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五十六章 挥师北上,文明同化

  得到了张昊的回复后,景明帝先是一愣,沉默了许久,随后自龙椅上站了起来,肃然道:“这应该是国师对朕和众卿的考验,蛮人虽强,但我大离如今兵强马壮,未必便逊于他。朕决定,亲自统率四大军团中的朱雀军团和白虎军团,赶赴风雪关,与蛮人决一死战,众卿意下如何?”
  热血、好战、年轻的兵部诸官员将领齐齐走出道:“臣等愿附皇上骥尾!”
  景明帝点了点头,望向工部尚书道:“工部监造的新式军械完成的如何了?”
  这名老实木讷,更像一名工匠的官员欠身道:“回禀陛下,有了国师提供的新式炼钢法,我们的钢铁产量和质量都翻了一番。如今造好的连弩共三万具,每具十发,箭箭都可百步穿杨,是应对骑兵的利器;燧发枪十万支,弹丸愈千万,已发下青龙军团交由士兵熟习,不过威力上还不及连弩,但器工局的匠人提出了改进思路,只是尚未来得及应用到实际的技术中;刀剑枪矛各若干支,品质不下于百锻兵器,已经装备到四大军团中了。”
  “嗯!”景明帝点了点头。
  主管钱粮的户部尚书不待景明帝垂询,便走出禀报道:“陛下,由于新式仙种的推广,户部钱粮丰足,各仓库都储满了粮食,只是调运尚需时间。”
  景明帝道:“卿速去办理!”
  户部尚书告退之后,风风火火的前去差遣人手,调集粮草!
  三日后,大军赶赴,粮草堆积如山,景明帝又以国难征调民夫十余万人,负责运送粮草。
  于天都城正门承天门前简单誓师之后,大军浩浩荡荡开赴风雪关!
  张昊也随之而行,虽然这一战他不会插手,但是为免意外,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白虎军团十万人,统帅由赵浮沉的兄长赵山河担任,他是一个沉默坚毅的青年,于风雪关屡立战功,年纪轻轻就已经积功升至参将,统兵有道,是个统帅型的人才。
  朱雀军团得此名,则因为他们配备的多为新式火器,燧发枪,震天雷,神火箭等等。
  风雪关,三十丈高的城墙之上,赵浮沉手握长刀,脸色沉重,数天不眠不休,以他先天境大高手的体力也消耗极大,城墙上的其他士卒,更是摇摇欲坠,纯凭着一股意志在支撑。
  蛮人数日来进攻几乎未有间断,这片巍峨古老的城墙,仿佛化为了一座绞肉机,吞噬着双方的生命!
  蛮人虽然天生体质强横,战斗力惊人,但作为攻城的一方,本就比较吃亏,数日以来,死伤者足有五万多人。
  但这并未让他们胆寒,反而更加激发了他们骨子里潜藏着的那份凶性,给风雪关守军带来了极大的伤亡。
  战死者的数量,已经上升到了三万多人。
  风雪关虽然号称有十万守,但老弱之卒便占据了近乎一半,真正的精锐只有四五万人。可以说,目前的风雪关,可战之兵已经不足三万,而且人人都是疲惫不堪。但蛮军的主力天狼军却尚未动手,形势危如累卵!
  城墙下方,忽有一个身影飞鸟般纵起,身形掩藏在夜色里,模糊不清。
  城墙上守军就要射出箭支,赵浮沉忙阻止道:“是自己人!”
  黑影一翻,跃上城头,身形清瘦,面目俊美,正是薛未寒。
  “情况如何?”赵浮沉问道。
  薛未寒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尚且不明!”
  “我刚进蛮军大营,就被发现了,风雨雷电四位一同出手,我差点没能回来!”
  赵浮沉皱眉不已:“据说修为达到宗师之境,可以千里锁魂,精神察敌,这应该是圣师所为。”
  薛未寒道:“我猜也是,若不是他不屑亲自对我出手,恐怕我已经成了阶下囚了!”
  “探查敌情就算了吧,目前我们需要的是援兵,就算知道了蛮人有何图谋,又能怎样!”赵浮沉吁了口气道。
  “呜!”号角声响,蛮人攻城!
  一个个蛮人没有攻城云梯,就徒手攀上上了两侧的山峰,从山峰上攻入城关。
  赵、薛二人,一人持刀,一人把剑,相视一笑,扑向来敌。
  又一场战斗打响了,这样的攻势已经发起了数十次,一次次的浴血奋战,让所有守城士兵都几乎麻木了。
  他们只是奋力的的砍杀向敌人!
  蛮军大帐之中,蛮皇赤必烈与圣师呼伦哲正在对奕。
  赤必烈身形雄伟高大,面容硬朗,偶然开合的双眸中神光电闪,显得内功深不可测。
  蛮皇世代修习《御天策》,能够统御天生桀骜不驯的蛮人,本身便是蛮族有数高手,这代蛮皇赤必烈,更是被誉为蛮天武圣之后,赤家最为杰出之辈。
  呼伦哲一子投下,赤必烈大龙被屠,顿时笑了起来:“老师的棋艺还是那么的出神入化!”
  呼伦哲淡淡道:“世事不过一局棋,你太过于执着胜败得失了!”
  赤必烈洒然一笑道:“不是谁都能像老师那般超脱的,必烈得为整个蛮族考虑。”
  “包括让其他部族的战士去送死吗?”
  赤必烈目中神光一闪,道:“我一直在等着老师质问我这一点,想不到老师还是问出口了!”
  身形昂然而起,负手道:“我蛮人乃是天生的战士,远非弱小的中土人可比,但却一直只能龟缩在寒冷可怕的北域,直至先祖一统北域所有部族,才得南下牧马!其后虽然王庭建立,但各部族实质上还是各为其政,算不得一个统一的国家,力量分散于十指,又怎能比得上握紧的拳头?南人能够和我们对抗,不就是因为他们有大一统的皇朝,皇帝掌握了所有的权力?”
  “我赤必烈虽不才,但也向往先祖的功绩,马踏中土,将这花花江山尽化作我们蛮人的牧场!”
  “老师,这就是我的想法!”
  呼伦哲缓缓道:“你想要真正统一各部族,效仿南人建立大一统的王庭,甚至打下中土之后,建立皇朝,一统天下?”
  “不错。”赤必烈颔首道。
  “老师可愿助我?”
  呼伦哲摇了摇头:“我不会助你,但也不会阻你。你想走的这条路,未必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走,你有没有想过,当你一统中土,该如何对待南人?”
  “夺其衣冠,灭其历史,贬其下等,如何?”
  “那样你所统治的不过是一群猪狗愚民,这样的国家,若无外敌则还能维持,若遇外敌必会崩塌。而那时,我们蛮人久与其居,只怕早已被同化,失去了锋利的爪牙和精神,就连退回北域都没有可能,只会消亡在历史中。”
  “那一视同仁,皆为吾之子民?”赤必烈道。
  “那样首先不服你的便是蛮人,你的统治根基都会动摇!”
  呼伦哲叹息了一声道:“南人创造了璀璨的文明,人类,天然是向往文明的,所以南荒狄夷小国皆奉南人为天朝上国,学习他们的语言、知识和文化,以考取南人的科举功名为万世之荣。相对而言,我们蛮人虽然强大,却没有自己的文明,进入中土,必然是会被同化之局,这才是最可悲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