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七十六章 小塔功能,始于青云

  张昊的身形再度出现在小塔第一层的虚空之上,神色恬淡的看着脚下的无尽混沌虚空和世界海,若有所思。
  一次近乎试验性的穿越,他已经有些明白了小塔这一层的功能。
  小塔不像其它的秘宝一样拥有自己的“灵”,一切的效用都要靠张昊自己来挖掘。
  通过这次意外穿越,他才摸索清楚了如何使用这刚开放的第一层虚空界。
  这一层的虚空本质高于一切时空维度,所以从上可以俯瞰诸天万界、亿兆时空,甚至可以随意降临其他世界。
  这样的本质有些类似于传说中的大罗伟力,但又稍有不及,准确来说,就像是有人生生将本该低于混沌海本质的此方虚空生生抬高了半个维度,令其超然在混沌海诸天万界之上。
  这样的伟力实在是令人不可想象,要知道这并非是让一个人进行穿越诸天那么简单,那是任何一尊大罗都可以办到的,而是把这一方虚空世界,永恒的悬挂在了诸天万界之上!
  任何一个生灵,只要能够进入这方虚空天地,就能够居高临下的感悟到大罗的道韵。
  站在这里,能夠观测到无穷穷世界的诞生与消亡,无量量级的信息变更与传播,一瞬的时间,也许就是某个宇宙从大爆炸再到毁灭的亿万载时光。
  时间,空间,大道,永恒,在这里,都是毫无意义的存在。
  简单来说,这里无限的贴近大道的终极,无极,在此修行,会更易的证得大罗道果。
  因为大罗超脱诸有,而此处亦是凌驾诸有之上,二者无比的相近。
  张昊在这一刻想起了道门世界观的大罗天,大罗天便是总揽一切的天,位于无尽高远处,是无极大道的外显,大罗天又有无上三天之说,皆为证果极地,这个果,便是大罗道果。
  因为太上无极大道降化三清天尊,祂们分别代表了太上的不同侧面,见得元始,见得灵宝,见得道德,便是见道,见得无极。
  道门仙人,无论修行何种大道,只要登临大罗天,就自证大罗!
  可以说,大罗天便是三位天尊将无极大道由不可理解的形而上,降维为可以触摸感悟的大罗天,能够登临大罗天,自然登临无极,证得大罗。
  这是一条证道大罗的终南捷径,是其他苦逼修士做梦都想不到的道门福利。
  大罗何其难证,存在即是诸有,想要超脱诸有之上,本身就已经违背了逻辑道理。任何可知、可见、可以理解的道,都是诸有的一部分,都是形而下的存在,哪怕你三千大道集于一身,力量足以覆灭全能宇宙,依然是诸有的体现。
  所以道门言无,佛门言空,只有放弃一切外在的体现,才能够追寻无极的本质。
  力量不重要,境界不重要,甚至存在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一切存的起源,是无中生有的大道演化,是烙印于一切生灵本性灵光中的无极道性,于道门概念而言,就是道穷见元始;于佛门概念而言,就是得见如来:于某教而言,便是,太初有神,神与道同!
  不论什么样的词汇和描述,这个境界,便是大罗。
  大罗者,证得无极道性,为先天之神,故称大罗神仙,又或原始之神、神上之神!
  大罗的本质已经归于无极,所以显化于形而下的诸世界,便是最古老者、天道、根源、上帝,第一因,一切种种神圣的称呼都可以加诸在衪们身上。
  道门视大罗天为至高,并以大罗天仙为最高果位的仙人,便是因此。
  而现在,小塔内部的这一层天,竟然有着与大罗天相似的本质,如何能令张昊不惊?
  隐约猜出小塔来历的他,更是为那位的大手笔而骇然。
  那一位,难道是想要仿照道门三清,开辟无极,演绎出和大罗天相近的至高之地么?
  张昊有些不敢想。
  不过,小塔这一层的功能,却是可以好好用一用,先前那方世界,因为某种源于至高大道的变故,不得不离开,这一次,他却是要好好选择一个对自己成长比较有利的世界。
  “那么,就是你了!”张昊目光幽幽,凭借着对于这一重天的些微操纵,锁定了一方瑰丽玄奇的世界。
  意念一动,和之前的不受控制不同,这一次,他的身躯被一道至神至圣的紫金光辉包裹着,投向了无尽世界之海。
  ……
  青云山脉巍峨高耸,虎踞中原,山阴处有大河“洪川”,山阳乃重镇“河阳城”,扼天下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其山势连绵百里,峰峦起伏,最高有七峰,巍然云海之中,平日里只能见到白云环绕山腰,不识山顶真容。
  浩荡山脉,丛林密布,飞瀑奇岩,珍禽异兽,在所多有,景色幽险奇峻,天下闻名。
  只是更为有名的,却是在这山上立宗的修真门派——“青云门”。
  青云山脚下西北方,有个小村落叫草庙村,住着四五十户人家,多以打柴为生,因村子东头的破旧草庙而得名。
  但近来,这座废弃已久,没什么香火的草庙中却住进了一位白衣先生,他模样清俊超拔,就仿佛传说中的九天仙人,令这座小村百姓敬畏不已!
  这位白衣先生到得此地,便住了下来,为感谢村中百姓的照拂,便主动开始教导村里的孩子读书写字。
  这一日,天气放晴,草庙之外书声琅琅,调皮捣蛋的孩子都认认真真的朗诵着先生所教的诗文,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一群孩子中,尤以一名十二三岁、面目清秀的小孩,和一名相貌平凡小了两岁的小孩最为认真。
  他们正是未来的草庙遗孤之一林惊羽和这个世界的主角张小凡。
  林惊羽天资聪颖,读书认字几乎过目成诵,张小凡虽然没有他的天赋,但却是一群小孩中最为坚毅刻苦的,所以在这一群孩子中,就数他们两个人学得最好。
  这位白衣先生自然就是初临此界的张昊,他在降临此界之后,就来到了这座一切故事起始的小村。
  教完今日课业,并布置下作业之后,一群孩子便散散落落的准备回家吃饭,但张小凡和林惊羽两个人却都呆在了原处,并未离开。
  张小凡奇怪的看了一眼林惊羽,然后率先上前道:“先生,我爹娘请你到我家里吃饭,我娘今天还特意杀了一只鸡!”
  林惊羽听得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道:“还是去我家吧,我爹我娘也想好好感谢先生呢!”
  张昊笑了笑道:“不必了,你们都先回去,先生今日有些事情,改日再登门拜访。”
  张小凡有些沮丧道:“好吧,那先生你可一定要来。”
  “嗯,回去吧,不要让爹娘操心。”
  两个小孩一并往家里走去,只听林惊羽埋怨道:“小凡,都怪你,要是你不说,只有我一个请,先生说不定就上我家里去了!”
  张小凡不服气道:“那为什么不是你不说?”
  说了两句,两个孩子便追逐打闹了起来,笑声阳光,充满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