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四十八章 连下杀手

  阴黎心中惊惧,采五毒之气练就的五色神掌一掌拍出,赤橙蓝青紫,五色斑斓,看上去甚是美丽,但内蕴奇毒,莫说挨上一记,便是被掌风一擦,都会全身化为脓血而亡。
  张昊一声哂笑,刀光不改,直直下劈。
  修成识神,最大的特点便是对于自身的掌控,洞察入微,全身每一处骨骼经脉血肉毛孔无不操纵自如,一些毒烟毒气之类物质,根本无法侵入身体。
  五色神掌掌力阴柔,曲直如意,五毒之气更可腐蚀真气,但遇到张昊的刀光,却没有半点效用。
  光华闪过,张昊再不理会其人。
  片刻后,一道刀痕现于阴黎眉心处,继而血雨泼洒,矮小黑瘦的尸身分作两半。
  令人惊惧的是,阴黎的腹内,忽然爬出密密麻麻的毒虫,有金色的蜈蚣,血红色指头长的小蛇,通体如白玉的蛤蟆,暗金色的蜘蛛,还有淡青色的蝎子。
  在所有毒虫的中央,是一只外表肥嫩圆滚滚的淡金色蚕宝宝,懒洋洋的趴在阴黎的心脏上,显得殊为可怖!
  七彩斑斓的雾气在蚕宝宝出现后,像是受到了某种指引,忽然翻滚涌向阴黎的尸身。
  转瞬之间,阴黎的血肉化尽,只剩下一具白骨。
  包括那些五毒奇虫,也没有一个能够存活。
  彩雾中的细小蛊虫在吞噬其主后,变得更加艳丽夺目,忽然化为了一个漩涡,悉数涌向金色的蚕宝宝,令人吃惊的,这些可怕的毒物在靠近金蚕宝宝时就像回归了母体,一点一点被它所吸收。
  过了片刻,彩雾尽数消散,金蚕宝宝的身形却是大了一圈,淡金体色更深了一分。
  金蚕宝宝吱吱而鸣,忽然自地面飞起,犹如一道金色流光,飞向张昊!
  张昊心中一惊,一刀斩向其来势,刀光炽烈霸道,宛如雷霆霹雳。
  但就在刀气將要斩至金蚕躯体上时,他忽然收住了刀势。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忽然感知到了一个微弱的意识,仿佛刚刚萌生,向着他示好,充满了敬慕、畏惧之意,其来处,正是金蚕。
  “这,进化出灵智了,岂不是可以称之为妖了?”
  张昊讶然,在昆墟界,无论是先天的神兽龙、凤、麒麟等,还是妖族之类的后天诞生灵智的生物都早成了珍贵的保护动物,他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妖”!
  不过,这只金蚕道行还浅,只是刚刚诞生“灵”,应该只能算是精怪。
  这类生物,实力如何,只能看种族天赋,弱小的能被人当鸡来宰,强大的甚至可以匹敌宗师。
  如这只金蚕,天生躯体强横,不畏神兵利刃,更有飞行之能,加上身怀剧毒,便是宗师遇上了,一个不小心,也要倒霉!
  张昊敌意一收,金蚕顿时飞到他的身边,绕着他的身体四周飞舞盘旋着,活泼灵动之极。
  “有点意思!”张昊笑了,他能感觉得出,此物并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总是一个助力!
  一众武林中的绝顶人物震惊无比,心生骇然,毒圣阴黎一身毒功,诡异莫测,极为难缠,一向是武林中少有人敢惹的人物,但就这样化为一堆白骨,这个监兵阁主,似乎比传说中更为厉害!
  张昊可不管他们心思如何,看向顾晴川笑道:“你们若是潜藏起来,一时半会儿,我倒是没功夫理会你们,何苦来此自寻死路?”
  顾晴川眼睛一眯道:“谁死谁活,还要试过了才能知道!”
  张昊呵呵一笑,身躯挺立,有一种不动如山的巍然气息,淡淡道:“打死你们,这个江湖应该就会消停下来吧!”
  他缓缓跨前一步,精神意志无限拔高,宛如一轮大日横空,威压天地间。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庞大的压力向己压来,气机交感之下,忍不住运功与之对抗,各自的武道神形显现,场中光影变幻,瑰丽如梦!
  凌断沧背后是一片蔚蓝大海虚影,狂涛卷起,浪潮汹涌,他心与意合,一刀遵循天地妙理,化作浪潮洪波,向着张昊攻来。
  与之同时,身后显现黑白二色阴阳漩涡的大荒二老,枯木,青松,双掌叠加,力量若无限增长,亦是攻了上来。
  张昊身形一动,犹如电闪星飞,瞬间消失在原处,下一刻,身影突兀出现在凌断沧身前,这一进,正是他刀法蓄势而又未成的关键节点,巧妙之极。
  张昊探臂伸爪,一招变幻,顿时抓住了凌断沧的刀背,手臂贴着刀身,轻轻一震,内力发处,由天外陨铁铸成的宝刀顿时断为几截,凌断沧身形倒飞而出,口喷鲜血。
  这点看似惊艳,实则并不难,此刀铸成已有数百载时光,对敌过不知多少高手,内里早有损伤,便如一个迟暮的老人,张昊的精神敏锐的感知到它的磨损之处,再加上受力点的选择,轻轻松松便震断了这把名传江湖的宝刀!
  这时大荒二老的攻势已至,他们乃是同门师兄弟,相处超过六十载,早已至心意相通的程度,掌势相合,配合的完美无缺。
  阴阳掌力如同漩涡,可以磨灭万物。
  张昊身躯不动如山,巍巍苍茫,脚下一踏,真气鼓动,化为护身罡气,生生挡下阴阳掌力。
  随即,他指间一道剑气斩出,分开阴阳,犀利无比,似可洞穿虚空,一剑将枯木左掌切掉,血光迸溅!
  枯木惨呼一声,右掌势如疯虎般击出,掌力沉雄,凝聚着毕生功力。
  这一击空有力量而失之精巧,张昊如何放在眼里,一指点出,正中掌心。
  一击之力,遍及全身,张昊这一指看似似轻飘飘的,但一击之间,就已震断了枯木的全身经脉。
  枯木身形凌空飞起,一下倒落在地,七窍流血,身死当场!
  青松见师兄身死,目眦欲裂,合身扑上前来,掌力如龙腾九天,击向张昊胸前。
  张昊不闪不避,罡气化形,宛如紫气云霞,虚不受力,绵绵若存,护在身前,但青松的掌力击来,却如泥牛入海,不见半点异状。
  青松正自惊愕,罡气由柔化刚,一震之间,连带青松自身掌力一并返还。
  噗!
  青松口吐鲜血,被这一股刚猛之极的力道震断了全身骨骼,摔倒在地,眼见已是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