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八十一章 天书来历

  “你究竟是何人,从何处学得这一式刀法?”黑衣人死死盯着张昊,嗓音沙哑道。
  张昊淡然道:“本人张昊,刀法乃是家传绝学,你能够挡下我这一刀,倒是有点本事。”
  对于这一刀没能伤得这个黑衣人,他心中并无意外,青云门以神剑御雷真诀名震天下,自有抵御雷霆之力的法诀,否则岂不是自己先要受创。
  黑衣人或者说青云门龙首峰首座苍松用伪装出来的沙哑声音道:“看来阁下今日定是要与我为难了?”
  张昊目中忽然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摇了摇头道:“为难?不,我是要杀你!”
  “好大口气!”苍松冷笑,他身为青云门二号人物,一身修为只在当世寥寥几人之下,谁人敢言能杀他?
  张昊却是淡然自若道:“不论你有千般理由、万般道理,但既然祭炼了毒血幡这种东西,那就该死。”
  苍松目中闪过一抹恍惚,但随即变得坚定起来,冷漠道:“那就来吧。”反手拔出长剑,剑身如一泓秋水,闪耀清光。
  “好剑!”普智不由赞道。
  黑衣人手捏剑诀,脚踏七星,连行七步,长剑霍然刺向天穹,口中低喝道:“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一股法力引动天空中乌云翻滚不休,雷声隆隆,电光炽烈。
  轰!
  一声惊雷炸响,天穹之上,一道雷光轰然劈落,与黑衣人手中长剑相合,刺目的电光如枝桠散开,一时之间,亮如白昼。
  黑衣人剑诀一引,无匹雷光疾射向张昊,所过之处,一切阻挡都化为了齑粉。
  “神剑御雷真诀!”普智大惊失色,“你竟是青云门中人!”
  面对这无匹一击,张昊也不敢轻易视之,毕竟这一式法诀乃是青叶道人从第五卷《天书》之上领悟而来,威力奇大,不比一般雷霆。
  《天书》号称此方世界修行总纲,精深玄妙倒也罢了,那第五卷天书却能化为诛仙古剑,为此世最为强大的力量。
  这一点,不由得让张昊生出了许多想法,《天书》为此世一切修行源流,自身来历却不可考。
  张昊怀疑,它实则是这方世界天道法则的部分显化,毕竟,其核心要义便是那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而诛仙剑更非凡人可以掌控,只有张小凡集四卷天书于一身,方能真正掌握诛仙之力。
  兽神亦曾言,诛仙剑与他同源,都为天地戾气所化,由此可见,五卷《天书》极有可能非是人所创出,而是天道演化之物,为此界本源之宝。
  至于为什么此界天道会演化这样一件宝物,张昊猜测,可能是为了守护此界不受入侵。
  比如,那座四灵血阵召来的修罗之力!
  那种力量明显不属于此界。
  如果张昊猜的没错,那方伏龙鼎应该便是修罗之力背后的世界或存在所布下的棋子,等待这方世界的某位野心家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而图谋以四灵血阵召唤修罗之力。
  虽然张昊没见过四灵血阵的阵法仪轨,但也不难猜出其作用,四尊灵兽为此界天然孕育,天生便蕴含了部分世界本源之力。
  以之献祭,自能打破世界的封锁,突破法则的束缚,将自身力量探入这方世界。
  若被修罗之力魔染了此界所有生灵,再借以浸染天道,则此世自然再无任何反抗之力,只能乖乖被吞噬或炼化。
  由此,再想到张小凡这位主角,一生经历坎坷磨折,分别便是要借以淬炼出一位能够真正掌控天道之力而本心不迷的世界之子,来守护着世界的安危。
  当然,这一切只是张昊的猜想,并无佐证。
  若是为真,神剑御雷真诀,便极有可能代表着此界天罚之力的一部分,所以才能隐隐成为此界威力第一的术法。
  思绪流转中,雷光骤然轰至。
  张昊轻一跺脚,周身有紫金光辉撑开,如同一层光幕,挡在身前。
  轰!
  雷电轰隆炸响,张昊的护身罡壁被破开。
  但他面色淡然,肌肤之上泛起一层如玉神芒,仿佛是一尊不坏之体。
  吐气开声,赤手一拳砸向雷电,竟是以肉身之力抗衡天威。
  如果有精神足够敏感之人在此,必然可以感应到,此时的张昊,不但肉身毛孔和三百六十处大穴尽皆张开,疯狂的吞纳着天地灵气,且在他身体细微不可见处,更有一颗颗如同天上繁星的神窍亮起,仿佛是一片茫茫星河。
  人身有神,即是穴窍,如众神主宰周天般主宰人体运行,但这些肉眼可以感知的大穴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更多的细微穴窍隐藏在微观中,就像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种种法则,构成了天地运转的最基础一环。
  开启神窍,便是肉身修为在成就元神之后更进一层次的修行,因为正常来说,只有元神之力才能洞察到比细胞更微观的神窍。
  不过,张昊在传承《皇天无极大道藏》时识神异变,已经能够洞析神窍运转变化,开始了修炼神窍肉身通神的过程。
  轰!
  如同天穹崩塌,整片虚空都在剧烈震荡,张昊纯粹肉身之力的一拳,竟然生生将雷光打爆,电流四溢,炽烈夺目。
  苍松不由惊的呆了,世间竟然有如此强横的肉身,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下一刻,张昊脚下一动,一股煌煌炽烈的气息便直向他袭来,拳意浩荡,压塌虚空。
  苍松左手剑诀一引,手中长剑“嗖”的飞起,化为了一道数丈长做青虹,撕裂长空,斩杀向张昊。
  张昊周身闪耀着紫金光辉,仿佛是一尊降世神明,面对飞腾如电的飞剑,他不闪不避,探手一爪抓向青虹,手臂环绕真元罡气,五爪微屈,仿佛龙爪,一把抓在了剑身之上。
  长剑剧颤,如同内里寄居着一一头神龙,恐怖的力量若爆发开来,足以湮灭方圆百米内的一切事物。
  但张昊掌指之间光辉流溢,任这柄神剑如何挣扎,也不能摆脱他的掌控。
  苍松道人大惊,所炼仙剑被夺,他的实力不啻去了一半,当即扑身向前,法诀施展之间,长剑青芒大盛,化作了一头张牙舞爪的青龙,生生破开了张昊手掌的束缚,飞腾到苍松道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