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三十三章 先天阴神,绝代刀皇

  天都繁华依旧,只是相较过去的迟暮之感,现在却更多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息!
  张昊行走在宽阔的大街之上,看着秩序井然的的街道,微微颔首。
  朝政改革日趋稳健,张昊把握着大的方向,种种细节则由手下人来制定,有无成果,最能看出的莫过于市井。
  如前世古代一般,大离朝廷过去实行的也一直是民不举、官不究的政策,但现在张昊却通过舆论给此世之人一点点树立法制的精神和观念,鼓励遭遇不平的百姓诉之律法,争取合法权益。
  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非一世之功,但只要张昊功成,把此方世界纳入天网体系,则随时可以派人降临,延续一切。
  等到世界规则调整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将这方世界化为昆墟世界的一方附属位面。大虞朝廷主管基础空间建设的部门会免费建立稳定的空间通道,教育部门投入基础教育建设,务使此世界人民能够融入大虞帝国的统治之下。
  对于人道文明发展到大虞这种程度的国度而言,同为人类生灵,就有义务帮助他们成长、蜕变,不需要任何所谓的好处,只为实现人道大同而努力。
  张昊像寻常人一样逛着街,感受着久违的与凡人相仿的喜怒哀乐,菜摊询问菜价,杂耍前和众人一样欢呼出声,茶楼喝茶听人说着那些似熟悉又陌生的江湖传奇,一颗心灵活泼泼,从未有一刻如此的了解自己!
  前世,今生,过去,未来,一切的一切汇成了一幅完整的画卷。
  前世的平凡普通,只能为生活而苦苦打拼,面对这种无望人生而产生的种种不甘、怨怼,仇恨,自卑!
  今生出身富贵,衣食无忧,生来即有无尽的物质财富,前生梦寐以求的一切易如反掌。然而这一切并不能让人觉得满足,心灵中一直存在着迷茫与彷徨!
  想要的,拥有的,得不到的,已失去的,一切如是一个轮回。
  张昊审视着自己的内心,接受着并不完美的自己。
  认知自我,坚定自我,将自我化为灵魂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这就是阴神,这就是识神!
  精气神意注,先天阴神养!
  神乃元神灵魂,意乃自我意识。
  张昊的心中,种种情绪流淌着,感动,愤怒,伤心,骄傲,冷漠,仁慈,阴暗,种种情绪,种种心意,便是构成一个人自我的根基。
  有些世界的修行体系或许将之视为杂念,只留一个先天真我、本性灵光,或许更贴近大道,但是却有着道化失我之劫。
  当然,自我并非一成不变,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总是在一点一滴的调整着、变化着,善良会变成漠然,天真会变成深沉,冷酷也会转为多情,但只要核心的一点意识不变,我依然为我!
  阴神进阶阳神的关键便在于这一点核心意识,阴神大成,便要参悟真我,见诸虚妄,沟通先天一点元神灵性之源,炼化阴渣,斩去虚妄,只余本心,即成阳神!
  一座小摊前,张昊随意坐下,要了一碗面,细细品尝着。
  味道其实很一般,不要说和昆墟界以种种珍禽异兽为食材的美食相比,就连此界普通的厨子做的也比不上,但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人间!
  人不需要所谓圆满,圆满只是一种禁锢,一个囚笼,是另一种不圆满!
  就在这种超然似悟道、又似返归红尘,一身烟火的状态中,张昊终于开始向抱天山揽月峰而去,去会一场冥冥中的约定。
  此次出行,张昊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一辆马车悠悠向南而行,驾车的正是监兵阁四大长老中身份最为神秘的一位,一个名叫劫的绝美女子。
  她一身红衣,似火娇艳,黛眉秀目,肤白胜雪,有着倾城之姿,只是脸容稍显冰冷,给人不易接近的感觉。
  劫对于张昊并没有表现出其他人那样的尊敬和崇拜,有时甚至不理不睬,除驾车外,便是一直在发呆。
  路上一直很平静,若换了过往,劫一个漂亮女子,驾御着千里宝马拉着的豪华马车,定会惹来无尽的觊觎与风波。
  但现在忙着逃命的江湖好汉们哪敢出头,倒是一些纨绔子弟见其美貌,颇有调戏之举,被劫一个个的收拾了过去。
  最严重的一个,被打断了三条腿!
  劫究竟是何来历,这是连薛未寒和赵浮沉这两个张昊最信重的属下都颇为好奇的秘密!
  当然,无论他们怎么猜,也不会猜到劫的身世。
  她是刀皇之女。
  仅仅四字,重如泰山!
  刀皇是什么人,中土武林的神话,一个不可战胜的传说!
  此人七岁学刀,十一岁刀法上即已超越了门中的历代前人。
  十三岁时挑战江湖一流高手,未尝一败!
  十五岁踏足先天,刀斩黑道霸主燕北雄。
  燕北雄乃炼气成罡的绝顶高手。
  十七岁时败尽天下刀客,搏得“刀皇”之称。
  自此,他的刀法已臻至当世巅峰。
  十九岁时,弃刀忘法,枯坐云巅三载,乃终悟己道,创苍穹无极斩,刀成鬼神惊,一刀斩杀半步宗师,魔门毁灭魔主阴无悲。
  二十五岁,正式踏入武道宗师之境,自此天下难寻可接他一刀之人。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真正的传奇!
  但是江湖上却从未有闻他曾娶妻生子。
  劫的身世,涉及到一段凄美的故事。
  北域蛮皇,自蛮天武圣之后,一直为赤家之人所占据,代代皆有英才出。
  而这一代,更是出了了不起的兄妹三人。
  “蛮皇”赤必烈!
  “赤日魔尊”赤行天!
  还有便是他们的幼妹,“火凤凰”赤小凰!
  赤小凰年纪最幼,极得两位兄长宠爱,自幼便拜在了“圣师”呼伦哲门下,一身武功出类拔萃,并不在乃兄之下。
  她本有机会成为赤家的第三位宗师,但却因遇上了一个不该遇到的人而早早逝去。
  这个人,便是“刀皇”傲无极,中土武林第一人!
  十九年前,芳华韶龄的赤小凰因为好奇,离开了冰天雪地的北域,来到中土,一次偶然,与刀皇相识。
  爱情的萌动是不以种族为界限的,刀皇的绝代风华轻易便征服了这个火辣直率、敢爱敢恨的少女。
  于是他们渡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但就在她生下劫后,刀皇却突然离去,一去不返。
  等她再寻到刀皇时,刀皇已然挥刀斩情,不再对她有任何眷恋。
  原来,当他们相遇时,刀皇正陷入了突破宗师前的心劫中,对于自我的认知出现了偏差,纠结于进军无上刀道和作为一名普通人娶妻生子之间,所以才会接受她。
  但这段看似神仙眷侣的结合,终于让傲无极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斩劫断情,凝聚识神。
  得知真相的赤小凰不能接受,见无法挽回,性格刚烈的她选择了死亡,并在死前给女儿取名为劫,意为纵然是劫,但她不悔!
  赤小凰之死,令“圣师”呼伦哲大怒,孤身入中原,掀起滔天杀戮,直至刀皇前往与之一战。这一战结果无人知晓,但自此呼伦哲回返北域,结庐孤峰,再也未踏下山一步,而刀皇亦是缥缈人间,行踪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