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三十九章 麒麟之血,前生轮回

  张家神宵九灭刀法乃元神法相层次的绝顶存在所创,刀法近道,威力无匹,若以层次而论远胜张昊自创的那一式天地印,只不过不及天地印更适合张昊本身。
  但张昊使将出来,亦有着莫测之威,刀光轨迹蕴含天道至理,雷电生成,龙躯幻化,景象惊人。
  面对这惊世骇俗的一击,顾晴川一声冷喝:
  “惊寒一瞥!
  手中自主神那里兑换来的伪·雪饮刀以惊人的威势斩出,刀光暴涨,几达数丈,一道虚幻近半透明的巨刀虚影猛然斩在雷龙之上,二者齐齐消散。
  张昊目露奇光:“居然是风云武学,聂风的四十米大刀果然不差!”
  掌中紫色雷刀一震,雷光生灭,如同执掌天罚的至高之神,一刀似缓实疾的斩向前去,划过长空,只留下淡淡刀痕,这一招亦是神宵九灭之一“阵雨惊雷”,其快无伦,刀光与雷光相融,不分彼此!
  顾晴川横刀一封,真气凝冰,身前三米之内,俱被冰寒之气笼罩。
  惊雷刀光破入真气冰层,顿时受阻,及至身前一尺时,已不得寸进。
  顾晴川刀光一展,刀法如天马行空般不羁,携带着冰封一切的刀意,斩向张昊所在。
  这一刀并非傲寒六诀之一,而是他自创的一式,“冰封天下”!
  面对这似乎无有不至的刀光和冻人骨髓的惊人寒意,张昊轻轻一笑,雷刀一震,刀光如霹雳般泼洒而出,刀势霸道之极,正是一式“雷霆震怒”。
  雷霆震怒,万方慑服,刀光迸发如闪电惊雷,一刀之间,便将顾晴川的“冰封天下”破去。
  尔后,张昊的身形突兀的出现在半空中,一刀直劈而下,紫光耀目,宛如一道雷霆自天而降。
  神宵九灭之一“狂雷天降”!
  可以看到惊人的电流和炽白的光芒伴着刀光而生,尚未斩至,就有一种震慑心神的感觉,犹如天罚降世,威压苍生!
  顾晴川手中长刀催动,横刀一架,挡住张昊霸道之极的刀势,随即一连斩出九刀,刀刀连环,暗蕴法理,刀势美妙,惊人的寒气流转十方,仿佛可以冰封天地、冻绝万物!
  张昊目露赞叹之色,手中刀却未停,刀势一转,化作一片雷霆的海洋,似可吞噬一切。
  轰!
  顾晴川潇洒飘逸的身形倒飞而出,青衫上现焦黑之色,如遭雷殛。
  但下一刻,他的双目陡转血红之色,一股疯狂、残暴、桀骜的气势冲霄而起,在他身后,隐隐可见一头全身缭绕着赤红火焰的庞大巨兽,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正是一头火麒麟!
  “饮了麒麟血,真不怕化身麒麟魔失去理智吗?”张昊讶然。
  顾晴川心中充斥着疯狂与毁灭的意念,全身功力倍增,一刀斩出,刀气凝实,横空十数丈,劈向张昊。
  张昊终于露出郑重之色,这名轮回者已是妥妥的进入四星化神层次,只是根基不稳,且对阴神的种种玄妙掌握上差了几分,但功力却不是盖的,再加上引动麒麟之血,有化身麒麟魔之势,这一刀之威已足匹敌阴神圆满,甚至阳神之境!
  手中雷霆之刀陡然散去,张昊修长、洁白宛如美玉雕琢而成一只手掌,由远及近,生生拍向横空刀光。
  在旁观者秦轩等人的感应中,这只手愈放愈大,直至遮盖眼帘,充斥天地虚空,掌中似蕴阴阳五行,万事万物!
  天地印!
  轰!
  两者攻击相触及,整片虚空都像碎裂开了一般,余波掀翻了一座座房舍,方圆二十丈内,化为一片废墟。
  刀光一敛,顾晴川一只手提住赵鹏,对秦轩喝道:“走!”
  身法一展,快逾疾风,瞬间无踪。
  秦轩亦向另一个方向奔去,身形如鬼似魅,几个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房屋坍塌,烟尘弥漫,张昊自废墟中央缓步走出,衣衫洁净如新,不染纤尘,背负双手,似笑非笑,“走,在我的主场,你们能走到哪里去呢?”
  一队身着锦衣,胸绣日月的卫士自街角绕出,人人皆目现狂热之色,齐齐单膝跪地,高声叫道:“参见大统领!”
  张昊轻轻点头。
  此时负手而立的他,就如同一个雄霸江湖的大魔头,气焰不可一世,天下再无可抗衡者。
  顾晴川离开之后,眼神迅速转为清明,行了半晌,赶到一处秘地,这才将赵鹏放了下来,取出一枚丹药道:“快服下。”
  赵鹏服下丹丸,运功调息片刻,气色顿时好得多了,只是气息依旧有些萎靡。
  片刻后,秦轩亦从另一个方向赶来。
  “觉得如何?”顾晴川道。
  “很强!”秦轩想到对方那浩瀚如海的磅礴精神力量,不由叹道。
  “若不强也不会让主神警告了,他应该尚有隐藏手段,不过此番试探,总算是摸出了几分底!”顾晴川道。
  “鹏子的金刚不坏神功虽远未大成,但同阶等闲也伤不得,却被他隔空一掌震伤五脏六腑兼经脉骨骼,这等实力确实可畏可怖,不过我们更要注意的是他那隐藏手段。”
  “妃儿去联络那位无上法王,还未回来吗?”秦轩道。
  “还没。”顾晴川摇了摇头。
  此时的沈妃儿正在一座山峰上,她眼神恍惚,身躯却不自觉的向上攀爬,精神似乎陷入了另一个国度。
  梵音悠远,暮鼓晨钟,沈妃儿的意识沉入了对过往的追忆中。
  都市种种平静生活,现在看来倒像是前生一般,对如今的自己,已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轮回者,还真是贴切呢,一入空间,便如生死轮回,过往种种,尽如前尘旧梦!
  现在,挣扎于生存,直面着死亡,每一次任务,都是一场生死轮回。
  有喜欢的人,却不能表白,因为自己也好,他也好,随时都可能死去,何必给彼此留下痛彻心扉的回忆?
  心中不甘、怨恨,但又能如何,面对那种至高无上的伟力,神魔亦如凡人蝼蚁!
  不知不觉间,她已踏足峰顶,眼前是名红袍俊伟僧人,眼中略有疑惑之色。
  他正是大日梵宗,以秘藏转轮大法不知不觉间便将沈妃儿的意识引入回忆中。
  但奇怪的是,他所窥见的此女记忆,却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就仿佛她是刚刚出生在这世间没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