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八十章 苍松

  普智也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快步走到庙门前,盯着那股黑气,眉头大皱。
  那股黑气在村中盘旋了片刻后,立刻飘往草庙这边来,速度极快,转眼即至。
  普智与张昊眼神何等锐利,立时看到黑气中夹着一个小孩,正是林惊羽。
  普智立刻就要出手救人,却被张昊拦下,他笑道:“大师稍安勿燥,青云山脚下,岂有妖人敢随意作祟,这人刻意在你我眼皮子底下掳人,恐怕另有算计!”
  普智心中一动,他也不是愚钝之辈,虽一时为仁心慈念所动,没有多想,但这时立刻感觉出了异样。
  那股黑气本正等待着普智出手,却发现他忽然停了下来,身边还多出一名气息莫辨的白衣少年,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仿佛自己一切阴谋算计都被看穿,一时间不知道该是进还是退,有点懵逼!
  这剧本不对啊,天音寺高僧的慈悲为怀呢?不带你们这样玩的!
  普智喝道:“阁下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青云门左近胡作非为,难道不怕青云门诸位高人出手降魔么?”
  黑气之中传来一个沙哑嗓音,语带不屑,道:“青云门算什么,就仗着人多而已。老秃驴莫要多说,识相的,赶紧让开道路。”
  张昊忽然笑眯眯道:“是么,听闻当年青云门有弟子名万剑一,曾率数名青云弟子杀入蛮荒魔教总坛,威慑群魔,不知他在阁下眼中是不是也不算什么?”
  那人一时语滞,但要他说一声万剑一不好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忽一声冷笑道:“万剑一虽然英雄了得,可惜已经给人害死了,如今青云门不过是一干小人当道,何足言惧?”
  普智生疑道:“青云门万剑一师兄我也曾听说,他不是因为力抗魔教重伤不治的么,怎的阁下说他是被人害死,你又是何人?”
  黑气中人这才惊觉自己似乎说的太多了,一凛道:“你管我是谁,快让开!”
  普智道:“阿弥陀佛,老衲绝不会让你害了这小孩。”
  “秃驴找死!”
  黑气中人似是大怒,忽然一把将林惊羽向着普智抛来。
  普智下意识便要去接,却见张昊抢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林惊羽,然后放在地上。
  “这……”黑气中人目瞪口呆,简直要怀疑人生。他自忖修为与普智当在伯仲之间,若然不顾身份暴露而全力施为,或能占得上风,但想夺取普智身上的噬血珠却是无望。所以假作掳人,却在林惊羽身上施放了天下绝毒的七尾蜈蚣,只要普智出手救人,他再暗中催动毒虫,定能一举重创于他。
  计划很完满,发展却是让他始料未及!
  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
  “找死!”他眼露森然杀机,黑气中深红异芒一闪,祭出一面两丈红幡,幡面之上,一尊三角四眼、尖齿獠牙的恶鬼若隐若现。“吼”的一声,四眼张开,闪耀邪芒,竟然化作实体,从幡上冲出,带着一股混乱的血腥之气,击向张昊。
  “毒血幡,施主小心!”普智脸色一变,惊叫道。
  张昊无惊无惧,手中真元涌动,化作一柄紫金之刀,一刀斩向恶鬼。
  唰!
  刀芒横空,宛若长虹,轻而易举的破开了恶鬼周身笼罩的黏稠血气,与之同时,无形的刀意仿若天威浩荡,落在了恶鬼魂光中。
  轰!
  宛若天雷荡尽邪祟,恶鬼一声惨叫,周身炸开,魂光湮消。
  黑气中人祭出的那面红幡之上,也随之破开了一个大洞,以秘法汲取的凡人精血和灵魂之力散溢而出。
  “你!”
  一件法宝被毁,黑气中人心疼无比,但却再不敢小觑眼前这名模样俊逸的少年。
  嗖!
  忽有一物破空,袭向普智,细细看去却是一只彩色蜈蚣,个大如掌,最奇异的是它尾部分了七叉,看去仿佛有七条尾巴,而且每只各呈一色,色彩绚丽,只是美丽中却带了几分可怖。
  这便是天下奇毒的“七尾蜈蚣”,纵然是修行高人被咬中,一时也难以驱除毒性。
  普智早有戒备,这毒物飞行之速虽快,但又如何能轻易伤得了他,只见他单手结法印,指尖发出神圣金光,在身前幻化出一面金色光幕,挡住了七尾蜈蚣。
  黑气中人发出一声怪音,那七尾蜈蚣顿时不再与普智僵持,而是飞回了黑气中。
  普智看了一眼地上的林惊羽,七尾蜈蚣正是从他身上飞出,一时恍然而悟,“原来阁下看似要掳走这小孩,实际上却是为了暗算老衲!”
  黑气中人嘿嘿冷笑道:“不错,算你运气好,躲过了这一次,不过下次就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算计失败,他便生出了离去之心。
  黑气一闪,便要离开这里。
  却闻张昊淡淡道:“来而不往非礼也,阁下也接我一刀吧!”
  身形一跃而起,紫金之刀高举,一股浩然磅礴的气势笼罩金场,一刀下劈。
  轰!
  天空中黑云翻滚,宛如魔龙灭世,“咔嚓”一声,一道水桶粗细的电光劈将下来,与紫金刀芒相合,仿佛灭世雷霆,斩向黑气中人。
  神宵九灭之“狂雷天降”!
  “神剑御雷真诀!”黑气中人和普智几乎同时惊叫出声。
  “不对!”黑气中人下一刻又发现了不同之处。
  神剑御雷真诀乃是以自身法力,引动九天神力,化为神雷,以剑为引,灭杀敌手,这式刀法却是以雷光化刀,驾御天威,但威力一般惊人!
  深知天雷浩荡神威的黑气中人,一声喝叱,笼罩周身的黑气立时扩散开来,并隐隐蕴含着一丝清光,与之同时,他又祭出了一件好似铜镜的护身秘宝挡在刀光之前。
  轰隆一声,刀光斩在铜镜之上,“咔嚓”一声,散发玄异清芒的铜镜裂成两半,刀芒余势犹不止,撕裂了那一团黑气,并重重击在其中一名身形高瘦之人身上。
  那人身形跌出,但却未受什么伤损,立时翻身而起,只见他全身上下用黑袍紧紧包住,看不清容貌岁数,只有一双眼睛,凶光闪闪,在他背后,还背着一把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