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四十章 揽月峰上

  大日梵宗静如渊海的心湖微泛波澜,他可以确定此女确实陷入了他的精神秘法中,但自己却并不能如往常一般窥见她的记忆和心灵,就好似有一股力量,生生抹去了这一切。
  “天机变化,人道纷争,异人出世,这方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大日梵宗目光中有着一种难明的意味。
  “吾昔日望气观运,大离气数已尽,中土当有百年之乱,此为蛮族兴盛之机,我教亦可乘机入主中原。但自那位降世,一切天机都已模糊,大离气数由群虎噬龙之局一转潜龙于渊,随即飞龙在天,人道昌盛,竟呈以人侵天之象,人道气运化赤红之火,革鼎天道,真乃千古未有之奇变啊!”
  思绪悠悠,大日梵宗一双眸子透出淡淡的好奇之意,面对这种奇变,他却只感到有趣,一颗佛心八风不动,万物难扰。
  沈妃儿脸色一变再变,来到这名僧人面前,她终于从那种诡异状态中脱身而出,恢复了正常的心智,深吸一口气,脸现恭顺笑意,裣袵一礼道:“见过无上法王。”
  大日梵宗清澈至不染一丝俗尘的双眼微微勾出一丝笑意道:“汝之所求,吾已尽知,不过,汝等未免太看低吾了,纵然天剑重生于世,武帝重返人间,吾也只会单独领教高明,并为之欢喜不尽!”
  天剑便是问天阁的创派祖师卓云风,被誉为武帝之后中原武林最超卓的一代宗师,剑法冠绝古今。
  沈妃儿眉头微皱,任她有千言万语,能说会辩,但在这种涉及武者本心与自傲的问题上,也难把对方说服。
  得知大日梵宗和张昊两人之间的约战后,轮回者便定下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乘两人两败俱伤后,再行出手,一举除掉二人;一个却是先联手大日梵宗,杀掉张昊,因为从主神发布的任务情况来看,后者显然要比前者危险的多!
  最终,他们实行了两步计划,一方面出手试探张昊的真实实力,一方面来联络大日梵宗!
  只是,沈妃儿没想到的是,自己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大日梵宗断然拒绝。
  “法王不怕就此往生,大雪山一脉传承断绝?”沈妃儿黛眉微挑道。
  “大胆!”
  大日梵宗身后,青丝如雪的雪女俏颜现出怒容,清叱喝道。
  大日梵宗摆了摆手,一众拔刀出鞘的番人停伫不前,他俊伟无匹的脸容古井不波,悠悠道:“生死不过一场大梦,故而佛门言空,道门说无,本质上都是教人参透虚幻,回返本真。小姑娘,你的修为不弱,所修魔功千变万化,极尽诡奇,有望更进一步。但若不能参透诸相非相的道理,则难以把握真实自我,终生止于此境。”
  沈妃儿心中一凛,施礼道:“晚辈受教了!”
  轮回者一身武力多半速成而来,对于道心层面的参悟乃是较弱的一环,所以由三星进阶四星超凡的破境任务才号称轮回死关,百人中难有一人突破。
  沈妃儿身躯一直道:“既然法王不愿联手,小女子便先行告退了!”
  “去吧。”大日梵宗闭上了双眼,气息变得清净自然,似存在又非存在,满是涅槃超脱之意。
  面对张昊这样的对手,纵然强如大日梵宗,也是不敢稍有轻忽
  精神意识的千百次碰撞,让他深深明白对方的可怕,大日梵宗尚是第一次遇到能在精神的领域中和自己一较高下的人物。
  刀皇、圣师虽强,就算自己全力施展精神大法也未必能撼动他们强横的武道意志,但论对精神的驾御,他们却是远不及自己!
  这是大雪山一脉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法王对于秘藏大法的精研和理解,于这一世,共同累积在自己身上。
  ……
  五月十五,月圆之夜。
  这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但又蕴含了不平凡的意义。
  千年之年,武帝便是于这一日,斩灭红尘种种一切,踏破虚空,飞升而去。
  揽月峰,高约千丈,孤秀群峰,山势雄奇壮丽,林木苍翠欲滴,半山腰处有武帝祠,香火鼎盛。
  山道之前,早有重兵把守,无人可以闯入。
  张昊负手屹立峰巅,仰望似触手可及的明月,心中涌现出种种思绪,仿佛不能自控。
  一样的月亮,却是不一样的时空!
  此时的他才能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孤寂,亿兆时空,无穷世界,何处为吾乡?
  前尘旧忆,铭刻心间,过去种种,皆是我,皆为我!
  大日梵宗雄伟如山的身躯突然出现在了另一片区域,就仿佛他一直伫立在那里,万古不移。
  他的双眼中闪过天真好奇的光芒,“你在想什么?”音声悦耳,仿佛高山冷泉。
  虽然第一次见面,但他们却像是认识了许多年,没有任何的不熟悉感。
  交锋从现身那一刻便已开始,两个人的精神彼此碰撞着,气机交感牵连,万物不萦于心。
  “往者不可谏。”
  转身间,张昊的双眼变得漠然苍茫,如道渊深,不可测度。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施展出了精神秘法。
  大日梵宗的双眼清透见底,似能映照大千万物,红尘万相,一切种种因缘和合,但在最深处,却现出一圈一圈的漩涡,如同六道轮回,能吞噬一切心神。
  秘藏转轮大法,可以无上精神秘术,开启宿世轮回之忆,玄妙之极。
  轰!
  倏然之间,四周变得幽幽暗暗,仿若漩涡,仿若轮回。
  下一刻,张昊眼前一亮,出现在了一座窗明几净的宽敞教室中,他正捧着三好学生的奖状,耳聆着老师的夸奖与赞美,下方是一众同学羡慕的眼神,前生的父母满怀笑意的看着他,仿佛在为他而骄傲!
  台上的老师,面目却突转为大日梵宗的形貌,转首看向他,四目交接,环境顿变,张昊出现在一座宽阔的礼堂中,歌声悠扬,鲜花铺地,是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长大之后的张昊牵着一名绝美的少女,平凡的脸上满是幸福,伴随着众人的祝福,走向父母高堂。
  “啧啧,张昊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娶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羡慕嫉妒恨的语气,是前生损友。
  恍恍惚惚中,夫妻礼成,永结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