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九十九章 无极之上,回归

  轰!
  一道光芒镇压古今,贯穿过去未来,无敌天上地下。
  诸天混沌,亿万大界,无尽时空,仿佛尽在这一印覆盖之内。
  掌握天道,至高无上!
  瞬息之间,无论是主神的光辉,还是系统的力量,又或者元屠剑的烙印记忆,种种恐怖无边的大道伟力尽皆坍塌葬灭,化为了虚无。
  而那座修罗之门,位处于四股力量交战的中心,终于无法承受,“轰隆”一声,门体崩裂。
  在修罗之门崩开的刹那,若有若无之间,似有一只冰冷、淡漠的眸子从至高无极上垂下了一丝目光。
  无尽混沌空间似都无法承受这道目光,瞬间崩开一道道裂纹。
  一道道异象显化在这片空间中,有星海归墟,有大界凋零,有万灵葬灭,有诸天沉沦,有血海横空,有岁月湮灭……
  种种恐怖无边的异象闪现间,似要将这片混沌界域一同抹去。
  张昊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惊惧,面对这样的力量,就算是他如今身合天人二道,力量极尽升华,堪比一尊十星不朽存在,也是弱如蝼蚁一般。
  他能够感觉到那道目光中透出的淡漠无情与冰冷之漠,犹如一头云霄中的巨龙俯视地上尘埃中的蝼蚁,尤其是这只蝼蚁还不自量力的挑衅了祂的意志。
  识海混沌深处,昊天塔忽然绽放无上光辉,无尽伟岸的道韵镇压诸天,隐隐约约间,似有九重天界显化,超然于万界之上,横亘于混沌无极!
  面对那道无法想象的目光,一道璀璨无尽的紫金光辉悍然迎上,混沌被无尽光雨淹没,一切异象再不可见。
  难以想象的至高之地,一座无上帝宫中,忽有神圣光辉爆发,压向了一片似血海又似代表了一切杀戮、毁灭、混乱、污染、堕落、邪秽之源的庞然阴影中。
  那片阴影之中,一道灵光显化为九头每头千眼,九百九十手臂、八足的恐怖魔神形家。
  而此时,衪其中一只头颅上的某只眼睛赫然被那座无上帝宫中轰出的无上光辉生生打瞎。
  一声咆哮响起,“昊天!”
  诸天万界都随着这一个声音动荡起来,仿佛将要崩灭。
  无上帝宫中传来一声冷哼,一尊至大至伟的虚影显化而出,冕旒章服,如天似道!
  这尊帝影出现的刹那,整片无极至高中,除了一座划分三境、高悬于无极之上的无上天境外,其他在这片至高维度显化的一尊尊存在皆是震动莫名。
  有莲花微晃,一尊古佛虚影显化;有菩提树摇,树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的佛陀面色愈加慈悲;有一座神圣帝宫中,八尊皇者睁开了眼;有一只悠然游荡于无极中的大鲲倏然化作大鹏,且作逍遥游;有一只蝴蝶翩翩振翅……
  更为遥远处,一座吞噬一切的大门,吞吐混沌,缔造诸天;一尊眉心中蕴藏着一座无量之国度的伟岸神人,在衪身后,还有一座大墓悬浮着;三座似一体同源的铜棺,有人坐在棺上,有人躺在棺中,还有一座无主……
  光明伟岸的至高水晶之天;
  盲目痴愚的混沌肉团;
  吞噬一切的无尽深渊;
  某个规模庞大到不可想象的实验室中忙着做实验的少年;
  某个少女身汉子心的变身大佬;
  某个身侧飘着一面镜子的黑袍少年;
  某座被无数人殴打过的殿堂;
  某个自诩诚实可靠的太虚之主……
  所有用伟大、伟岸、无上等词汇都只能勉强描述的存在,都看向了这座帝宫中显化出的这尊帝影,流露表现出不同的情绪。
  “昊天!”
  ……
  发生在这片至高无极之地的事情,张昊自然是丝毫不知,他只看到昊天塔绽放光辉之后,那道眼光便即消失,四处再无异象。
  远处,无穷数据流和信息重组,化为了一道似乎依照某种规则运转的程序。
  “阁下,你也太不讲究了,连队友也坑?”系统抱怨的声音响起,只是,在祂声音中,怎么都感觉有一种弱弱的味道,像是底气不足,又或者无比忌惮。
  张昊面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恢复了正常,说道:“机会难得,还请见谅!”
  “算了,请将应得的报酬给我。”系统表示了理解。
  张昊默默的分离出了部分世界源力,现出肉痛的神色。
  源力是一方世界的的信息能量法则聚合,就像一个世界的生命力,无比珍贵。
  系统收取了源力之后,也不多说,从自身携带的空间中将自家那位酱油宿主拉了出来,然后化作一道光芒裹挟着其离开。
  张昊看了看身后的诛仙世界,意念一动,回到其中。
  在天道人道合一升华的过程中,诛仙世界也扩张了数倍,现在看起来更加广阔了,若非如此,方才抽取源力就会让整个世界元气大伤。
  回到大乾帝国,张昊召集群臣,安排了一些事情后,便宣布自己要闭关,将所有人打发走了。
  身处凌霄殿中,他端坐龙椅之上,闭上双目,心神瞬间脱离了与天道法则相合的人道气运法网。
  此时的他,既非天帝,也非人皇,气息恢复了正常的阳神阶修为,看上去无比弱小。
  不过他并未有失落之态,只求外在,不修自身,终究是一场空。
  力量权柄不过身外之物,此身亦不过四大假合,无所谓有或无,只有自我与真我,才是一个生命的终极追求。
  下一刻,他将一道神念斩出,寄托在法网之上,化为自身形态。
  于是凌霄殿中,忽然有了两个张昊的存在,只是一个一头白发、气息弱小;另一个却是昊昊苍茫,如天帝降尘,只是眼眸中没有半点人类的感情和认知,只有纯粹的道性。
  这算不上分身或化身,只是张昊以自身意念合人道法网天道本源创造出的一个虚影,代他坐镇此界,不致因为他的离开而使此界生乱。
  这个虚影只有纯粹的神性,甚至算不上一个生命。
  解决了这个麻烦之后,张昊吁了口气,意念一动,操纵着昊天塔第一层的功能,向着昆墟世界而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