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三十七章 天网示警

  张昊双目微闭,气息沉沉,皇天无极心法运转,整个人变得威严肃穆,如处无穷高处,为一切现象之始,一切存在之基,主宰天地宇宙,无形无名,而又无所不在。
  他的心神似与某一股力量在以某种跨越时空的形式而不断交锋,这种交锋只存在于纯粹的精神感知中,非外人所能明了。
  而对手不言可知,正是大日梵宗!
  这场交锋自他离开天都便已开始,在外人眼中,两尊强者尚未碰面,但在精神的国度中,他们已然交手千百次!
  对于修成识神的强者而言,只要凭借一定的契机,他们的精神上便会产生一定的关联,能够在常人无法想象的领域中现出种种异能。
  千里锁魂,只是最粗浅的应用!
  当初张昊一掌镇压炽阳,便如同一道战书,当炽阳回返到大日梵宗身边,两个人的联系就此产生。
  一次次的交手中,张昊的神识之力亦愈加坚韧,犹如一颗被无数次打磨的钻石,释放出璀璨的光辉!
  于外表而见,就是他的气息愈发宏大、超然,如同一尊端坐在九重天之上的无上天帝!
  这就像是一场战前的热身,在碰撞中将彼此的状态提升到极限,直至真正交手,必将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张昊此时的精气神意圆满无漏,彼此交融,圆坨坨,光灿灿,犹如一轮大日横空,普照万方!
  这便是道家所言的金丹,金丹不是某种具体的事物,而是一种状态,一种精气神意彼此圆融无暇凝为一体的状态,这也是是凡人修行的极致。
  下一步,便是由此升华,灵魂蜕变,识神凝聚的阴神境。
  但是,就在这时,张昊的识海之中,忽有一股浩大、莫测、玄奥、伟岸的意志降临!
  轰!
  天地万物在这一刻俱化黑白之色,时光仿佛凝固了,一切如同一幅画卷般静止不动。
  一个浩大无极的神音响起:“开发者请注意,时空产生异动,监测到高维意志降临。从其气息判断,当为被帝国列为第一序列笫三顺位的敌人。代号主神空间,疑为某大能者炼制的十三星器物,以轮回者为触手,肆意侵入其他世界,崩塌世界意志,窃取本源,最终完成吞噬。此势力严重违反人道基本法案,为帝国严厉打击对象,请开发者迅速找到进入的轮回者,予以处置。”
  “主神空间?还真有这玩意儿?”张昊震撼莫名。
  “大虞帝国居然还有敌人,以主神空间之可怕居然只在第一序列第三位!”
  张昊眼神之中闪过种种疑思,“看来昆墟界的水很深啊,很多信息恐怕只有大人物才能掌握。据说当今人皇只得天仙境界,以此实力,凭什么掌控天网与偌大帝国,昆墟界过去诞生的那些大能又在何方?”
  这些都是未解之谜,张昊明白自己所处的层次还是太低了,以致于很多事情只能是雾里看花。
  摇头看了一眼天空,脸上浮现淡然微笑,“天网,世界意志,主神意志,三者混战,不知是何等有趣。可惜以我现在的层次,不要说介入此等等级的争斗,就连看都不可能看到!”
  “也罢,轮回者,慕名已久,正好见识一番。希望你们是属于那种不太过分的轮回者,否则,就不要怪我不讲地球老乡的情面啊,虽然未必是同一个地球!”
  对着车外的劫道:“加快行程,同时通知暗月卫秘探和缉捕司,留意探察近期出现的未知武林人士,尤其是身边还有着不懂武功之人的!”
  劫应了声是,迅速写了一个纸条,放入一个铁筒之中,夹在座边一个笼子里的信鸽腿上,然后放出信鸽“扑棱”着飞走。
  尔后,马车加速,迅速向南驶去。
  一座民宅中,一名面相普通的中年人自鸽子上抽下信笺,看着以内部秘语写成的命令,脸色一凛,叫道:“来人!”
  在他出声之后,一名青年飞快赶至,恭声道:“大人,有何吩咐?”
  中年人道:“通过各渠道发布命令,寻找一批突然出现的不知名武者,其中可能也夹杂着不会武功之人。”
  “什么等级?”青年问道。
  “最高级,此任务优先于一切任务。”中年人肃然道。
  “最高级?”青年一震,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大统领亲自下的命令了,目中顿时流露出无限崇敬的光芒。
  对于这些由张昊亲自挑选和训练的日月卫来说,大统领就是行走于人间的神!
  一群信鸽迅速自这幢房舍中飞向四面八方,庞大的情报体系开始运转,一张弥天之网笼罩向轮回者。
  这一日,靖安城前,一辆华贵马车驶入城门。
  强大的情报体系,再加上对于武林人士的登记普查已经初步完成,轮回者虽然多有伪装,但很快便被锁定。
  毕竟,在这古代世界中,平民毕生都难能离开家园,能游历四方的只有读书人和江湖人士,范围并不广。每座城池的客栈也就那么多,通过朝廷衙门的强大执行力去寻找一群目标明显的人,不要太简单!
  靖安城南城区,多为平民所居,一间叫平安客栈的小客栈中,秦轩和赵鹏带着超市小老板李强、民工董大山和罗震就居住在这里。
  这里环境一般,伙食更是让人无语,三名新人颇有抱怨,可是看到赵鹏冷沉的脸色就不敢出声了。
  秦轩假称是一名游学士子,赵鹏为家中护卫,其他三人乃家仆,倒也没惹人怀疑。至于路引什么的,自然是没有,但他以精神异术操纵心灵,使得客栈掌柜根本没有任何意外想法。
  三个新人每日都被留在客栈中,秦轩和赵鹏则出门探询消息。
  这一日,黄昏刚过,月上梢头,两人方进了客栈门,就见到一名白衣少年立于天井之旁,脸容俊秀潇洒,有种说不出的出尘气质。
  少年孑然而立,背负双手,眼含惆怅,口中轻吟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轰!
  秦轩和赵鹏两人脑海中仿佛炸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