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章 仙人下九天

  破碎世界,大离王朝,天都城。
  皇宫,太极殿!
  离皇沈长恭端坐在金龙宝座之上,看着下方群臣,却有着一丝不耐烦之色。
  沈长恭二十七岁即位,年号景明,时年五十有六,在位近三十年。其人迷信方士,尊尚道教,整日里炼丹调汞,修仙问道,以致朝政荒废,奸佞横行,民生凋蔽。
  自景明二十年后,天下各地灾荒迭起,民不聊生,盗贼烽烟四起,江山风雨飘摇。但朝中奸党横行,欺上瞒下,沈长恭依旧认为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一心只想着修仙大业!
  打了个哈欠,沈长恭道:“众位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一名相貌清癯,身形削瘦的老人抢上前几步跪倒道:“臣左都御史刘彦章有本奏上,今孟州大荒,百姓颗粒无收,易子而食,有乱民许平、吴望二人,裹挟无知百姓,冲击州府,强抢粮仓,杀害地方官员,犯上作乱,旬日之间,聚众十余万,肆虐数州之地。请圣上速速发兵点将,平定叛乱,赈济百姓,否则将酿大祸啊!”
  “哦?有这回事?”沈长恭半信半疑道。
  下方有内阁首辅严知白上前跪倒道:“禀圣上,此乃刘大人夸大其词,不足为信!孟州只是有百余名盗匪啸聚山林,打劫商旅而已,不足为患,圣心仁慈,只需令下地方卫所配合官府清剿即可!”
  这严知白擅写青词,最得景明帝宠信,升任首辅已有十三载,结党营私,圈占田亩,贪污受贿,无所不为,只因其党羽庞大,又擅罗织罪名,朝中清正敢怒不敢言。
  刘彦章须发皆张,起身怒指严知白道:“奸贼,民乱一起,社稷危矣,尔欺瞒圣上,是何居心?”
  严知白掸了掸衣袖,不慌不忙地自袖中取出一本奏折,说道:“禀圣上,此乃孟州知府上折,弹劾刘彦章大人纵容家人横行州里,欺霸乡民,巧取豪夺,打死人命,逼良为匪!”
  “哦?呈上来给朕看看!”景明帝道。
  一名内官下前,取下奏折,又快步走上玉阶,呈给景明帝。
  景明帝看了片刻,将奏折一摔,怒道:“大胆沈彦章,尔子多行不法,害死十余人命,你竟还敢在此信口雌黄,来人啊,拖下去,交三法司会审!”
  沈彦章一脸悲愤道:“陛下,此乃奸人诬蔑于我,请陛下开眼啊!”说着连连磕头,鲜血迸溅在金砖之上。
  景明帝一脸厌恶,挥手道:“拖下去。”
  就在这时,殿外忽然大声喧闹起来,一名卫士跌跌撞撞的冲进殿内,高叫道:“陛下,陛下,天现异象,长虹贯日,云端有仙人降临啊!”
  原本大怒的景明帝听得“仙人”二字,顿时全身一震,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顾不得帝王威仪,慌忙冲下玉阶,向殿门外跑去。
  群臣一见,纷纷景从,一时拥挤堵塞,人仰马翻。
  景明帝来到殿外,就见东方日出之处,一道七彩长虹横贯长空,彩虹之上,祥云翻滚,金光万道,其间隐有一人,负手而立,羽衣星冠,绰约若仙!
  “当真是仙人!”景明帝激动无已,当即跪倒,高声道:“臣下界总理山河沈长恭,恭迎上界真仙!”
  上方那人俊美无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尔后,一步一步,如踏台阶,从云端走下。
  得睹此景的群臣,哪怕再是清正无私的纯臣,也不在怀疑仙人的身份,纷纷跪倒在地。
  凌空步虚的“仙人”小声道:“宓妃,可以收起投影了。”
  没错,这位“仙人”正是经由天网之力,降临此界的张昊,炮制出这番情景,自然是为了方便完成任务。
  天网读取世界信息,早已将这座世界未来的发展轨迹灌输到他的脑海中,熟知“剧情”,经过深思熟虑后,他才制定了这个扮演仙人下凡的计划,为的乃是整合朝廷之力助己完成任务,顺便改变离朝崩塌的命运。要知道,在原本的轨迹中,三年之后,天都城就会为叛军攻破,景明帝自焚于宫廷之中,妻女多陪葬火海,只有最为宠爱的女儿“天香公主”沈嫣然被主角云少陵救下,浪际江湖!
  异景乃是宓妃制造的全息三维立体投影,凌空靠的是购买而来的反重力装置,就这样,一个“真仙”就活脱脱出炉了!
  “我果然机智!”张昊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直到距离下方仍有三丈之时,张昊停下了脚步,一脸威严肃穆道:“吾名昊天,乃九天真仙,因功德有损,故被天帝谪落凡间,直待完善功德,方可重返天界,永享无极!”
  景明帝战战兢兢道:“仙人有何吩咐,敬请示下,下臣一定努力襄助!”
  张昊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善,你起身吧,尔为人主,位比仙尊,不必拜我!”
  “是!”景明帝起身望着张昊,双眼热切,“不知上仙要完何功德?”
  张昊不怒自威道:“方今之世,朝纲败坏,百姓流离,外有蛮族窥伺,内有流匪横行,气数将尽,且有神州陆沉之危。离朝开国皇帝沈照亭因此向天帝哭诉,言百姓何辜,一朝蛮族入侵,那便是衣冠改,天道崩的大灾,届时人人如兽,愚笨无知,重演千年之前的场景。天帝垂怜,乃命我下界,助尔重整纲纪,诛杀乱贼,平定夷蛮!”
  “先祖向天帝哭诉?难道先祖他成仙了?”景明帝眼晴一亮道。
  张昊看了他一眼道:“那是自然。成仙之法,一以道,一以德。沈照亭平定乱世,北击蛮族三千里,使百姓安居乐业,功德无量,死后得封神位,位列仙班。”
  景明帝激动道:“敢问昊天上仙,朕若助上仙完了功德,是否也有登仙之望?”
  张昊点了点头道:“不错。尔若能助吾完善功德,翌日自可如沈照亭一般列入仙位。不过,吾观尔身躯朽坏,丹毒入体,恐难长寿,现赐尔九天琼浆仙液一瓶,可助尔脱胎换骨,延寿甲子。”
  说罢自怀中取出一个七彩晶莹的玉瓶,一扔而下,那玉瓶似被一股无形之力托着,缓缓落在景明帝身前。他一把抓住,浑身颤抖,拔开玉塞,就闻到了一股沁入灵魂深处的香气,香气滋润下,筋骨都似强健了几分。
  景明帝毫不迟疑,正要服下,却听一名大臣道:“陛下,此物不知好坏,还是不要轻服的好。”
  景明帝脸现怒色,一脚踹在那大臣胸口,怒道:“混账东西,往日朕炼仙丹,尔等总说劳民害财,且蕴丹毒,不可服用!如今上仙赐下仙液,尔也来阻止,是何居心?莫非就是不想让朕成仙?”
  那大臣以头磕地道:“臣不敢,臣惶恐,求陛下恕罪!”
  景明帝狠狠瞪了他一眼,脖子一仰,将玉瓶中的液体喝下。
  “砰!”他的身子突然倒地。
  群臣大惊,一些正直大臣立刻叫道:“侍卫,侍卫,抓住这个弑君的妖人!”
  一众御前侍卫张起弓箭,就要射向张昊,忽听一声大喝:“都给朕住手,不得对上仙无礼!”
  声音中气十足,群臣就见倒下的景明帝一跃而起,身形矫健,哪像个快六十岁的老人?
  一些看的清楚的大臣更是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原来就在这片刻之间,景明帝斑白的头发复转乌黑,松垂的皮肤变得光滑结实,整个人像是突然年轻了二三十岁!
  景明帝也是惊喜不已,捏了捏拳头,大笑道:“哈哈,朕感觉自己现在可以打死一头老虎!”
  群臣皆是看向了张昊,目光炽热,这真是活神仙啊!古来被君王奉为仙人的不知凡几,哪个又有如此手段了?
  简直就是仙迹啊!
  一些年老的勋臣贵戚更是两眼放光的望着张昊,他们不奢求像皇上一样返老还童,但若能求得仙人垂青,多活几年也好啊!
  张昊淡然一笑,知道自己的忽悠已经完完全全成功了,这时就算他自己说并非神仙,皇帝也不会相信,于是便一步步降下地面。
  至于那仙液吗,自然就是昆墟世界的基因细胞修复液,也亏得这方世界的人类身体微观构造和昆墟世界之人相差不大,否则张昊想要营造仙人形象还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