僧人手中的禅杖就断为数截,狂喷鲜血,倒飞而出。
  群雄定睛一瞧,只见来人身高八尺,虬髯如剑,面目英伟豪雄,单单立在那里,就有一种横刀立马、试问天下谁是英雄的不可一世男儿气概!
  “阁下是?”云天钧沉声问道。
  那人负手而立,意态豪雄,洒然道:“监兵阁‘破军’,赵浮沉!”
  云天钧眉头一皱道:“想必诸位之中还有一位‘贪狼’了?”
  一声轻笑,宛若银铃,缥缈灵动,不可捉摸,似在远方,又似在众人耳边响起。
  “小女子云梦小小,见过上官阁主、云大侠!”
  高踞堂上的上官无名这时忽然微微叹息,道:“缥缈天音,想不到,魔门的人竟然和朝廷走到了一起,我对那位昊天上仙,是愈来愈好奇了!”
  倩影一闪,众人目前突然出现了一位盈盈而立的白裙少女,妙目流盼,气质灵动而缥缈,有一种难言的魅惑之感,如月夜下的精灵,流淌于人类心间最甜蜜的美梦!
  “监兵阁,‘贪狼’!”云梦小小美目流转,似笑非笑道。
  云天钧脸色沉凝,上前一步道:“三位既临,想必阁主大驾亦不远矣了?”
  “冒昧来访,还望云先生勿要见怪!”这时堂中忽有一人起身,言笑晏晏道。
  众人不禁望去,只见那人约摸十四五岁年纪,一身紫衣,身量修颀,气度华贵,容貌俊美出尘,好似一名初入江湖的少年郎。怎也不敢相信这便是赫赫有名的日月卫大统领兼监兵阁阁主,被当今皇上御封的昊天金阙无极道君护国佑圣大法师!
  但下一刻,他们便改变了想法。
  少年身周,四十九人同时起身,一掀外袍,露出胸绣白虎的锦衣,正是白虎战卫。与之同时,薛未寒等三人也恭敬拜倒道:“参见昊天阁主!”
  这少年正是张昊,一摆手道:“不必多礼!”屈指一送,一瓶药液缓缓飞向薛未寒,说道:“小薛,先治一下你的伤。”
  薛未寒伸手接过,脸现喜色,恭敬一拜道:“多谢阁主。”拔开瓶塞,一仰头,服下药液。瞬息之间,气息恢复了巅峰,内外伤势俱都复原。
  张昊缓步而行,气息陡然变得古老、苍茫、巍峨,如同主宰天道的无上神祇,威压苍生!
  他看向上官无名,瞳中隐现金芒,缓缓道:“上官先生乃武林大贤,圣上久仰令名,如今武林混乱,杀戮不休,圣上想请先生暂任监兵阁副阁主之职,统御武林,息止干戈,不知先生有意否?”
  上官无名神情肃然的盯着张昊,全身气势含而不发,一股凛然剑气似乎充斥天地之间,上穷碧落,下及黄泉!
  他起身一拱手道:“承蒙皇帝厚爱,只是老夫已是风烛残年,难堪担此大任!”
  张昊摇了摇头,似笑非笑道:“如此,那就甚为遗憾了!”
  目光一转,望向慧真,淡淡道:“云林寺一干人等触犯国法,抗拒执法,罪加一等,给我拿下。”
  一名胖大僧人怒道:“鹰爪孙,尔敢!”一挥禅杖,砸向张昊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