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二十七章 百倍效率,邪刀之威

  场中陡然一寂。
  张旲和慧心分别保持着一拳翻砸而下,一拳向上支撑的姿势,久久不动。
  片刻之后,张昊收拳,负手而立,目中却现出一丝淡淡惋惜之色,旋即转为漠然。
  慧心依旧一动不动,身躯陷入地面,足有一尺之深。
  “大师!”嫣若璃惊叫出声,在她的感应中,慧心的呼收、心跳、血流、脉搏全部停止了运转。
  砰!
  下一刻,一声爆响之中,慧心的身躯炸成了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一拳对拼之下,慧心的血肉骨骼居然悉数被磅礴的力量震成了粉碎,当然,这也和他强行催发舍身诀,施展出了难以承受的力量有关。
  “何必呢!”张昊摇了摇头,他并非嗜杀之人,慧心此人也是一名真正的高僧。但既然出手,他就绝对不会留情,何况,慧心有意搏命,他便是想留情亦不可能。
  “魔头!”嫣若璃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悲愤,一声娇叱,身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刺向张昊。
  张昊剑眉一扬,单手握拳,一拳砸向剑身。
  砰!
  嫣若璃的身形被震飞,青丝凌乱,白裙飘飘,宛如落难的仙子,堪惹人怜!
  但她并无退意,深吸了一口气,心神在一瞬间晋入了剑道至境“水月镜天”,镜映天地,观遍大千,手中邀月剑陡然化作一轮冷月,清姿慑人,当空而照,剑光宛如月华流照,空明缥缈,美妙之极。
  丝丝缕缕的剑气无所不至,笼罩了张昊身周,让他好像披上了一层月华,这景象虽美,却杀机暗藏,每一缕剑气都蕴含毁灭性的力量,断木摧石,直如等闲!
  张昊认出这门剑法乃是停云小筑的根本绝学,水月天心剑法,由孟停云亲手所创,以我意为天心,映照天地,意之所至,即是剑气所至,极为神妙!
  面对如空里流霜的月华剑气,张旲不闪不避,并指如剑,一剑刺出。
  紫色的昊天剑气霸道之极,宛如一条紫龙腾空,煌煌伟岸,剑气浩荡,一剑将嫣若璃剑光所化的明月斩破,旋即斩向嫣若璃的娇躯。
  剑意高渺,如同天道运转,威势无匹!
  眼见嫣若璃陷入危机之中,藏天机大袖飘飘,一掌拍出,整片空间之内的所有气机都被其牵引,化为绝灭一切的杀机,攻向张昊。
  神拳宗主亦是一声大喝,一拳击出,浑身气血爆发,肌肉虬结,青筋暴起,拳势苍莽霸烈,正是一招“刑天断首”!
  慧心之死,令他们深为触动,知道此次乃是生死危机,不比寻常,顿时爆发出了远超平常的力量。
  紫微剑主目中闪耀神光,剑意冲天,一挥手中长剑,剑光点点,宛似星光明灭,一剑笼罩向张昊周身要穴。
  盘膝而坐,运转功法强压下自身伤势的东离君一跃而起,身后浮现金龙腾空之异象,拳势如同定鼎山河,一拳轰向张昊的头颅。
  张昊面色淡淡,面对重重攻势,他却是云淡风轻,手捏拳印,一式天地印盖下,宛似穹庐罩顶,四面八方皆在掌势的笼罩之下。
  轰!
  轰然巨响,宛如雷霆震怒,山崩地裂,一个个身影飞出,全无抗衡之力。
  “怎么可能?”嫣若璃目现惊惶之色,“你的真气怎么全无损耗?”
  交战多时,张昊的功力却似一点也没有消耗,这样一个肉身不坏、真气无尽、体力无穷的怪物,当真是人类可以战胜的么?
  张昊负手而立,淡淡笑道:“我也有些奇怪呢,你们的修行中似乎并无百窍聚灵这一层次,与天地的交汇,只凭借着一个或数个特殊窍穴,这样的效率,太慢了!”
  武入先天,打开天地之桥,生死玄关,即能以精神照见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波动,彼此交汇,成就先天真气。
  但这只是先天修行的第一步,第二步百窍聚灵乃是炼化周身穴窍,与天地交感,能够无时无刻不在炼化天地元气,真气无尽。
  而此世之人却并无百窍聚灵这一层次,踏足先天之后,与天地的交汇中转乃是由几个特殊窍穴来完成,依功法不同,或为天灵,或为涌泉,或为云门等等。
  这就导致他们的真气回返速度远远无法和张昊相比。
  同样的一片天地,张昊全身周天之数三百六十个大穴皆能转换天地元气,而他们却只有寥寥可数的穴位,效率上差了近百倍,如何能比?
  诸人面露绝望之色,东离君不发一言,身形忽然一动,向着东南方向逃窜而去。
  “走得了么?”张昊摇了摇头。
  轰!
  一道邪异、霸道,充满杀戮与毁灭之意的刀光忽然亮起,宛如雷轰电闪,照亮了整片夜空。
  哧!
  东离君身形忽然凝固不动,画面静止。
  下一瞬,他的额头至鼻尖再到下巴上忽然出现了一条血痕,旋即蔓延至身体。
  伴随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东离君的身体倏地从中间分成两半,血雾喷洒,映着城隍庙附近的万千灯光,凄艳哀绝!
  一个身形高大雄伟宛如魔神降世般的中年男子眼睛也不眨的自两半尸身中间穿梭而过,手中提着一柄冷月也似的四尺长刀。
  近前方可瞥见,他的头发一半黑、一半白,肤如水晶,俊伟无匹的面容上充满了漠然之意,似乎天地万物、世间众生,无一不可斩杀,甚至自己也包括在内。
  “邪刀”余百炼!
  这位一生仅一败,便是败于刀皇之手的绝代刀客,竟然突兀现于此地。
  他没有理会场中一位位武林正道支柱,只把目光投向了张昊,微微躬身。
  张昊对于他的到来却并不奇怪,淡淡道:“完成了?”
  余百炼道:“云林寺僧众一千四百五十七人,除慧心外,六百三十二人誓死不降,悉数击杀,余下八百二十四人投降之后,被废去武功,关入大牢。抄没寺产,得金二十余万两,银一百余万两,良田五万多倾,其他各种古籍字画若干。此后,云林寺大小铜身佛像及那座纯铜铸造的千佛塔,若是熔了,足够天下十年之用。”
  “人言不杀秃驴不富,果然是至理名言!”张昊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