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一百零五章 剑修叶白,进入基地

  两个人一路前行,过了约半个时辰,就见到一座近百丈高的巨大城墙屹立在前方。
  城墙皆以巨大的巨块垒成,风格粗犷,给人一种无比坚固的感觉。
  城墙上方,被巨大的合金网所覆盖,这是为了对抗自高空袭来的飞禽异兽,一旦战启,上面就会通上高压电流,基本上三阶以下的异兽有来无回。
  而真正的强大凶禽,那便要靠人类中的顶尖修真者与之对抗了!
  灵气复苏二十年,异类中涌现出了无数强大存在,不过人类中的绝顶人物也是毫不逊色。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嘹亮的唳啸声,裂石穿云,林诚闻声脸色一变,差点就要习惯性的往草丛里躲去,看了一眼张昊,这才忍住。
  张昊目光悠悠的望向声音来处,就见一只翼展足有十余丈的的巨大飞禽翱翔在数百丈的高空上,一身暗金色羽毛犹如钢浇铁铸,冰冷的眸子中闪着凶狂而充满杀意的光芒,一双利爪宛如刀剑利刃,闪耀寒芒。
  林诚吞了口唾沫道:“是三阶妖兽裂风雕,从过去的某种鹰类蜕变而来,非金丹修士不可对抗。”虽然他的视力只能看清一个轮廓,不会结其声音体形,瞬门便判断出了这头凶禽的种类和实力。
  他偷偷看向张昊,却见张昊脸色淡然,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仿佛根本没把这头凶禽放在眼中,心下顿时一安。
  虽然觉得张昊能挥手间令自己一个普通人踏入修行之门,这种手段,就算是传说中的元婴、分神等高阶修真者,也不曾听闻有过,定然是一位难以想象的强大存在,但是终未见他出手过,林诚心中也不敢全信。
  保持足够谨慎的态度,才能活的更为长久。
  那头裂风雕一声长啸后,全力俯冲而下,在天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白色气浪,更有如雷霆般的音爆声响起。
  这一刻,它惊人的高速堪比旧时代的超音速战斗机,仅仅只是一下俯冲,就足以轻易的毁掉一幢大楼。
  而这,只是最简单的肉身力量而已!
  只见这头凶禽双翅一振,周身神光闪烁,以它身躯为中心的百丈之内,千万道半透明的风刃如暴雨般轰击向城墙上方。
  倏然之间,一道金光自城墙上飞起,横空一斩,便将所有的风刃都斩灭。
  那金光一转之后,落入了一名腾空而起的青衣男子手中,化作一柄三尺来长、金光闪烁的古雅长剑。
  “是剑修叶白大人!”林诚神色微微激动。
  “他很有名么?”张昊随意道。
  “当然。”林诚神色中流露出敬仰之意,“叶白大人今年刚满二十岁,却已经是金丹境的剑修,战力强横无匹,曾在东海之滨一人一剑斩杀了一头四阶的妖龙。那可是堪比元婴境修士的可怕妖兽,一头之力,便足以破城灭国。他是我们章城基地市的骄傲,也是目前炎华国十二议长中元天圣者的弟子,前途不可限量!”
  林诚说话之间,那头俯冲而下的裂风雕已然和叶白对峙起来,只是,面对一袭青衫、锋芒绝世的叶白,这头凶禽却似是无比忌惮。
  叶白一剑在握,自有一种睥睨天下的风采,面对这头三阶之中都称顶尖的凶禽,也不多话,倏地便是一剑斩去。
  金色剑芒宛如闪电横空,炸裂开来,化作一缕缕细若游丝的金光,却是锋锐无匹,瞬间就在裂风雕之身上留下一道道剑痕。
  坚逾合金的羽毛在金光剑气之下纷纷断裂掉落,赤红鲜血溢出。
  裂风雕一声哀鸣,双翅猛然扇动,利爪闪耀神芒,抓向叶白。
  叶白面无表情,掌中金色长剑骤然放大,化作一柄十丈长的巨剑,金芒流转,宛如天剑横空。他手持巨剑,登天而起,仿若天神降世,一剑劈落。
  金芒如水,剑气纵横,瞬息之间,高空便被一团爆起的金光所淹没,再也看不到裂风雕或是叶白的身形。
  下一刻,血雨瓢泼,一具分成两半的凶禽尸体从高空坠下。
  叶白看也不看那头死物一眼,飘然回到城头,身形不见。
  “这头凶禽也算运气背,居然碰到了叶白大人负责巡城,要是其他的金丹期大人,它说不定还有逃走的可能!”林诚幸灾乐祸道。
  对于任何非我族类,现在人类都是报以敌视的态度,太多太多血亲同胞死在异变的兽潮中,这种血海深仇,岂能忘?岂敢忘?
  据说旧时代人类还曾立法对这些禽兽加以保护,林诚这种生在新时代的人类可理解不了这种做法。
  在他看来,这种东西就该全部灭绝才好。
  张昊目光幽幽的看着叶白的身影回到城头堡垒中,低声笑道:“不错的人选!”
  林诚没听清,不由问了句:“您说什么?”
  张昊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没什么,进城吧。”
  林诚被这一眼看得有点心慌,顿时收敛了所有想法,乖乖的在前带路。
  很快,到了一座建在地下的暗门前,林诚以特殊的手法敲响暗门,“咔嚓”声中,暗门开启,露出了暗道里面一队身穿合金板甲的士兵。
  这是一条以石块砌成的地下隧道,高约三丈,阔约十丈,一队士兵手持各种武器,把守在其中,顶上一排排的白炽灯照得通明一片。
  那为首的士兵似与林诚相熟,笑道:“诚子,有收获没?”
  林诚作出了一个苦涩无奈的表情,叹道:“连根毛都没有发现!”
  “这是谁?”一个士兵端着枪支指着张昊严肃问道。
  林诚道:“这是我表哥,原本在洛城基地市,后来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就做了一名流浪猎人,经过千辛万苦,才来到章城,打算投奔我家,正好这次在郊外碰上了。我碰上了一条独行的银月狼,多亏表哥救了我。”
  “嗯!”那名士兵脸色微微放缓,问向张昊道:“你是修士吗?”
  张昊摇了摇头道:“不是,只是会一些搏杀的技巧。”
  这些士兵闻言顿时流露出轻视之色,冷声道:“先去登记处登记,然后缴税,等待分配。”
  林诚忙陪笑道:“这些我都熟,我陪他去吧。”
  那名与他相熟的士兵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却发现原本承受不了他力道的林诚纹丝不动,心中疑惑一闪而过,笑道:“诚子,怎么,介绍这人入城收了多少好处费啊?”
  林诚所言什么亲戚的他们自是一分都不信,时常有因各种原因在野外流浪的人受不了艰难环境而进入基地市的,这些人往往要交一大笔灵石作为入城税,而且需要本城的居民作为介绍人,介绍人也能索取到一定好处。
  林诚羞涩道:“就一块灵石而已,人家也不是笨蛋,多余的也不会给。”
  “不错了。”这名士兵叹道,“咱们都是底层人,也就别再相互为难了!”
  林诚眨眼道:“大春哥说的是。”
  这名士兵叫汪大春,是林诚的邻居,也知道这小子的妹妹是修真种子,将来地位必然不一般,所以态度才这么好。
  搁了以往,作为守城军的一员,汪大春可不会拿正眼看林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