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九十一章 天帝宫

  张昊体浮金焰,巍然屹立,宛如一尊高踞九天之上的神明,伏龙鼎发出的血光方才近前,便被丝丝若金焰的神光焚为灰烬。
  他探手一抓,风起云涌,伏龙鼎立刻不受控制般向他飞去。
  鬼王大惊,掐动法诀,但是一切力量都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伏龙鼎,包括他身周的这片空间,都似在不断的缩小,要落入对方的掌中。
  简简单单的一式擒拿,却俨然蕴含了一丝掌中世界的意境!
  虽然只是皮毛,但也足以改变小范围内的空间尺度。
  鬼王动用了一种种神通,法力惊人,修为深湛,威力无匹,想要冲破这片空间,但却无一不遭失败,这片空间仿佛化为了一个囚笼,将他困在其中。
  下一刻,伏龙鼎像是遭到了重创,红光大减,就连鼎身也是微缩到了酒杯大小,落到了张昊掌中。
  而鬼王则身形委顿,跌落在黄鸟背上,一身修为皆被禁锢,此时仿佛一个普通人,显得有些狼狈。
  张昊把玩了一会儿伏龙鼎,随即收了起来。
  目中陡然爆发出惊人的神光,看向神情依然不失从容的鬼王。
  精神异力宛如一柄利剑,狠狠刺入了鬼王的识海,在其中种下了一枚精神种子。
  那是一个和现在的鬼王完全不同的人格,是他人生中的另一种可能性,拜入名门正派,成为正道修士而非魔教传人的一个不同的人生。
  这个鬼王同样博学多才,天资聪颖,以一小门派出身的身份名震天下,成为正道中赫赫有名的大修士。但相同的是,他亦在一次游历中邂逅了狐歧山狐族的小痴,一人一妖相知相爱,生下女儿碧瑶。
  然后,因为魔教之故,小痴惨死,只余下女儿碧瑶和他相依为命。
  这个人格中充满了正直、善良的品性,以及对魔教的恨意。
  他在诞生的刹那,迅速吸收着原本鬼王的意念而不断壮大,起初是两人记忆中共同的那一部分,如对妻子小痴和女儿碧瑶的爱,直至和原本的鬼王分庭抗礼。
  鬼王心中无比恐惧,这种莫名其妙多出一个人格的感觉让他难以置信,尤其是这个人格还在不断壮大,吞噬着属于自己的记忆和精神,若是自己的一切都被他所吞噬,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被彻彻底底的取代?
  轰!
  鬼王最后一丝意念在识海中泯灭,然后,便是一尊新的“万人往”诞生了。
  他躬身向着张昊一礼道:“五雷派万人往见过天帝陛下。”
  五雷派,正是这个人格加入的正道宗派,也确实存在,数千年前曾是正道大派,还超越了如今的天下三大门派,只是没落已久,门中五雷正法之名流传极广,连普通人都知道一二。
  下方众人见到神态气息大变的“鬼王”,简直是不寒而粟。
  “你对宗主做了什么?”青龙嘶吼道。
  张昊笑咪咪道:“也没什么,就是给了他一个新的人生。”
  一众轮回者也是惊惧有加,云平安骇然道:“这是什么手段,道心种魔吗?”
  “不是,道心种魔哪有这么可怕,这倒有点像传说中的那门他化自在魔功!”苏牧白心中一颤道。
  “因情所感,借他化之,以他人的精气神为笔墨,画出自己想要的存在。这门魔功据说乃是某人结合了《太上忘情录》和道心种魔的理念所创出,是最适合疯子的功法。只要狠得下心,抹杀自我,然后便可以在自己的意识中塑造出任何一个强大存在,在短时间内可以一跃成神!”
  “我去,修炼了这门功法,最后自己还是自己吗?没了自我,就算成仙成圣、长生不死又能如何?”林奇感慨道。
  “人的精神本就处在不断的蜕变中,现在的你看十年之前的你,会觉得无比幼稚,各种对待问题和事物的想法和看法都会不尽相同,弱者与强者看待事物的眼光也不会相同,所以,自我其实很难界定,全由心证!”李松笑道,“我倒是不排斥那种功法,不论从我意识中诞生出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不还是我的一部分吗。可惜的是,这门功法太贵,根本兑换不起呀!”
  万人往正气凛然,喝道:“尔等么魔小丑,天帝当前,还不跪迎吗?”
  鬼王宗中人以青龙和朱雀为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现下的局面,鬼王在宗中一向威望卓著,现在万人往顶着一张原来的脸行来,实在是让他们心中生不出一丝与之为敌的意念。
  “宗主,我再最后叫你一声宗主,你倒是告诉我们,我们究竟该怎么办?”青龙惨然一笑。
  融合了原本鬼王记忆的万人往心中虽然依旧存在着对魔教的恨意,但却淡化了不少。
  沉吟片刻后,万人往开口道:“天帝降世,将建天庭,尔等若原臣服,将来自有封赏。”
  “见过天帝!”青龙神色漠然的向着张昊行了一礼。
  “很好!”张昊笑眯眯道。
  精神意念遁出,瞬间便在这些鬼王宗的精锐弟子的脑海之中,留下了一个个精神力种子,作为控制他们的关键。
  “你们,打算怎么办?”张昊似笑非笑的看着一众轮回者。
  苏牧白等人无比戒备,同时以主神腕表聊络向主神。
  如今连“鬼王”本人都不存在了,所谓任务,自然是失败的不能再失败了!
  可是按照道理,早该作出应对的主神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他心中无尽迷惘。
  十数日后,一则消息传遍了神洲浩土,魔门四大派系中的鬼王宗改组为天帝宫,以一位“天帝”为首脑,昔日的“鬼王”为副,宣布脱离魔教。同时一举攻破了另一派系长生堂,将长生堂主玉阳子击杀。
  魔教内乱,这令正道中人自然是欣喜不已,只是接下来这天帝宫的行事却愈发叫人看不懂了。
  此宫,覆灭长生堂后,忽然以本身所掌控的世俗力量,成立了一个国家,立国号曰大乾。
  正道中人本以为魔教是要借此施行什么阴谋,却没想到,这个大乾国成立之后,不但未有攻伐周边国家,反而是大力发展国内,兴办教育,发展工农,以修行者之力,为世俗所用,开山架桥,修路筑道,一时之间,国内热火朝天,充满了一种改天换地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