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七十一章 这座江湖不快意

  这座江湖不痛快!
  这是当得知自己来到了何等世界的张昊涌现的第一个念头。
  《雪中悍刀行》!
  前世被誉为“写尽风流”的网文奇书,仙气、侠气、义气、豪气、书生气,凡与意气相关者,皆是被写得淋漓尽致。
  天下,江湖,庙堂,美人,权谋,书生,傲骨,将军,沙场,宗师,一切的一切,都是巅峰。
  但这也是一个不够痛快的故事,十世等红衣,终于宜下江南,却是此生兵解,换得红衣黄鹤入天门;将军迟暮,庭中枇杷亭亭如盖矣;少年义气,折剑身残离江湖;一声剑来,百年江湖青衫寂……
  有太多太多值得惋惜的人和故事!
  张昊前生很喜欢这个故事,但他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到这个世界。
  不过既然来了,那便要这天下,尽知他张昊之名!
  东海有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武帝城!
  有个白发老匹夫坐镇城中六十载,无敌天下一甲子,却不屑做那天下第一,笑尽江湖!
  这一日,城门外来了名白衣潇洒的少年人,手提酒壶,坐下一头鼻青脸肿的吊睛白额猛虎,吓煞常人,却在那似醉非醉的少年人手下乖巧的像一只猫儿。
  白衣少年径自走入了城头的观海楼,点了一壶此时颇为生僻的北凉绿蚁酒,慢慢喝着。
  旁人喝酒是越喝越显醺然,但他却是越喝越显清明。
  直至酒意上涌,直至城头潮起。
  少年沿着城中主城道上,歪歪斜斜的向内城城头行去,中央有一阁楼,高耸入云,有人睥睨江湖一甲子,独坐楼巅观沧海。
  武帝城中多是犯了事的江湖人,避祸来此,不论高低,总有几分本领,见惯的是高手与宗师,个个眼力精着呢,一看这少年,便知是前来挑战王老怪的江湖侠少。可惜六十年来,不知多少人沿着这条路去登楼挑战,而王老怪至今仍是屹立不倒。
  这年轻人岁数不大,能有几分本领,想是为了博一个成名的江湖后辈,多半下一刻便会给守楼
  武奴打断双腿扔出来。
  年纪长些的城中居民已经猜到了后续!
  少年也不理会身旁看热闹的城中百姓,只是看了一眼那插满兵器的城墙,便昂然入城登楼。
  楼中武奴共十二人,剑士四名,刀客三名,枪法宗师一名,拳术宗师两名,琴师一人,棋士一位,尽数击败方能登顶见王仙芝。
  少年入楼所见,便是四名剑意逼人的昔年顶尖高手,当然,现在他们是谁则根本无人在意,只是武帝城中一群武奴罢了!
  “老四,打断腿,扔出去!”一名年纪最大的枯瘦剑士睁开眼缓缓道。
  年纪看上去最轻的一名中年剑士霍然起身,一把抓向少年,根本没把这乳臭未干的小儿放在眼里。
  少年轻轻叹息,一脚踏下,整座城楼都似乎震了震,一股宛如烈日熔岩的气血,猛烈升腾而起。
  中年剑士脸色大变,迅速拔向腰间长剑,可惜已经晚了,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宛如擎天托岳,反掌砸下。
  中年剑士长剑尚未递出,便给这一掌拍在头顶,七窍流血,气息断绝。
  “你!”
  其余三人脸色大变,唰唰涮,拔剑在手,合成了一个阵势,只是缺了一人,显得并不圆满。
  他们虽然只是二品小宗师的境界,但凭着剑阵,便是对上身负金刚体魄的武夫也可一战,但失了一人后,就再比不得从前了。
  张昊静等他们剑势相合,彼此剑意大增,才猛然跨出一步,一拳轰向三人气机中最强的一点。
  轰!
  三人身形齐齐摔开,口吐鲜血。
  外面看热闹的人群惊骇的发现,一名守楼的武奴身躯飞出,而那怎么看都不及弱冠的少年则向着二楼登去。
  二楼乃是三名刀客,不似剑士那般大意,还未等张昊进入,便严阵以待,刀光凛冽!
  张昊缓步而行,气息浑然一体,身躯浮现淡淡金芒,宛如金身。
  “一品金刚境!”一名刀客惊疑道。
  但随即,三人便摒除了杂念,气势累积叠加,三道刀光几乎不分前后的斩向张昊。
  张昊屈指一弹,分别迎向三刀。
  铮铮铮!
  三柄虽非神兵,却也为利器的长刀一同折断,三名刀客身躯如遭雷殛,齐齐暴退,肤现焦黑之色。
  这是张家的家传绝学惊雷指,张昊虽未精研,却也已然足够对付这三名未入一品的刀客。
  楼外居民,面面相觑,天下何时又多了这样一位少年高手?
  三楼守关者是一名枪法宗师,手执红缨枪,气息冰冷而坚锐,气息锁定了这名在他看来危险之极的年轻人。
  张昊亦是目光微动,面对一名真正的一品宗师,就算是他,也要拿出一点真本事!
  嗤!
  枪本战阵之兵,使来气势惊人,宛如龙盘云海,虎出深林,但此人一枪,虽是快至惊人,却是阴柔若近乎无声,已经到了化刚为柔的至境。
  张昊目现赞色,但手上却是毫不留情,指尖对枪尖,生生将百炼钢枪枪身迫的弯曲如弓。
  那名枪法宗师雄浑体魄、惊人真气一同爆发,却是再无法前进一步,脸色憋至胀红。
  张昊真元一收,此人陡感力道消失,枪势不及收,一枪将一面墙毁去,冲出了楼外。
  随后,他以拳对拳,两拳击败四楼守关者两名拳法宗师;静闻琴师一曲罢,丝丝缕缕专破金刚体魄的游丝劲气无法近得他身前三尺,真元化剑,一剑斩断七弦。
  最后,面对的则是一名年老棋士,身负指玄秘术,气动伤人,但张昊精气神意浑然一体,根本无有破绽可寻,棋士连出三十七子,却无一子能伤他一分,最后只得俯身认输。
  连过六关,不过三十息的时间,便是武评中十人,后几人也未必有这等本事。
  这少年是谁?
  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疑问。
  张昊终于见到了王仙芝,他身形魁伟,满头白发,屹立在城头之上,俯视东海苍茫,却有一种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无上气概!
  王仙芝并无咄咄逼人的样子,只是淡然道:“二十六息登楼,确实不错,不过你来早了,十年后再来吧。”
  张昊洒然一笑:“十年之后,那就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