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十九章 破碎虚空

  张昊负手立于一座山峰之巅,精神意志感知着数百丈外的大战。
  虽然这方世界已经被他改变了太多,但“刀皇”傲无极和“圣师”呼伦哲的这场宿命之战还是如期开局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会是双双突破证得元神还是会同归于尽?
  武道成就阳神,洞彻天地法理,一招一式都能引动天地大力,威力无穷,所以张昊也只遥遥而感,不愿踏入他们的战场。
  因着天地同化,他如今已可初步激发出雷殛刀的不完全力量,面对阳神高手,也可自保无虞,但这场战斗,对于张昊也有极大的参考意义,他自然不愿轻易破坏。
  阴神阳神结合,凝聚元神,是生命超凡的起始,是武道修行中最为重要的一道关卡,非同一般!
  阴神即识神,乃后天之我,因各种信息浊染形成的自我认知。
  阳神即元神,此元神是指人之精、气、神三宝中的元神,是人的灵魂本源,先天的一点灵光。
  在昆墟世界的修行理论中认为,人类的元神是高维的投影,这一点可以通过平行时空来论证。
  根据平行时空理论,每一个生命从出生到死亡,因着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环境都会导致时间线上自我的分裂,形成不同时空的他我,这种分裂是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所以每一个生命都存在着无穷无尽的他我。
  这些他我因为种种原因,意识、认知都各不相同,每一个都是唯一的,不存在两个相同的他我。
  但为何他们会被归属为一个存在,那便是因为在一切的源头上,存在着一个高维的、先天的“我”。
  这个高维的我是一切平行时空之“我”的起源,是先天的灵光,所有他我的元神,都是祂在低维的一个投影。
  所以每一个人都时常会有一些因惑,明明不认识的人,莫名觉得脸熟;明明没有到过的地方,莫名觉得熟悉;认知中死了很久的人,突然被发现还好好的活着!
  这不是意识出现了混乱,人类是无法知道所不曾接触的信息的,会有这种现象发生,是因为这是其他平行时空的“我”所曾知道的信息,因为高维同源体的原因,投射到了你的认知中。
  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根本无法触及到自己存在的本质。开启阳神就等于打开了这扇封禁的门,获得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高维干涉之力,或者称之为元神之力。
  也只有高维的力量,才能够洞悉世界的本质,法则的运转,同时通过认知撬动这些法则,发挥出远超出人类肉身的力量,即神通!
  修行的本质,其实就是以后天浊染先天,将后天形成的“自我”覆盖先天“本我”,最终循着联系,统一同化一切平行时空中的他我,成就高维!
  修成元神,便是初步的以后天之我形成的识神和先天之我的投影阳神相结合,达到初步链接高维的过程。
  这其中的变化,玄妙无比!
  呼伦哲和傲无极随着激战,面上各自现出明悟之光,呼伦哲一声长笑:“原来如此!”
  傲无极亦是一声大笑:“不外如此!”
  轰!
  呼伦哲狂笑声中,一拳轰出,周身金芒闪耀,忽明忽暗,天穹之上,漫天阴云闪电似被这一拳吸纳殆尽,露出了蔚蓝的天穹。
  傲无极亦是一刀斩出,灏灏苍茫的刀芒割裂了虚空,幽幽暗暗,让天地失去了色彩!
  拳劲和刀芒碰撞在了一起,神光冲霄,仿佛一轮大日爆发,光芒足以令人双脓目盲,毁灭性的力量充斥天地虚空之间!
  极致的光,后是极致的暗,在两股力量碰撞的核心处,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幽幽暗暗,呑噬一切。
  “黑洞”随即便以令人无法反应的速度扩展着,直至达到方圆数十丈的大小,在这过程,半截雪峰莫名消失,海量的物质湮灭在“黑洞”之下。
  但这股可怕的力量却没有伤到傲无极和呼伦哲半点,他们的眉心祖窍之中皆是大放光明,紫府开辟,神宫演化,一尊虚虚缈缈的“神”出现在了神宫中央。
  体内浑身窍穴皆与眉心袓窍相呼应,一个个窍穴仿佛是一片虚空,又像是一重重混沌,其内蕴神,主宰肉身运转,元神端坐眉心祖窍中,犹如天帝坐镇九重霄上,统摄无量诸神,玄妙之极。
  这一刻,他们都明白了元神之后的修行道路,于“神”便是以元神感悟天地法则,熔炼己道,形成元神法相,法相便是将无形的法则凝炼成有形的外相;于体则是修炼窍穴,使其通神,肉身强横,力量无穷;于气则是真元进一步凝练,沟通法则,做到真正的生生不息!
  两人相视一笑。
  呼伦哲遥遥看了一眼北域方向,不带半分犹豫的踏入“黑洞”的中心,身形倏地消失不见。
  傲无极则看向了远处山峦之上的一袭红衣,目中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温柔之色。
  红衣女子,正是劫,傲劫。
  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目光与傲无极遥遥相对,眼眸中有着一丝泪花,颤声道:“你要走了吗?”
  傲无极点了点头。
  傲劫疯狂地朝这边冲了过来,声嘶力竭的喊道:“凭什么,我还没有找你报仇呢?”
  “傻孩子!”
  傲无极的身影如梦幻空花般倏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横跨了近百丈的距离,这非世间任何轻功可以达至。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发丝,道:“你和你娘,真的很像!”
  傲劫终于再忍不住,扑到了他的怀里,“爹!”
  鼻涕眼泪流了满脸,再无那种红衣倾世的风华!
  傲无极轻轻帮她擦着眼泪,柔声道:“乖,不哭,我的劫儿长大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傲劫哽咽道:“我不,娘离开了,你也要走,就剩我一个人了!”
  傲无极刮了刮她的鼻子,轻声道:“傻孩子!”
  目光倏然看向张昊,一缕神念传至:“帮我好好照顾她。”
  张昊点了点头。
  傲无极粲然一笑,身形飘然踏入“黑洞”中心,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