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二十章 真正的魔

  嫣若璃目光清冷而坚定,缓缓施了一礼,道:“阁主既然执意要魔化人间,那么吾等也只好除魔卫道了。今日就此别过,来日再见,各论生死!”
  长袖一挥,缥缈如云,身形飘起,瞬间无踪。
  停云小筑的流风回雪身法,果然是翩若惊鸿,飘然若神!
  张昊随意靠在摇椅上,脸上浮现淡淡笑容。
  光影一幻,宓妃的身形出现,她稚嫩的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主人,你是何时接触赤色思潮的?”
  昆墟世界,包容多元文明,赤色主义亦有流传,只是接受者不多,而且也比较温和。但宓妃的数据库中,可是有着种种记载,某些赤色信仰者在进入其他世界后,革鼎世界,赤旗寰宇,以人道文明演变赤色光辉,横扫宇宙,赤化天地,最终超脱而去,独立于昆墟之外!
  张昊目光恍惚如烟云,悠悠道:“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我差点都忘了,自己其实是某个伟大事业的接班人来着!”
  “这不可能啊,自从主人出生我就和你绑定在了一起,你学习过什么,修行过什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宓妃喃喃道。
  张昊摇了摇头道:“好了,不要多想,有些事情,我也无法解释。”
  张昊很清楚,自己身上的某些特异之处,比如修炼的并非张家的神宵九灭刀法,因前世记忆而表现出来的与常人的不同,都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所扭曲,使得自己平平安安的成长到了现在。
  否则,无论是轮回转世还是穿越偷渡都乃大虞禁忌,就自己这种情况,早就该被帝国轮回司和时空管理局下辖的反穿局请去喝茶了!
  根据天网上的各种小道消息,每年都不知道有多少偷渡穿越客和非法转世者被捕,无论是以神秘恐怖著称的轮回司,还是由天网直辖的时空管理部门,进去了,这一生大概就不用指望出来了!
  这其中甚至有亿兆世界中的天仙大能和神道真神,只可惜,在大虞官方的无敌铁拳下,任你是仙道世界的合道道主还是神灵世界中的原力古神,都只有跪下打出GG的结果。
  大虞中科院中,那些疯狂科学家,每年总能多出几种特殊实验品!
  能够任意篡改自己接触范围内的一切信息异常,甚至扭曲欺瞒天网的探测意志,除了把自己弄到这个世界来的小塔,张昊也想不到别的存在。
  因此,张昊也更能感觉出小塔的非凡,要知道天网的本质等同于一方无限多元宇宙的天道加人道阿赖耶加世界本源盖亚意志的结合体,在衪所覆盖的范围内全知全能,近乎终极,堪比一尊十三星的伟大存在!
  星级是无尽无量无极混沌虚空中对于一切生命体的层次划分,一至三星为凡俗生命,对应武道中的筑基至先天;四至六星为超凡生命,对应武道中的化神至元神法相;七至九星为神魔级生命,对应武道修行中的人仙至天仙;十星为混沌生命,对应武道修行中的不朽境界,有些仙道世界也称之为金仙;十一星为高维生命体,又称永恒生命,仙道称之为太乙,神道称之为帝君或原初古神,自身等于一座多元宇宙无尽时间线从开始到终结的一切概率总和,伟力无穷,真我唯一,观时空如画卷;十二星,绝对概念级生命体,超脱一切时空维度,真实与虚幻,存在与设定,无中生有,颠倒始终,仙道称大罗,神道称大帝或原始神、神上神;十三星,全能级生命,大道涵盖一切有无,无始无终,自有永有,为一切之果,一切之因,仙道称作混元,尊为天尊,神道则为上帝或至高神;十四星,超脱级生命,道成无极,虚无自然,难名之神,不可知,不可见,不可论,一切存留于世间可被观测的都只是一个侧面,仙道称之混元无极,尊之曰太上!
  小塔能够欺瞒天网意志,扭曲天网观测,至少也是与其同级的存在,而天网乃是由大虞人皇这位传说中证就十三星混元的无上强者倾力打造,小塔的来历定然不会小于天网!
  可惜,小塔除了传了一门功法过来,掩盖了自身异常,就再无表现出其他神异的一面了!
  张昊心中暗叹,又执起书卷,看了起来。
  ……
  一间密室之中,嫣若璃平静的将张昊的所有话语道出。
  “此人果然是天魔降世,波旬转生,扰乱世界而来!”一名穿着月白僧衣、充满悲天悯人气质的青年和尚合掌叹息道。
  他的目光中有着与形容不符的沧桑和智慧,禅心自在,了无痕迹,腰间悬挂着一柄半朽的木剑,仿佛孩童的玩具。但在场中决无人敢于小觑这柄“玩具”,因为他是云林寺第一高手,数百年来唯一修成“大自在慧剑”的长老慧心。
  真武宫掌教慕无极忧虑道:“以此人所掌握的权柄还有种种超出常人的异能,若为祸世间,其后果当真是难以想象!”
  东离世家家主东离君冷冷道:“欲除此魔,当以雷霆手段,发万钧一击,擒贼擒王,不给其纠集党羽的机会!”
  “如此,却非正道所为!”北天阁主藏天机犹豫道。
  “除魔卫道,何须讲什么江湖规矩!”另一人强硬道。
  “不错,此人挟朝廷之势,强索我等各宗派至高典籍,又谋划着断我等存在之基,是可忍,孰不可忍?”
  “云天钧那边尚未答复吗?”
  “人家一代大侠,顾惜清誉,自然不愿意做这种近于造反的事,又何必强求呢!”某人酸言酸语道。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那人得力下属均不在侧,只有一人巡游江湖,那一队白虎战卫只要不给其组成阵势的机会,也不足畏。此等良机,若是错过,只怕再难觅得!”
  “他号称真仙降世,纵是一人,只怕也不易对付吧?”一人迟疑道。
  东离君道:“在座诸位,都是当今武林一派宗匠,吾等合力,便是宗师亦可击杀,又何惧他一个小小的神棍?”
  “更何况,”东离君眼中闪过一抹智慧之光,“我早已派人搜集了他自从现世之后的所有情报,通过种种端倪,可以断定,此人来历虽然奇诡,但决非仙神一流。此人唯一出手的一次,便是一掌镇压了炽阳,这等战力确实了得,非我等能及。但是,此人在击杀赤行天一役中,却一直不曾出手,若他真有表现出的那么强大,那么还有什么能比击杀一尊武道宗师更能立威的?”
  “所以,此人的实力,未必及得上宗师!”
  不得不说,能身居高位者没有一个是蠢货,东离君的推测基本属实。但他所无法预计的是,张昊的成长速度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过去的张昊或许忌惮宗师,但修为更进一步的他,已经无惧任何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