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五章 魔尊之死,武道四境

  上官无名一点一点直起身躯,伴随着这个动作,一种霸道、无敌,充满毁灭气息的剑意陡然而生。
  天穹雷震,紫电横空,如同上苍震怒!
  但一道道天雷劈至上官无名身前三尺处便莫名消失无踪,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吞噬。
  上官无名掌中,清平剑闪耀着前所未有的锋芒,带着一种苍茫伟岸的气息,仿佛可以上斩九天仙神,下斩九幽群魔!
  他一步踏出,踩在虚空上面,脚下宛如有着无形的台阶,托着身体悬空而起。
  上官无名一步一步,登天而上,直至百步之后,他立于十丈高空之上,气势浩大苍茫,宛如神魔降世,俯视万物苍生!
  清平剑光芒暴涨,延伸出数丈长,剑芒吞吐,璀璨夺目。
  面对此时的上官无名,赤行天也不禁变色,他感受到了一种无匹无敌的剑意压迫着自己的心灵,天地之间充斥着一种毁灭的气息,如同末日降临!
  乌云如墨,狂风席卷,雷光闪耀,动魄惊心!
  当此危时,他狂喝一声,大御天法全力运转,御使天地日月鬼神,万化归元魔功夺天地之造化,攫取日月精华,无穷无尽的力量瞬间涌入身躯,经脉穴窍不断膨胀,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人身有限,当体内的力量充盈至极致时,赤行天亦不得不将之宣泄而出。
  一拳轰出,无形的势仿佛可以撼动天地,整片虚空都在剧震。
  这一拳如同天地之间的唯一,似缓实疾,寓快于慢,道尽了武学的变化与道理,超越时空的界限,瞬间出现在上官无名的胸膛前。
  轰隆!
  一道狂雷下劈,灼目的电光中,上官无名平平淡淡的一剑劈斩而下,口中轻轻吐出四个字。
  “斩!天!道!劫!”
  无穷力量如潮水般涌入三尺青锋之中,伴随下劈之势,所有的力量凝聚、收缩,化为一点,附在剑尖之上。
  虚空之中现出一道幽幽暗暗的剑痕,仿若吞噬万物的深渊,恐怖绝伦的力量似可毁灭天地万物。
  砰!
  拳剑相交,耀目的白芒自相触那一点爆发开来,令得所有人都无法睁开双眼,只能以敏锐的精神感知到,在白芒的中心处,有两股狂暴的能量洪流惊人的碰撞在了一起。
  轰!
  剧烈的爆炸产生了,整片天地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中,爆炸的中心地带,空间如镜面一般破碎,现出一个幽暗深沉,仿若可以吞噬一切的“洞”!
  一切存在之物,光芒乃至声音,都被这个“洞”所吞噬。
  下一瞬,视线恢复,骇人地景象展现在众人眼前,以上官无名和赤行天交战之处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四十余丈、深达两丈的巨坑,存在于这片区域内的一切物质,民房建筑,均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天钧,慕无极,清凝,凌断沧,以及薛未寒和赵浮沉,每个人都在恐怖的爆炸冲击之下重伤,但此刻,他们却无暇理会自身的伤势,心中同时涌现出一个不敢置信的名词!
  破碎虚空!
  千年之后,武道极致,破碎虚空,再现人间!
  在巨坑的中心,赤行天半跪于地,俊伟无匹的面容上充斥着震撼、感动、惊骇等神情,继而,热泪涌出,在这一刻,他的心中摒弃了一切有关于民族、国家的意念,有的只是对于生命升华的向往和追求,“破碎虚空,古人诚不我欺,这便是武道极致么?”
  “真的,真的不甘心啊!”
  一句话缓缓吐出,带着遗憾的表情,赤行天整个人“蓬”的一声炸开,化为了一团血雾。
  天地反噬,形神俱灭!
  在赤行天的正前方,上官无名脸上亦是若喜若悲,神色莫名,气势前所未有的委顿,仿若风中残烛!
  “师父!”云天钧压下伤势,连忙上前叫道。
  “放心,我死不了。”上官无名怅然道,眼神恍惚如烟云,最终又化为深渊幽潭一般寂静无波。
  张昊负手行来,心中亦是震撼莫名,上官无名和赤行天倾力一战,各自施展出连自身也未能掌控的招数,合力之下,竟然打破空间,造就了破碎虚空的场景,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由此,他不禁生起对这个世界的警惕,这是一个真实无虚的世界,千古以来,又诞生了多少惊才绝艳之辈?
  不论“大御天法”抑或“斩天道劫”,便是放到昆墟世界,亦称得上惊艳!
  破碎空间,在昆墟世界也只有修为臻至阳神巅峰的大宗师全力施为方能办到,元神真人才可随心所欲。
  而昆墟世界,武道何等繁盛,同一境界,底蕴战力根本非其他世界强者所可比拟。
  昆墟世界,对于武道基础的研究,气血,经脉,真气量,都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每一个层次都是最大限度的挖掘出人身潜力!
  除了精神意志,需要自行磨炼、自我升华,其他的都达到了完美的层次。
  正因如此,他才对那赤烈尊和卓云风产生了一丝钦佩。此方世界,论对于修行基础的研究,自是远远无法媲美昆墟世界。可以说,同样的基础境界,昆墟武者可以一个打十个这方世界的武者。差距是全方面的,从肉身强度到真气凝练度,经脉坚韧,真气量,再到功法、招式,都没有可比性。
  但“大御天法”和“斩天道劫”却偏偏突破了极限,达到了昆墟武者都难以企及的程度。
  这便是踏出了自己的道!
  张昊如今的修为已然臻至先天,以他所修的功法和体质,便是和此界先天巅峰的高手都能一战,但面对昆墟界强者,想要越阶而战,便非那么容易了!
  所以,他想要完成自己的目标,破除飞仙宗的压力,进入上虞学院,也须立下自己的道。
  法,势,意,道!
  这便是昆墟世界武技的四重境界。
  不过,立道之难,并不下于证就元神,事实上,亦只有立道之后,方能以己道为核心,聚敛天地法则,形成自身道域雏形。
  张昊建监兵阁与日月卫,威凌天下江湖,一是为扰乱世界轨迹,完成任务;二也是为了收集此方世界无数聪明才智之士创造出的功法作为自己成长的资粮,所以才有监兵阁收藏天下武学典籍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