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四十一章 轮回真我,虹化飞升

  一帧帧画面呈现在张昊脑海中,自幼品学兼优,是所有小伙伴们最排斥的别人家孩子。
  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名牌大学,大学期间自主创业,成为学校名人。
  遇到心仪的女孩,互生好感,却因羞怯而不敢表明心意,反是她鼓足勇气追求自己!
  相遇相识相知相恋的美好,
  毕业之后事业有成决定向她求婚那一刻的忐忑与坚定,
  目睹她听到求婚时绽放出的笑意与幸福,
  为她披上婚纱时的温柔与深情,
  所有的一切,冲击着他的心灵,要他沉浸在这无限的美好中!
  下一刻画面再转,医院产房之外,他焦急的等待,此时年深日久历练出的成熟风度都被他抛在脑后,直到护士抱出粉雕玉琢的婴儿,直到她被缓缓推出。
  这一刻,时光仿佛凝固,他的眼中只有她那苍白而憔悴的俏脸,泪水充盈眼眸。
  时光逝去,孩童从伢伢学语到亭亭玉立,一切恍若一梦,他和她渐渐老去。
  又是一场婚礼,流年转换,他坐在台上,看着自己生命的延续,眼角充满温馨和笑意。
  白发渐生,不知何时她的眼角已堆满皱纹,身前环绕着两个玲珑玉致的孩童,吵吵闹闹,凝成一幅温馨画卷。
  苍白的房间,她安详的躺在病床上,执着他的手,诉说着一生共度的点点滴滴,鬓角的银发和微微勾起不再丰润的唇是那么美丽!
  最后轻轻道,我等你。
  不知何时,他已泪如雨下,模糊了耳畔哭喊的声音。
  最终的最终,大限到来,他回想着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和她早遇!
  就在将要合眼的那一刻,他的耳畔忽然响起一声无比熟悉的质问:“你是谁?”
  我是谁?
  他的记忆仿佛模糊了,竟回答不了这个最简单的问题。
  我是谁???
  我是我!
  平凡普通的我!
  学习平平的我!
  总会惹父母生气的我!
  一事无成的我!
  不讨女孩欢心的我!
  爱看小说和电影的我!
  三十多岁依然单身无数次发誓要摆脱这种生活却总是真香的我!
  穿越异世的我!
  过着无法想象优越生活的我!
  总觉得有一天会如从一场大梦中醒来的我!
  追求武道的我!
  坚定信念的我!
  他们都是我!
  “我是张昊!”
  “我就是我。”
  眼前的一切轰然破碎,化作无数道光影:有前生父母眼神殷切,望子成龙;有事业登顶巅峰,万众仰慕;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佳人如梦;有天真女童,张怀扑来,叫着爸爸……
  一切的一切,都在呼唤着他,呼唤着他回来,回到那无尽美好的人生!
  张昊眼神悠悠,千丝万缕、种种情绪闪过,轻声道:“不圆满,有所执,心怀憾,这方是我,这方是人。”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掌中流光凝聚,化为一柄难以形容的兵刃,一斩而过,一切光影悉数破灭,再无显化。
  幽幽暗暗,漩涡流转,诡异惊人。
  忽有光明现,继而充斥虚空,一尊大佛凭空而现,似乎填满了三千大千世界。
  大佛手结法印,掌中六道生灭,轮回运转,万事万物万相,皆在其中。
  张昊面对着大佛,就如凡人面对神祇。
  大佛宝相庄严神圣,座下莲台清净不染,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一掌盖压而下,天地万物,一切种种,皆归于空,归于虚幻!
  张昊轻笑:“不错,惟‘我’独尊!”
  身躯一振,无尽神光显现,普照无垠虚空,化作一尊同样法天象地的无上法体,气息伟岸,昊昊苍茫,宛如一尊无上天帝,镇压过去未来、万古时空!
  “天帝”同样一印迎上,天地、日月、虚空、阴阳、生死、轮回、时空、因果、造化,种种大道,尽数包含在内。
  这才是真正的昊天印,执掌一切,包融一切,总揽一切,运转天道,我为上苍!
  轰!
  难以想象的大爆炸在这精神的世界中产生,虚空湮灭,万道沉沦,如同终末,返归无极。
  现实世界,揽月峰头,大日梵宗身躯猛然一晃,双目流出鲜血,气息大为虚弱。
  张昊缓缓睁眼,气质大变,远非先前可比,双目如同不可测的深渊,万灵慑服!
  大日梵宗明明受了不轻的伤势,但脸上却是浮现出大欢喜、大解脱的神情,悠悠长叹道:“原来如此!”
  张昊眼神凝重,双掌合什道:“天地如囚笼,恭喜法王超脱樊笼!”
  大日梵宗忽然盘膝坐下,双掌合什道:“他日有成,全赖施主今日所赐!”
  脸含笑容,忽地鼻息、脉搏、心跳、意识一同断绝,身躯浮现淡金琉璃之色,无火自燃,一道长虹冲霄而起,连向明月,久久不散,蔚为奇观!
  虹化飞升,这只载于大雪山无上典籍中的异象,数千年来,只有开派祖师转轮明王证得。
  张昊眼神复杂,这并非武破虚空、证道元神,只是将身躯嵌入天地中某一磁场频率中,借力破开天地禁锢,一点元神灵光遁往天外。
  但无论如何,都是脱离了此世之禁锢,海阔天空,未来不可限量!
  “如此,我也算是完成了击杀大日梵宗的任务吧!”张昊自嘲一笑。
  此战最大收获自然是他终于在大日梵宗的压力下,凝聚识神,认知自我,境界上已属宗师之流。
  从此,便是直面刀皇、圣师,也可称无惧。
  大日梵宗虹化的原地,留下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舍利子,透着神圣之意。
  张昊收起舍利子,袍袖一挥,悠然下山。
  至山道前,日月卫和监兵阁众人看到下来的张昊,顿时欢呼起来。
  另一方的雪女和番人,则皆是不敢置信,脸色如死。
  “法王呢?”雪女忍不住踏前一步道。
  张昊取出舍利子,交予雪女,淡淡道:“大日梵宗与我一战,已然堪破天道,虹化飞升。传我命令,护送其舍利子归大雪山,不可怠慢!”
  雪女一震,望着山顶陡现的七色长虹,已然信了大半,接过舍利子,曲膝跪倒在地,向着峰顶参拜,心中也不知是悲是喜!
  一众番人尽都跪了下来,口念经文,神态庄严,如侍神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