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二章 赤日魔尊,空袭火攻

  张昊依旧背负着双手,霸气凛然,望向魅影,说道:“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
  魅影惊骇之极的望着张昊,炽阳是他们四侍中战力最强的一位,连无上法王平日也颇多赞许,没想到却在这个中原少年手下一招重创,不知生死,这简直难以令人想象!
  连忙上前扶起炽阳,将一丸龙眼大小的疗伤丹药塞入其口中。
  随后,魅影身躯一挺,道:“尊驾武功果然了得,在下收回刚才的话。三个月后,无上法王便会驾临抱天山揽月峰,等待中原诸位高人前去论武。”
  抱天山,揽月峰,听到这个名字,群雄不由哗然。
  此地,正是千年前一代武帝燕长歌击杀蛮天武圣踏天而去之所,早已成为了中原武林的无上圣地,甚至有平民百姓在其上建筑了武帝祠,香火鼎盛,信众不绝。
  “揽月峰么?”张昊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他可是知道,那位武帝传承《三十三天圣鉴》正是遗留在揽月峰上,依时间来算,似乎也快要出世了!
  “三月之后,本人定当前往揽月峰,会一会大日梵宗!”张昊眉头一挑,淡淡说道。
  魅影眸中闪过一丝异光,道:“如此,在下告退了。”言罢抱起炽阳,身形一幻,消失在原处。
  张昊负手而立,目光转向了中原武林豪杰,淡淡道:“即日起,武林中各帮、派、教、门、寨都须整理好成员资料,上交我监兵阁,以便审查其身家清白,凡有作监犯科者,皆以律法处置。有独行武林人士遭受大派欺压,遭受恃强凌弱,皆可向我监兵阁反应情况,经查属实,一律予以惩处。另外,自此之后,武林中凡有千人以上集会,必须向我监兵阁报备,经由审批通过方可举行,否则视同谋反,予以剿灭。具体各种管理条例,本座已尽数录在《武林基本管理法》中,不日将刊行天下,诸位最好自行查阅,否则触犯管理法则,监兵阁予以取缔杀戮时,勿谓言之不预也!”
  群雄议论纷纷,只是碍于先有七杀,后有破军,更有这位阁主表现出的不世之威,终究不敢道出什么反抗之言!
  张昊摇了摇头,对一众属下道:“走吧!”
  云州城北,一座豪华府邸内,身着黑衣的劲装武士把守着各处要道,防守极为严密,更有巡逻队伍,巡查四方。
  这些人一个个面目冷沉,身材健壮,黑衣胸襟前绣着一轮赤阳,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正是隶属于武林中凶名赫赫的赤日魔教。
  一座花厅中,一名身材高大雄壮的黑衣男子负手而立。他长发如墨,从中分作两边,轮廓俊伟邪异。尤使人印象深刻处,是其晶莹剔透宛如玉石雕琢一般的肤色,闪烁着炫目的光泽,双目深沉如渊海,如同可以吞噬世间万物,整个人有一种近乎妖邪的魅力!
  此人,正是名震天下的赤日教教主,赤日魔尊赤行天,北域蛮皇赤必烈的亲弟。
  这盖代魔君此时却正凝视着一盆花卉而出神,此花花色晶莹洁白,花朵艳丽,清香怡人,根部培着一团冰雪。
  桑措知道,每当教主凝神看着这盆来自北域冰天雪地中的奇花冰晶玉兰时,就是他思念家乡的时候!
  来到中原已经十年了。
  桑措有时也会怀念北域的冰天雪地,炽烈烧喉的烈焰烧,成群的牛马,洁白的毡房,还有那迷人的姑娘……
  但他们身负大汗重托,却只能把这些思念埋藏在心底。
  蛮天在上,他们北蛮一族,不应该世世代代艰难生存在那片如同地狱般的荒凉之地!
  总有一日,这花花世界、富饶中原,将成为蛮族的牧场!
  桑措目中闪过一抹血色。
  许久,赤行天收回了目光,冷酷深沉的双眸投向了桑措,“甚么事?”
  桑措如一个信徒面对至高无上的神明,恭敬道:“教主,中原朝廷成立了一个叫作监兵阁的组织,也来到了云州,并且击伤了无上法王座下的炽阳侍者。”
  赤行天轻轻抚摸着冰晶玉兰娇嫩的花瓣,动作完美至毫无瑕疵,使人感到这双手所施展出的武技也定然是完美无瑕,无法可破。
  他的目光之中没有一丝波动,就仿佛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轻声道:“我知道了!”
  瞬息之间,寒气逼人,那盆冰晶玉兰竟然通体被冰封,成为了一株名副其实的“冰”玉兰花。
  “绝艳易凋,连城易碎,无瑕必毁,不外如是,不外如是!”赤行天语气怅然,仿佛一个多愁善感的诗人骚客。
  花厅之外,忽然传来喧闹之声,桑措一怒,厉声喝道:“怎么回事?”
  一名北蛮武士慌忙闯入,颤声道:“敌袭……从天上来!”
  赤行天幽然一叹,道:“不用惊慌,迎战便是。”
  看到赤行天,这名武士莫名的恢复了信心,躬身道:“是,教主。”
  赤行天步出花厅,只见暗沉夜幕天穹之上,四面八方,均悬浮着一些硕大无比似是灯笼的奇异物事,离地足有百丈,非任何轻功可以企及。下置吊篮,篮中有红衣锦袍武士,张弓射下火箭,将整片大宅化为了一片火海。
  北蛮武士纷纷还击,但纵有臂力箭术惊人之辈,箭支射到八九十丈已是威力大减,根本无法威胁到吊篮中的红衣武士。
  “中原朝廷,何时多了这样一批精锐?”赤行天心中一凛。不及多说,接过一张百石强弓,身形一跃,足有十丈之高,张弓搭箭,一气呵成,一箭射向一只大灯笼。
  轰!
  那只“大灯笼”化作了一团火球,从空中坠下,但那吊篮中的武士在半空中背上忽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似是伞的东西,操纵着飘落向远处。
  大宅四周,早给另一批红衣武士围了起来,有逃出火海者,皆被击杀。
  “赤日教完了!”一幢民房之上,云天钧神情凝重道。
  “朝廷竟然造出了如此可怕的飞天器物,还有那燃烧力惊人的火油,天下谁人能挡?”慕无极轻叹道。
  “听他们说,那好像是叫甚么热气球和石油!”凌断沧忌惮的看了一眼下方的白虎战卫。
  “看来我们当真要好好研习一下那本《武林基本管理法》了!天下什么势力能对抗得了这种攻势,朝廷只需一阵火箭下来,我等各派百年基业都要毁于一旦!”慕无极苦笑一声道。
  云天钧沉默了,面对这种可怕的威胁,谁又敢反抗监兵阁的统治。或许,这才是那位阁主要求他们协助剿灭赤日教的真正缘由吧?
  杀鸡儆猴!
  上官无名叹息了一声道:“不要多想,先杀掉赤行天除此大害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