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七十九章 普智 修

  张小凡悠悠醒转,身形本能的一跃而起。
  砰!
  烟尘四落,他看着被自己撞断的房梁不由发起呆来。
  摸了摸头,除了有些灰尘,竟然没有一点红肿。
  “张小凡,你是想拆了这座庙么?”一旁的张昊没好气道。
  张小凡怔怔叫了声师父,忽然发现自己全身乌黑,并且有着道道龟裂纹,用手一揭,顿时撕下了一块硬质的的皮膜,露出下面的白晳肌肤。
  吓得他惊叫出声!
  张昊挥了挥手道:“赶紧去洗洗!”
  张小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感受着变得无比灵敏和强劲的身体,一脸迷惘的去村边的小溪下游洗澡了。
  过了一会儿,仿若脱胎换骨般的他走了回来。
  如果是之前的他被此界的修行中人瞧见了,定然要给出一个根骨平平,不堪造就的评价,但此时的他,却绝对比得上那些天生的奇才,筋骨玉润,灵气盎然!
  张昊点了点头道:“如今在我的帮助下,你根基已成,算是入了修行的大门。不过因为速成之故,还需一段时日的打磨,接下来,你就好好接受特训吧!”
  张小凡恭恭敬敬道:“是。”
  此后十余日,张小凡白日里正常读书,到了夜晚,便到张昊这里疯狂训练,通过各种方式,逐渐掌控暴增的力量。
  等到他对于全身力量掌控自如之后,张昊方才开始传授他内功修行之法。
  张昊所传自然非是皇天无极大道真法,便是他有意相授,张小凡也不可能学得成这门功法。
  他所授者,乃是大虞帝国官方开放给平民的修行正法,大道长生诀!
  这是一门直指天仙之上层次的武道功法,而且性质平和,不易走火入魔,更为适合资质平平者。
  张小凡虽然体质得到改善,但悟性依然只是平平,光学习经脉穴窍等知识就花费了数日之久,等将这门功法领悟并修出第一缕真气,已是半个月后。
  张小凡悟性虽然一般,但性子坚毅,却是颇为适合这门大道长生诀。
  这一日,天色接近黄昏时候,山道上忽然行来了一名衣衫褴褛的老僧,脸上皱纹横生,一身破旧袈裟,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只有手中持着一串碧玉念珠,竟是晶莹剔透,耀人眼目,发出淡淡青光。
  这名老僧正是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中的普智,他为探求长生之道,竟是异想天开,想要佛道共参,集两派修行之法于一体,勘破长生。遭到同门师兄弟一致反对后,仍是不改其衷,遍访道家名门,更数次来到青云山,求见道玄真人,却无一不被婉拒。
  这一日,他又登青云,不欢而散后便下得山来,途经草庙村。
  此时,张小凡和林惊羽从旁边经过,两人不由好奇的看了一眼普智和尚,青云山乃道教圣地,和尚却是少见。
  普智见到两小,也是大为惊讶,这两个小孩,一个资质之佳当世罕有;另一个却是根基雄厚,仿佛已经入了修行之门。
  “这小小村庄中,莫非还有哪位修行同道在此盘踞?”普智心中疑惑。
  “阿弥陀佛!”
  他宣了一声佛号,开口问道:“两位小施主,这村中可有什么废弃房屋,能一遮风雨的?”
  远空彤云密布,狂风卷起,声声雷鸣传来,显然将有一场大雨。
  “小凡,请这位大师到草庙来。”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
  此处距离草庙,足有一两里路,但张昊的声音却像是不受距离所阻,而且平淡中和,没有一丝用力的感觉。
  普智露出惊讶之色,迈步随张小凡走到了草庙前。
  张昊负手而立,气质出尘,见到普智,微一颔首道:“可是天音寺普智大师?”
  普智点头道:“老衲正是,不知施主是,如何认得是我?”
  张昊道:“在下张昊,一介散修,大师想必未曾听说过。翡翠念珠乃佛门至宝,在普智大师手中威震邪魔,在下岂有不知之理。久闻大师之名,今日有缘一见,实是不胜之喜。请!”
  普智按下心中疑惑,随他走入了草庙中。
  天色已晚,张小凡则向张昊说了一声,便回了家。
  庙中,两人分主次坐定,张昊仔细的探查了一下普智的气息,果然在神圣浩荡的佛门法力之中暗藏着一丝血煞气息,显然是常年佩戴噬血珠,被这邪物的煞气侵入了神智,犹不自知。
  张昊问道:“大师乃佛门高僧,怎会来到青云山来?”
  普智叹了口气,他佛道融合的妄念知者也不止一人,便对张昊说了来意。
  张昊目光一闪道:“大师道心坚定,能够摒弃门户之见,一心只求大道,令人佩服。不过这世间门户之别、派系之争由来已久,非一人之力可以扭转,似此想法终究是痴人妄想。”
  普智神色微黯,也知道自己的理念为世不容,但总难甘心。
  “小友因何在此盘踞?”过了片刻,普智开口问道。
  张昊道:“青云山钟灵毓秀,是修行上佳之所,在下飘泊四方,居无定所,不过借此宝地修行一段时日罢了!”
  普智微微颔首:“原来如此,方才那小孩可是施主弟子?”
  张昊道:“算是吧。”
  普智叹道:“施主当真手段非凡,竟为那孩子培下如此深厚的根基!”
  张昊笑道:“根基只是起步,成就还要看个人。”
  眸光微动,忽然开口道:“我观大师身上虽然佛光浩然,但却有一丝戾气暗藏,不知是何故?”
  普智讶异的看了他一眼,犹豫半晌方道:“老衲昔年途经西方大沼泽,偶然间发现了千年前魔教长老黑心老人手中的邪物噬血珠,便以自身修为将它禁锢在身边,免使荼毒生灵,遗祸人间。”
  张昊道:“原来如此,此物乃魔教至宝,必会惹来魔头窥伺,大师还是小心为好。连我都能感应到此邪物的气息,魔教中人想必更能轻易的辨识出它!”
  普智心中一凛,颔首道:“此却是老衲顾虑不周,多谢施主提点。”
  两人随意攀谈着,这时,张小凡却从家里给两人送来了吃食。
  张小凡根基初成,正是需要补充身体的时候,这些日子张昊从山中抓了不少禽鸟异兽送到到他家中,让张小凡的父母感激无比。
  每日三餐,都令张小凡给张昊亲自送来。
  张昊修为日趋精深,虽未辟谷,但身体所需的能量也不是这些凡俗食物能够提供的,那样还不如他练化天地灵气来得有用。
  所以他只是随意吃了几枚野果便停了下来。
  普智也是一样,谢过张小凡后,随意食用了一些素食,便在庙中打坐休息。
  张小凡则在张昊的令下将所有食物吃光这才回家。
  入夜,雷电划破长空,村子西口,忽然飘来了一股黑气,浓如黑墨,翻涌不止。
  张昊骤然睁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