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九十章 伏龙鼎

  张昊轻轻颔首,契约达成,他能感到冥冥之中两股不同的意志在碰撞,那是系统与主神的交锋。
  “后顾之忧已解,也该是我出手的时侯了!”张昊目中光芒一闪。
  凝神感应了一下轮回者们的位置,下一刻虚空破碎,他出现在了西方大沼泽一株高耸入云的巨树上空。
  下方,一座莫名法阵以一座温润却透着丝丝血红之色的大鼎为核心,困住了一只不断哀鸣的披着橙黄羽毛的奇大之鸟。
  这只灵禽在法阵中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破开漫天红光形成的暗红光幕。
  下方伏龙鼎上,当代鬼王万人往一袭青衫,如同一名中年文士,但其目光中却有着一丝狂热与疯癫。
  就在这时,他似有所感,蓦地抬首看向上空,就见一道炽白闪耀宛如天河流泻的巨大剑气轰然砸下。
  心中一惊,法诀牵引之间,伏龙鼎中无尽血色灵光冲霄而起,迎上这道磅礴剑气。
  轰!
  一瞬间,方圆十里之内虚空剧震,大地起伏,整株巨大古树也是颤动不已。
  气浪席卷之间,隐藏在下方花圃、山石、草木中,构成“困龙阙”法阵的一个个血红扭曲的符文尽皆爆碎,乘此良机,黄鸟一声长吟,展翅飞腾而起,直上云天。
  黄鸟在靠近张昊的刹那间,气息忽然变得越来越温驯,仿佛是见到了自己的主人。
  此时的张昊沟通了世界本源意志,为天意的代行者,黄鸟作为天地孕育的灵兽,对于天地本源的感应无比灵敏,自然在第一时间就表现出了臣服。
  张昊负手而立,一步踏出,踩在了黄鸟翼展几近百丈,宛如垂天之云的巨大背上,衣袂飘飘,不似尘世中人。
  鬼王面目阴沉,杀意凛然道:“阁下是谁,为何要坏我大事?”
  “大事?”张昊轻笑,“你的大事若完成,不但你自己不人不鬼,这方世界也将陷入永劫沉沦!”
  “是你!”一众原本在旁观的轮回者中,苏牧白微微皱眉。
  张昊淡淡看了他一眼,苏牧白心中一凛,只觉这一眼中似乎蕴藏着无尽星河宇宙,古老沧桑莫名,如天似道,威压亘古!
  他身躯一颤,双目中流淌出一缕鲜血。
  一众轮回者见自己一群人中最为强大的队长只是被看了一眼,便受了伤,无不骇然。
  张昊收回目光,悠然道:“本座天帝,今临此世,开劫渡人,尔等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天帝?狂妄之徒我青龙见得多了,但似阁下这么狂的倒是第一次见。”鬼王东方,青龙冷冷说道。
  张昊摇了摇头:“夏虫焉可语冰!”
  伸出一只手,一掌拍落,五行之气流转,青黄赤白黑五色显化,宛如一座大山横压而下。
  青龙一惊,催动手中乾坤清光戒,一道清光冲霄,迎向五行之气。
  但下一刻,五气流转,化作一方大磨,似虚似幻,转动之间,将清光磨灭,并镇压向青龙。
  青龙一声怒喝,周身清光撑开,欲要抵挡住五行大磨的镇压。
  但他却不知,张昊这一招乃是撬动天地法则,以方圆百里内的五行之力镇压磨灭对手,除非有着能打破天地的力量,否则绝对无法抗衡!
  青龙周身筋骨“咔咔”直响,七窍喷红,仿佛上方有一座无上神山压下,恐怖的力量甚至让虚空扭曲起来。
  最终,“轰”的一声,青龙五体投地,趴在地面上,如在朝见至高无上的神明。
  “龙兄!”鬼王一声惊叫,伏龙鼎中冲出无尽血光轰击向张昊。
  血光黏稠,宛如一片血云冲霄而起,血光中似有千百饿鬼邪魔游走,发出种种异声,诡异而可怕。
  张昊神色淡漠,面对血光,周身绽耀紫金光辉,神圣浩荡,宛如天帝临尘,一掌盖压向血光。
  “好强!”苏牧白神色一凛。
  “队长,这人不是此界中人吧!”李松皱眉道。
  “应该是一名穿越者!”苏牧白目光一闪道。
  “只是,这种威势,已经达到半神级别了,本来以为这次任务很简单,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大坑在等着我们!”苏牧白一叹。
  上空,张昊微微皱眉,伏龙鼎所蕴含的力量并不算强大,但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魔性,不但无法磨灭,更是顺着交锋来污染他的真元之力。
  只见不过片刻,他身周的紫金光辉中已经多了一丝血色。
  通过这种联系,一种种毁灭、杀戮、疯狂、混乱的信息灌入他的识海中。
  张昊的意志无比清醒,不为任何外物所动,虽然有了真实的力量为媒介,这股污染之力远比之前在本源空间仅仅只是“看”到所造就的侵蚀更加强大,但张昊也今非昔比,修成阳神,隐隐凝聚出一丝“昊天”位格,让他已是有了足够抗衡的手段。
  识海之中,阳神虚影结一个法印,至高无上,统御诸天,为诸有之主,为无极之尊!
  昊天印!
  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是开始也是终结,是创造也是毁灭,是诸有也是无极!
  昊昊广大,无尽苍茫!
  一点道光自虚无降下,瞬间化为了一片火海,在识海中熊熊燃烧着,焚尽一切邪祟、恶念与信息。
  张昊的识神亦经受着道火的洗礼,但不仅没有任何虚弱,反而愈发璀璨,如业火煅金身,识神气息变得无比的古老与深邃,灵性自我中透出如玉的光辉,清净不染,无瑕无垢!
  现实中,张昊的躯体亦被莫名而现的道火洗炼着,身体变得纯净无比,光华内蕴,冰肌玉骨,清光流转,没有任何后天污染。
  一番洗炼之后,张昊只觉通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似得到了强化,力量大为增长,肉身强度更是远远超出了他所应有的层次。
  张昊甚至有种感觉,此时他完全可以以意识来控制细胞的分裂和衍变,做到断肢重生、白骨生肉,不过这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进行一次,估计便要虚弱不短的时间。
  略一沉吟之后,张昊便把这些问题先抛在一边,眼神看向鬼王和伏龙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