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一章 法王四侍,大日焚天

  就在这时,突有生硬中原语音传来:“中原武林,果已无人,竟令一黄口小儿横行,诚然可笑!”
  闻言,白虎战卫俱现怒容,赵浮沉更是面色一沉,“滚出来!”
  右臂一挥,炽白真气化作一柄巨大战刀劈斩向某处。
  轰隆!
  院中一座数米高的假山瞬间化为齑粉,一个身影如鬼似魅,幻化数次,窜入堂中。
  其人高鼻深目,肤白如雪,于堂中悠然立定,朗声笑道:“无上法王座下魅影,见过中原诸位英雄!”
  无上法王,大日梵宗!
  上官无名神色一动,目中神光暴涨,冷冷道:“炽阳魅影,雪女妖魂,大日梵宗座下四侍向不分离,另外三位呢?”
  魅影望着上官无名,露出一丝忌惮之意,微微笑道:“原来是上官宗师,法王东来论武,乃当今盛事,不过听闻中原武林式微,恐怕那几位选定的对手名不副实,所以特令妖魂雪女,前去试一试他们的成色!”
  “大胆!”
  梵净山清凝一怒,柳眉倒竖,面上浮现一丝杀气。
  魅影言中所指,显然是云林寺慧心和她师尊兰因神尼,她对恩师敬若神明,自然听不得这番话语。
  上官无名剑眉一扬,淡淡道:“慧心大师和兰因师太皆为佛门奇人,只怕那二位是自寻死路。”
  魅影嘿嘿冷笑,似乎不以为然。
  赵浮沉听到这里,神色之中浮现一抹沛然杀机,气势锁定了魅影,森然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域外蛮夷之辈,能受吾一刀不死,倒也有点本事,不过,就凭这点微末本事,也敢来中原撒野?”
  “吃吾一刀!”
  赵浮沉一声厉啸,身躯陡然拨高数寸,威猛如巨灵古神,右臂一探,拔出了背负于后的一柄黝黑黯沉长刀,一刀立劈而下,白芒闪耀,刀罡横空,长达十米,有着开山断岳之威。
  “巨灵开山刀!”东海沧浪岛主凌断沧神情一震,惊叫出声。
  这巨灵开山刀乃是数百年前武林中一位刀法宗师“巨灵神”岳擎天所创绝学,刚猛霸道,与凌家的“怒海狂刀”并称天下两大霸刀,想不到今日在此现世。
  魅影面对赵浮沉铺天盖地的狂霸刀势,一声尖啸,“魅影千幻!”
  身躯陡然化作九道,自四面八方攻向赵浮沉。
  赵浮沉气势狂霸,刀势不改,炽烈刀芒横空,一刀劈向其中一尊身影。
  轰!
  劲气呼啸,罡风激荡,九道身影消散八道,只余下赵浮沉砍向的那一道。
  只见魅影拳泛琉璃光芒,迎在赵浮沉砍下的刀锋上,下一刻,整个人被劈出数丈开外。
  魅影尖厉语声响彻,“你怎么可能看得穿我的魅影千幻?”
  赵浮沉不屑冷笑,“什么魅影千幻,比起阁主所创的无影幻魔身差远了!”
  这马屁拍的,张昊摸了摸鼻子,笑意盎然。虽然无影幻魔身主要由宓妃推演完成,但自己总是有着指导之功嘛,某阁主如是想到。
  看到阁主心情大佳,更是以一种赞赏的眼光看向赵浮沉,薛未寒虎躯一震,“好你个老赵,没想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是个马屁精,你竟然是这样的赵浮沉!”
  魅影迅速镇定了下来,死死盯着赵浮沉,道:“你是甚么人,中原武林,不曾听闻过你的存在?”
  赵浮沉狂然一笑,一拭刀锋,道:“横刀立马,唯我破军,记住,斩你者乃监兵阁赵浮沉!”
  黯黑长刀一震,刀芒如山,罩向魅影。
  魅影虽惊不慌,一声断喝:“炽阳!”
  轰!
  一轮大日升空,炽光闪耀,红芒笼罩,大日之中,一道刀芒横空斩来,携带着焚天灭地的无匹威势,迎向赵浮沉的刀势。
  大日刀芒炽烈无匹,熔金化铁,热浪排空,方圆数丈之内,无物不燃,如同火海!
  “好一个炽阳!”
  赵浮沉狂放一笑,万重刀影归一,化为一柄开山劈岳的巨刀之影,直斩大日。
  轰!
  劲气四溢,方圆十丈之内桌椅地板尽被掀飞,砸伤不知多少武功平平之辈。
  哗!
  大日光影敛去,浮现出一尊奇异男子,赤发赤眉赤瞳,一身红袍,周身如同火焰,肆意张狂,霸道无匹!
  大日梵宗座下四侍之首,炽阳。
  “域外称尊的大日焚天刀也不过如此!”赵浮沉一声哂笑。
  话虽如是说,但赵浮沉面对炽阳却是身躯一紧,气势狂攀,如临大敌!
  大日焚天刀乃大雪山无上绝学,刀气霸道炽烈,如同大日降临,赵浮沉虽然一刀劈散了大日虚影,但也给炽烈刀气侵入经脉,并不好受。
  不过,先天强者呼吸天地,真气化生,赵浮沉稍微一运转体内真气,天地元气源源不绝的从周身百窍摄入体内,被灼伤的经脉迅速复原。
  炽阳身躯一振,背后浮现一轮炽烈大日,赤红双眸冰冷淡漠,盯着赵浮沉,充斥杀意。
  赵浮沉森然一笑,长刀扬起,气血运转如火山喷发,熔岩降世,炽白的真气笼罩周身,衬着威武昂藏的身躯,仿佛一尊巨灵战神。
  “慢着。”
  张昊忽然开口。
  闻言,赵浮沉立马收敛了气势,躬身道:“阁主。”
  张昊点了点头,背负双手,面对脑后大日当空、宛如神佛降世的炽阳,气势中却充满了一种居高临下的睥睨霸气,缓缓道:“大日梵宗何在?”
  炽阳目光桀骜,手臂一动,脑后大日相随,一道无匹刀气划空而过,斩向张昊。
  张昊目光陡然一冷,“不知所谓!”
  右掌缓缓伸出,但又予人一种奇快无伦的错觉,仿佛超越了时空的界限,一掌印下。
  在众人的感知中,这一掌至大无量,包容天地虚空、日月山河,似乎整座世界都在一掌覆盖之下,充斥玄奥无尽的韵味。
  一掌击落,天地归墟,虚空坍塌,日月黯淡,山河破碎,万物毁灭!
  轰隆声响,如雷鸣,如天怒,如道威,大日刀光被一掌覆灭,炽阳的身躯亦被压入地下三尺,骨骼咔嚓作响,仿佛将要化为齑粉。
  浩然无匹的掌力将整座弹剑阁的地面压沉了足有一尺,让所有人都惊惧无比。
  张昊掌印一收,炽阳的身躯顿时委顿了下来,失去了所有力量,鲜血自每一个毛孔中溢出,足见伤势之重。
  看着众多武林豪杰惊骇畏惧的眼神以及监兵阁诸人如敬天神的狂热,张昊心中吁了口气,“总算是唬住这帮土著了!”
  此时他体空空如也,一丝真气也不存,不过强横无匹的肉身依然使他无惧宗师以下的高手。方才这一击,乃是他爆发出了全身功力,以求一击制敌。否则,堂堂降世真仙和一个先天高手打得有来有回,岂非彻底穿帮?
  这一击正是他从皇天无极大道真法中领悟而来的唯一一式攻击性的无上绝学,名为昊天印!
  一印之下,主宰天道,造化生灭,威能无穷无极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