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一百一十章 救世选召,告之真相

  叶白略一拱手,眼中充满忌惮道:“敢问贵主人是何等存在?”
  能够将他的一缕神念强行拉入这个诡异的空间,便是如今人类中的顶尖存在分神期的圣者也未必能够,何况那世界海又是如此的令人震撼!
  那光影凝成的少女正是己经长大了一些的宓妃,淡淡道:“吾主是时空的旅者,真理的追寻者,诸神之主宰,无上之天帝,昊冕下。”
  众人心中一震,这个名头一听便知是一位无比伟大的存在,再结合四周的环境,心中更是惶惶不安。
  “请问这位昊冕下将我们拉到这里是有何用意?”火红头发的女子开口问道。
  叶白看了一眼那名女子,眉头微皱,显然二者在现实中应该有所交集。
  宓妃道:“吾主曾见证过无数世界的毁灭,也曾看过光阴长河的坍塌,伟大文明的归寂。你们世界,即将毁灭,吾主不忍见众生沉沉,故降下一缕化身,创造了这座救世殿,选召你们为使徒,拯救这座即将毁的世界。”
  “我们的世界,即将毁灭?”红发女子感到好笑,“虽然世界大变,但明明是变得越来越好了吧!”
  “无知的凡物。”
  宓妃居高临下,淡淡评价道。
  女子脸色一变,却不敢在此发作,只是冷冷一哼。
  叶白淡然问道:“既然昊冕下曾见证过无数世界的毁灭,又为何会对我们的世界另眼相看?”
  宓妃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是因为,你们的世界,并非是自然的毁灭,而是来于外在的因素。吾主不在意一座世界的自然归墟,因为那就像自然界草木枯荣的轮回,是大道的演化。而非自然的毁灭一界,却是彻彻底底的邪恶之行,吾主亦不忍见。虽然众生生灭犹如蜉蝣,但在这些卑微者中总是有一些能跳出宇宙的生灭轮回,成为如吾主般的存在。哪怕只是一种可能,对于吾主,也是乐见其成。而非自然的毁灭,却是扼杀了这一切可能!”
  “我知道你们对于这番话有所怀疑,无妨,那就让事实来证明一切。”
  宓妃忽然用手一指,天宫下的界海中忽然翻起了一朵浪花,浪花中山河宛然,大地洪荒,有无数飞禽异兽栖存,人类龟缩在一座座基地市中,正是叶白等人的世界。
  只见天穹之上,有十日并存,光辉浩荡。
  但下一刻,叶白等人骤然变色,因为浪花折射出的画面突转,拉到了高空之上,他们终于第一次看清了那九轮在灵气复苏之初便突现的如大日一般的存在是什么!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道或僧!
  那是九尊神色淡漠,仙气缥缈的仙人。
  而这九尊仙人身躯之中,各自隐隐显化出一片仙之国度,洞天福地,白云缥缈,高士仙真,驾鹤乘龙,无比神圣。
  九片仙之国度依附在一团洁白的光源之上,正在吞噬其力量。
  从那光源之上,他们皆是感受到了天地本源的气息。
  “怎么会是这样?”红发女子失魂落魄。
  叶白冷静的剑心也已无法维持,神色茫然。
  “那是什么人?”
  叶白不由问道。
  “异世界的九位真仙。”宓妃道。
  “他们正在汲取世界本源之力,等到世界衰弱到一定程度,他们便会将这座世界彻底吞噬。”
  “那我们所修行的修真体系?”叶白惨然问道。
  “一切都是他们的赐予,为了彻底的转化环境,让世界更衰弱。所谓灵气复苏,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你们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灵气和修行的存在的痕迹,谈何复苏?”
  叶白心中一片混乱,蓦然抬首道:“不对,西方可不是走的修真体系,他们是通过信仰获得神力加持,这怎么解释?”
  宓妃撇撇嘴道:“那是因为占据那里的是一个更狠的家伙呀,信仰获得力量,死后得到永生,这诸天万界有那么便宜的好事吗?那人是一个魔道魔尊,你们这边的九尊真仙也不过就是想要毁灭吞噬世界的而已,你们虽然会死,但灵魂也有可能在那座世界里轮回重生。但那个家伙,却是要假借那西方神话中唯一神的名义收割所有的灵魂,那些凡人,那些所谓圣徒,个个都得魂飞魄散!”
  叶白等人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信,尤其是,他想起了一件大恐怖之事。
  他们世界的修真功法和体系确实并非本来就有,而是来自于如今号称世界第一险地的空间迷域。
  那是一处无数空间重叠的可怕之地,有着种种危险和杀机,不过也有着珍贵的传承和宝物。
  曾经人类世界推测那里应该是上一个灵气时代修真者们在消亡之前留下的传承所在,是一片依附在本世界上的附属空间,洞天世界。
  但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别人客意布下的棋子。
  而第一批发现空间迷域传承的,正是如今炎华国至高无上的十二圣者,其中就包括他的老师元天圣者。
  那些圣者们,当初是如何在灵气复苏之初还十分弱小时穿过无比危险的空间迷域,获得传承,一直是一个谜。
  叶白以前认为,这应该是人族最后的气运护佑着老师等,让他们在人类生死存亡的关头获得了修真传承,这才能让人类苟延残喘至今。
  但现在,他的心中无比寒冷,老师他们,真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获得传承的么?
  圣者们,是否早已知道灵气复苏的真相?
  自己该何去何从?
  抬首看了一眼赤红长发的女子凰天瑶,见她脸上也是同样的迷惘和畏惧,心中泛起一丝苦意。
  凰天瑶身份特殊,她的父亲是名人类,母亲却是如今飞禽中最为强横的几位兽王之一的凰后,所知的信息,并不比自己少。
  “我们该如何做?”叶白蓦然抬首,心中闪过无比的坚定,他的剑,是守护,是锋芒,绝不会屈服于异世界的强大存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世界和同族陷入毁灭与死亡!
  哪怕是,有朝一日,剑锋所向会是自己曾经最为尊敬之人。
  宓妃道:“先来朝见主人吧!”
  说话之间,天宫神殿的大门蓦然敞开。
  叶白等人对视一眼,鱼贯而入。
  这座殿堂无比的高阔,就像是一方世界,穹顶之上一个个光点漩涡转动,如同是真实的宇宙星河,神秘而慑人!
  叶白抬首看向前方,就见在大殿的上方,屹立着一张神座,仿若万千色彩神辉凝聚而成,日月悬于座前为灯,六龙俯首于下托起神座。
  神座之上,端坐着一尊伟岸身影,朦朦胧胧,似立于岁月时光之外,周身有时间之光闪耀,有混沌之气流转,气息古老苍茫,如同道之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