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二十四章 我于人间无敌手

  天地印这一式,以昊天印统御诸天、至高无上的意境为根基,融汇了山河龙拳、五行掌、山海神拳乃至藏龙经等等各种绝学的精华,却又自出机杼,一印出,囊括五行生克、星辰运转、山河浩荡、天地大势等种种变化,宛如太古神灵掌托天地,横压而下!
  东离君等四人稳住身形,皆是大惊,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来张昊尚未踏入宗师之境,但其所爆发出来的实力却是远远超越了绝顶高手的层次。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先天巅峰凝气化形的大高手,真气化罡,显化神形,已是世间绝顶一流的人物。彼此之间实力虽有差距,但也未到这种天差地远的地步。
  “阿弥陀佛!”
  慧心口宣佛号,低眉垂首道:“小施主不愧是来自天外的异人,天份资质之高,冠绝此世。贫僧一生与人交手,从未以多欺少过,今番却不得不破例了!”
  东离君等人心中一定,虽然四人联手犹自不敌,但有慧心大师这位号称“慧眼慧剑”的佛门绝世高手出手,再加上神秘莫测的停云小筑传人,料必能克敌制胜!
  慧心虽也为绝顶层次,未能步入宗师之境,但向来与兰因神尼并称“慧眼禅心、佛门双圣”,隐为宗师之下的最强者,非是一般先天巅峰可以企及。
  张昊不以为意,洒然一笑道:“请!”
  慧心微微一笑,拔出了那柄半朽的木剑,画了个圈,一剑缓缓刺出。
  这一剑平淡之极,并无什么异象显化,有一种“云自无心水自闲”的悠然禅意,刺向张昊身侧某一处虚空。
  面对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剑,张昊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脚下一点,飘然后退。
  众人看得不明所以,但只有张昊自己知道,这一剑所刺向的方位,正是张昊打算出手的招式空隙。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慧眼慧剑,果然名不虚传!”张昊神情凝重道。
  慧心脸色依旧恬淡从容,木剑再度出手,轻飘飘的一剑,却有一种难言的韵味,清净不染,超凡脱俗。
  张昊目光沉凝,掌指之间真气流转,化作一柄虚幻长剑,一剑递出,剑光幻化,宛如游丝闪电,迎向木剑。
  两柄剑在虚空之中瞬间交会数十次,却无一次碰撞,无声无息,却道尽了各自剑法的奥妙。
  慧心的剑法寻隙入微、批亢捣虚,料敌机先,每一剑都是直指张昊剑法中的破绽,去留无迹,缥缈出尘!
  而张昊的剑法却像是参透了阴阳动静、有无相生之变化,每一招的破绽在慧心的木剑指来之时都化为了完满,再无任何破绽可寻。或者说,所谓破绽,本就是招数变化的一环,正如天地有缺,日月盈昃!
  两个人的剑不断的变化着,每一种变化都令旁观者心中惊叹不已,足以让一名学剑者穷尽毕生心力去参悟。
  转瞬之间,两人便交手近百回合,单以剑术而论,谁也奈何不了谁。
  两个人的剑术都已经达到了“意”的层次,万千剑法,存乎一心,神而明之,难以测度!
  张昊忽然朗声一笑道:“大师剑术,果然不凡,令某见猎心喜。不过,吾平生所学,刀、剑、拳、掌,皆有所得,剑道虽然精纯专一,却非吾之道!”
  慧心清俊的脸容绽放出一丝笑意,道:“如此,贫僧拭目以待!”
  张昊的心境陡然一转,眼神中透出一种漠然苍茫之意,如同皇天上帝,运转天道,所向无敌。
  这便是他自皇天无极大道真法中悟出的武道真意,昊天真意,原始浩大,苍苍茫茫,任何武学都可化入其中,成为它的一部分。
  张昊周身腾起华贵紫气,身形倏然而动,手捏拳印,一拳印向慧心。
  东离君脸色一变,因为这一招正是东离家《山河社稷书》中的至高绝学“帝皇印”。一拳印下,如帝王盖印,言出即法,万物臣服。
  只是,就算他这个在东离家历代家主中算得上是佼佼者的人也未能参悟透这一式武学之秘,却在外人手中以更为完美的姿态展现而出,如何能令他不惊?
  而且,最重要的是,东离家所献给监兵阁的《山河社稷书》并不完整,其中缺漏甚多,根本没有这一式“帝皇印”。
  张昊的“帝皇印”从何而来?
  生性阴沉的东离君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家族中是不是出了叛徒,盗出了完整的《山河社稷书》。
  但下一刻他便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山河社稷书》的完整典籍一向是由他本人亲自保管,收藏在家族中一处机关重重的秘地,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接触到这部武学宝典。
  所以,张昊能够施展出这一式“帝皇印”的唯一一种可能就是他凭借着残缺的《山河社稷书》直接推演出了这一门武学的至高之秘!
  只是,这有可能吗?
  世间岂会有如此妖孽之人?
  东离君心惊肉跳,不敢深想。
  但是,一切显然不以他的意志而发展,张昊左手食、中二指一划,剑气茫茫,星光璀璨,竟是以指代剑施展出了天星派的“紫微帝剑”,剑光流转,上合天星辰宿,三垣四象,便如一张星光交织的星图,以北辰为引,攻向所有人。
  狂妄!难以想象的狂妄!
  面对着一众强敌,张昊不但未有分而击之,反而一举出手,攻伐向所有来敌。
  但他确有这份资格!
  面对当头罩顶的帝皇印,慧心悠然一笑道:“帝王虽大,却管束不得出家人,贫僧四大皆空,何惧之有?”木剑一剑刺出,空空荡荡,浑不受力,亦让张昊的拳势有一种难以为继的感觉。
  张昊拳势不变,横压而下,拳意一变,宛如天道运转,无可匹敌,冷然一笑道:“我为天帝,主宰大道生灭、成住坏空,未有未名,何人能够例外?”
  无匹的拳劲猛烈爆发,仿佛天道震怒,苍穹碎灭,慧心的“空”之意境顿时被击破,张昊洁白如玉的拳印“轰”的一声击在木剑之上!
  砰!
  下一刻,木剑碎为粉尘,慧心的口角溢出一丝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