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二十八章 天意难问,三大宗师

  “你把云林寺诸位大师怎么了?”听到此时,嫣若璃俏颜大震,急忙追问道。
  张昊以不带丝毫人类情绪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自然是,斩尽杀绝!”
  “云林寺抗拒执法,刺杀本座,图谋造反,条条皆是取死之道,本座禀承皇命,以天下为己任,自然容不得这种害群之马、武林败类!”
  嫣若璃咬牙道:“魔头,你会遭天谴的!”
  张昊洒然一笑,慢不经心道:“顺吾者昌,逆吾者亡,他日功成,吾便是此界之天!”
  藏天机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沉声道:“云林寺高手如云,底蕴深不可测,一向为武林正道之领袖群伦者,凭一个邪刀,绝不可能奈何得了偌大的云林寺?”
  “你们真的以为,我会闲的无聊,前来临州只为观景赏花,且不带任何高手在身边?”张昊似笑非笑道。
  “这是陷阱?”藏天机心中一沉。
  “是陷阱,不过却是愿者上钩,我知道太多的人都想我死,所以我就给了你们一个机会。”张昊的面上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在场的诸位真的是为武林正道、天下苍生才前来杀我,只怕未必吧?”
  “比如说,东离君,那位战天王原本姓什么,各位当真不知?”
  “还有你藏天机,只为当年苦恋停云小筑上代传人而不得,就打破了北天阁从不理会江湖争斗的规矩,应嫣若璃之请前来。”
  藏天机脸色苍白苦涩,道:“不错,都是我自作自受!”言罢像是突然衰老数十岁,不复潇洒出尘之姿。
  张昊道:“你们一心想要除去我这个万恶魁首、域外天魔,自然也就忽略了其他人的动向。云林寺高手如云,底蕴极深,先天巅峰的绝顶高手便不下一手之数,乃是武林中第一大势力。此等宗派,外披宗教之皮,内有强横武力,聚敛财富无数,其潜在势力之大,足以动摇一方根本,名为宗派,实为门阀,本座对其可是思之难安呐!”
  “所以你便一方面以身为饵,高调行事,只为吸引我等注意力,并造成身边力量空虚的表象,一方面又调动属下暗中潜行,突袭云林?”藏天机惨然道。
  “不错。”
  张昊笑道:“你们既然选择了与我为敌,就该作好一切失败乃至死亡的准备。挡在我面前的旧日残渣,必然将被我一一碾过,阻挡只是徒劳,反抗只是挣扎,一切都毫无意义!”
  “不管你如何蛊惑人心,我嫣若璃必然穷尽此生来杀你!”嫣若璃忽然一字一顿的发誓道,目光中充满痛恨和后悔。
  因为她的抉择,致使云林寺数百僧众丧生,这让她的心境紊乱,有一种入魔的征兆。
  张昊眉头一挑,轻笑道:“你没机会了!”一掌拍出,似缓实疾,掌势隐隐封死了嫣若璃所有变化腾挪的余地!
  眼见她便要重伤在这一掌之下,忽然之间,一道青色身影倏然出现在场间,缥缈如幻,宛如天外神龙。
  此人一掌迎上张昊,挡下他的掌力,同时一拉嫣若璃道:“走!”身影再度一幻,借力遁出场中,身法展开,瞬息之间已在百丈之外,轻功之佳,当世罕有其匹!
  “咫尺天涯、梦幻空花!”张昊并无去追,只是神色慎重的吐出了一个名字。
  这人虽然来去如风,一个照面也未打,但仅凭着这门奇异高绝的身法,便足以让张昊锁定他的身份。
  此方世界未来之“主角”,身怀道魔两门至高传承的一代大宗师,以现在的时间节点本该不会丝毫武功的云少陵。
  “看来,世界意志的反击在加快,不但给了这些身负世界气运之人我的模糊信息,更是加快了他们的成长步伐。”张昊暗自忖道。
  不过,他并未有太过担忧,云少陵虽然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但现在还对他造成不了危胁,他所真正警惕的,还是那天下三大宗师。
  “刀皇”傲无极!
  “无上法王”大日梵宗!
  “圣师”呼伦哲!
  这三人只怕都已成就阴神圆满的境界,触摸天地法理,招式近道,已非凡人可及!
  “不过,纵然是世界本源,无上天意,想要干涉一尊阴神宗师的本性也无可能,暂时应该还不会对上他们!”张昊目中闪烁异芒,心内盘算着一切。
  宗师高手,凝聚识神,自我认知化为了坚定的世界观,根本不会为任何外物外相所动,心念如刀,斩杀一切杂念;心神如镜,照见真我之性,非外来信息可以更改!
  思绪片刻,张昊把目光投向了剩下的四人,气势苍茫,笼罩了全场。
  “不用劳烦阁主动手,老夫束手就擒便是!”藏天机一脸颓然道。
  五行老人老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老朽受奸人蒙蔽,今幡然醒悟,还乞阁主见谅。如蒙不弃,老朽这副残躯,愿为阁主鞍前马后!”
  张昊一本正经道:“老前辈迷途知返,真乃可喜可贺之事,本阁统辖天下武林,正需要您这样的人才啊!阁中尚有四象护法之职虚位无人,正需要您这样的大德高贤,从今以后,老前辈就是我监兵阁的太阴护法了!”
  邪刀余百炼眼角抽搐,被这两人的节操搞得极为无语,刚才还在打生打死,现在就开始勾勾搭搭,让人情何以堪!
  五行老人不愧是老江湖,进入角色极快,瞬间就换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感激涕零道:“属下得蒙阁主赏识,粉身难报,自今以后,阁主就是我孙道乾的天,阁主所命,无有不从!”
  众人虽然早就听闻五行老人乃是一个老滑头,惯会见风使舵,人品极为一般,但也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堪,一瞬间就化身为了忠心狗腿子。
  张昊目光再度看向了神拳宗主,这位被武林中誉为“神拳无敌”的绝顶高手冷哼一声道:“要杀便杀,何必多言,吴某技不如人,死亦不冤。不过,尊驾多行不义,天下自有可制你之辈!”
  张昊淡然一笑道:“本座等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