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一百零七章 林诚遇险,癫狂公子

  张昊回到林家后,立刻就把意念投注到远在数里之外的林诚身上。
  林诚今夜出门,打算将灵元草兑换成灵石,当然,非正规渠道,而是通过黑市。
  张昊虽然料到他此行必然不会顺利,但却没有阻止他。
  不经历一番社会毒打,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老爷爷、金大腿的好?
  张昊如今的神念能外放到方圆百里之内,而他又曾用精神干涉之法影响过林诚的意志,所以很快便找到了林诚所在。
  这是一座黑暗的小巷,隐藏在居民楼后,极为逼仄,但此时,却有一个个小摊摆在地面上,摊上摆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凶禽的羽毛,妖兽的骨头,一些罕见的毒草,还有特异的金属……
  林诚黑袍罩身,面目不露分毫,甚至刻意用缩骨之法改变了体形,可以说滴水不漏。他的摊上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只是用荧光笔写着五个字:出售灵元草。
  这时有两名作了简易改装的人走来,一高一矮,打量着各个摊上的东西,均是摇了摇头,直到看见林诚这边,方眼前一亮。
  那矮个的人俯身低声道:“朋友,你这里真有灵元草?那可是三阶灵草,金丹大修才用得上的东西!”声音清脆,竟然是名少女。
  林诚沙哑着嗓音道:“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两位若有意,我可以让你们先验过货物后再付灵石。”
  “你卖多少价钱?”那高个问道,语气淡漠中透出一种睥睨之意。
  林诚伸出了两根手指。
  “二百块灵石?”那名矮个儿少女差点惊叫出声,“你这也太贵了吧!”
  原本想说二十块的林诚立刻住口不言,尼妹啊,不懂行情,险些贱卖了!
  装作冷漠的摇了摇头。
  那男子似看出点异样,拉住了女伴的手,低声道:“你别多话,我来和他说!”
  那女子“哦”了一声。
  男子淡然道:“阁下,舍妹不懂行情,胡乱说话,作不得准。一株灵元草在市议会政府的回收价仅为五十块灵石,我可以给你添十块,一共六十块,如何?”
  林诚不屑一笑,当我是土鳖呢,坚定道:“两百块,少一块也不卖。”
  男子戴着一个老虎的面具,此时面具后的眉头微皱,道:“两百块不可能,我最多出八十块。”
  “一百八。”
  “一百。”
  “一百八。”
  “一百二,这是最高价了,在这黑市上你不可找得到比这更高的价格了。”男子面色黑黑,瞪了旁边的妹妹一眼,也就是亲的!
  他妹妹吐了吐舌头。
  林诚作出大亏特亏的样子,实则内心里在偷笑,道:“那好吧,我就吃点亏,当是交个朋友了!”
  男子听了有点想打人,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小子原来根本不知道价位,要不是自家妹妹瞎叫嚷,他原本是开价二十的,想想都肉痛。
  男子也不想多和这个一看就知道是幸运儿的小子多废话,取出十二块中品灵石,道:“货呢?”他看得出来,眼前这小子身上一点炼气的修为都没有,只是个凡人,走运获得了灵元草,也不怕他敢耍诈。
  林诚眼睛一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装着灵草的玉瓶,打开瓶塞,就见到一道幽蓝色的灵光微微闪烁,通体如玉雕的灵草光芒如涟漪般散开。
  身材高大的男子微微颔首:“是正品。”便将灵石递了过去。
  林诚接过灵石,这才将玉瓶交到男子手中。
  见他小心翼翼的将灵石收藏好,那名少女忍不住道:“放心,这点灵石我们还不致于放在眼里。”
  林诚憨笑,小心无大患呀!
  这对明显是修士的兄妹收了灵元草,便即满意离开,也懒得再逛这黑市。
  各个摊位都有一定距离,林诚收拾了一下,迅速准备离开。
  就在他走到小巷巷尾时,忽然被两个高壮的大汉拦下。
  这两个手持合金战刀,面目残忍冷酷,一看便知非易与之辈。
  林诚强笑一声道:“两位,我的摊位费一块灵石已经交过了,是彪哥收的,这是收据。”说着递上了一张纸张。
  左首面上有一道狭长刀疤的大汉一把打掉了纸张,冷冷道:“虎爷要见你。”
  虎爷?王虎!
  自己和他可没什么牵扯啊!
  林诚心念电转,不明所以。
  王虎是底层区一霸,据说有着炼气高阶的修为,实力强横,无人敢惹。
  这座黑市就是他建立起来的,分别向卖家和买家收取摊位费和入场费。
  这里贩卖的多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有些价值非凡,时常有人以低价捡漏,所以颇为火爆。
  只看王虎如此大张旗鼓,却未遭市议会取缔,就知他身后定然有人。
  林诚沉默着暗暗戒备,跟着两人前,很快到了一栋灯火通明的建筑中。
  这栋建在贫民区的别墅占地懒大,足有两百多平方,前后又有花园和假山,在这基地市中,也只有上层区的修真者才能享受。
  入内,林诚就看了一名身形雄伟如山的光头大汉懒洋洋地躺在一座沙发,身边有两名身披黑纱、躯体曼妙玲珑的妖艳女子正在给他按摩。
  王虎双眼微眯,却给人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就像他光头顶上纹看的那头赤眼魔虎,一动就要噬人!
  林诚也不先开口,静静等着王虎出声。
  半晌后,王虎眼眸陡然一睁,锋锐如鹰隼的寒光射出:“小子,你好大的胆子,连我虎爷的东西也敢偷?”
  林诚面色一冷,道:“虎爷说笑了,小子在你这里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可没有动不该动的东西。”
  王虎肆意而笑:“是吗?可是就凭你一个贱民,也配拥有灵元草?章城市的人可都知道,我王虎前段时间重金收购了一株灵元草,却突然失窃,分明就是被你偷走了!”
  林诚心中一凉,这王虎分明是故意针对自己而来,心思百转,突然开口问道:“是夏家指使你的?”
  王虎笑声骤停,忽然若有趣味的看了他一眼,缓缓起身,两米一的个子形成极大的压迫感,皮笑肉不笑道:“小子,看你倒是个机灵人,却怎么不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不该有的想法,还是不要有的好!”
  林诚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寒光,转身便要走,道:“王虎,老子没动你一根针线,你想诬赖我,有证据吗?”
  “证据?我王虎的一句话,在这东城区一亩三分地里就是证据!”王虎冷厉笑道。
  “拿下!”
  两名壮汉冲了上来,形势一触即发!
  楼上,一座房间中,一名清秀贵气,只有脸容稍显苍白的少年轻轻摇晃着手中中高脚杯,杯中液体宛如烈焰赤霞,极为神异。
  一口饮下以妖兽赤炼妖蟒之血酿成的灵酒,少年脸色漠然的看着监视频中显现的下方场景。
  一名中年男子恭敬道:“少爷,根据调查,林诚手中的灵元草应该是来自他那名突然出现的表哥。此人应该曾是一名荒野猎人,不知道为什么进入了章城市,还给了林诚如此珍贵的灵草。”
  少年脸上露出一个冰寒的笑容,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杀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