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八十三章 苍松之死

  青云七峰巍然屹立,通天峰位居中央,其余六峰就仿佛六个忠心侍卫,拱立四周。
  张昊与普智各施所能,飞行在半空中,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通天峰上一座大广场前。
  此处白玉为栏,云气飘渺,广场中央有着九个大铜鼎,正是青云门弟子每逢大事之时聚集之所。
  张昊与普智并未掩藏行迹,立时被通天峰巡逻弟子发现。
  “什么人?”
  张昊一声长笑道:“散修张昊与天音寺普智神僧有要事求见青云门掌教道玄真人,烦请通报!”
  他这一番话语,不缓不急,字字如凝风中,声闻数十里,顿时震动了整座通天峰。
  “有请!”一个温和厚重的声音道。
  不一会儿,在通天峰弟子的带领下,张昊与普智来到通天峰岭青云观玉清殿。
  殿中一名墨绿道袍、鹤骨仙风的中年道人负手而立,目光温润明亮,正是青云门掌门道玄。
  道玄目光一闪,锋锐如电,掠过黑袍裹身的苍松道人时浮现一丝奇怪,随即看向了普智道:“大师去而又返,不知有何要事?”
  普智宣了一声佛号,叹息一声,便将黑袍人之事一一道来。
  最后道:“兹事体大,我等不敢擅作主张,故而上山来求见真人。”
  初听到这黑袍人蓄意要伤普智之时,道玄仅是皱了皱眉头,普智若是在青云山下遭劫,难免会令青云门和天音寺两派产生不睦。但当听到黑袍人施展出“神剑御雷真诀”时,霍然色变,厉声道:“此言当真?”
  普智合什道:“阿弥陀佛,老衲愿以性命担保。”
  道玄一步步走到苍松面前,一把揭下了那件黑袍,露出了苍松枯瘦而充满怨毒的面孔。
  道玄不由一呆:“苍松师弟,竟然是你!”
  苍松道人一声狂笑道:“不错,就是我!”
  “为什么?”道玄痛心疾首道。
  苍松道人恢复了平和的面容,道:“为什么?百年之前,玉清殿上,道玄,你总不会已经忘了吧?”
  看着道玄色变的脸孔,苍松道人一声冷笑:“我苍松身受万师兄大恩,粉身碎骨亦难报万一,当年我救不得万师兄性命,今日便要为他报仇。道玄,你阴谋陷害万师兄,夺了本应属于他的掌门之位,难道竟以为我会真的对你俯首帖耳吗?”
  道玄面沉如水,忽然冷笑道:“想不到当年之事,竟令你如此记挂,可你心中恨我倒也罢了,为何却要修炼邪魔法器?”
  苍松淡漠道:“你与万师兄当年并列青云双骄,我虽日夜苦修,但终不及你。为了替万师兄报仇,纵然身入地狱又何妨,区区邪魔法器又算得了什么?实话告诉你,我不但修炼了邪派法器,更和魔教有联系,只待机会到来,便能一举将你这小人推翻!哈哈哈!”说到最后,他又狂笑起来。
  “你真是疯了!”道玄目中闪过一丝冷意。
  张昊忽然笑吟吟道:“如果万剑一没死呢?”
  苍松道人笑声戛然而止,一双充满疯狂之意的眸子死死盯着他:“你说什么?”
  张昊面露怜悯之色:“我说万剑一根本没死,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个笑话。”
  道玄骤然转首,看着他惊疑不定。
  苍松道人则看向了道玄,发现他神情的异样,则浑身一震。
  他嗓音沙哑,表情似喜似悲:“道玄,他说的……是真的?”
  道玄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张昊道:“阁下怎么知道本门秘事?”
  他这句话未回答而胜于回答,苍松道人表情奇异,若喜若悲,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迷茫。
  道玄叹息了一声。
  片刻后,几人来到了后山祖师祠堂。
  苍松道人紧紧盯着那个枯瘦萧索的老者,实不敢相信他就是当年风华绝代的万师兄!
  万剑一看到几人一同到来,又看到神色哀伤盯着他的苍松,心中一震,看向道玄道:“你?”
  道玄漠然道:“苍松一直认为是我害了你,所以想为你报仇,为此,他犯下了大错,是这两位道友发现了他的罪行。”
  万剑一吃惊的看向苍松道人,“苍松师弟!”
  苍松道人面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万师兄!”他的语声颤抖着,似不敢相信。
  万剑一点了点头,忽然护在苍松身前,毅然道:“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之错,苍松师弟犯了什么罪孽,由我一人承担便是。”
  “你承担不起的。”张昊摇了摇头。
  道玄深叹道:“不错。苍松他祭炼了毒血幡这等邪物,就算我有心恕他,天下正道,青云门规,也不能容!”
  万剑一脸色骤然苍白起来。
  “三百余条人命,这等罪孽,谁也背负不起!”张昊悠悠道。
  “呵呵!”
  苍松道人忽然低低笑出声来,“我的罪,自有我自己来负担。”
  他静静看向万剑一,一脸平静:“万师兄,你是天下第一的大英雄、大豪杰,不能因为我,而坏了你的名声。”
  万剑一脸色忽然一变,惊叫道:“不要!”
  苍松道人脸上陡然闪过一抹赤红之色,旋即口角流出鲜血。
  万剑一上前一把抱住了他,一搭脉门,“自绝心脉,你为什么这么傻?”
  苍松道人脸上浮现柔和的微笑,语声低低道:“万师兄,我好想回到当年蛮荒之行的时候,那时候,你还是天下无双的青云门万剑一,我们一起除魔卫道,保护青云,真好啊!”
  “啊”字音犹未落,他的头便垂了下去,再无半点声息。
  万剑一目光悲痛之极,眼神一一扫过道玄、张昊、普智。
  普智叹息了一声,“阿弥陀佛!”口中轻诵经文,似在为苍松超度。
  万剑一抱起了苍松,身形忽然佝偻了起来,缓缓走向祖师祠堂深处。
  张昊神色平静,苍松为了不使万剑一为难,居然当场自绝,这稍微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说实在话,苍松本人其实颇有能力,当年作为万剑一的忠实小弟,在道玄上位后,居然也大受重用,他任首座的龙首峰,也隐然是青云七脉中势力最庞大的一座,青云门二号人物可说当之无愧!
  但一念之差,铸成大错,却是再也不能回头了!
  青云门因苍松之死会产生什么动乱,张昊自然懒得去管,便和普智一同向道玄辞别下山。
  到了山下,他对普智道:“大师打算往哪里去?”
  普智道:“阿弥陀佛,老衲打算回返天音寺,苦修佛法,以抹去因那噬血珠而产生的戾气。”
  张昊道:“大师想好如何处置那噬血珠没有?”
  普智眉头一皱道:“此物实在难以处置,若是不当,落入邪魔手中,定会引来灾祸。”
  张昊道:“大师如果信得过我,不妨将它交给我处置。”
  普智略一沉吟道:“阿弥陀佛,施主修为高深,一身神圣浩然之气更是堪称邪魔克星,由施主处置,那再好不过了!”
  说着便从手腕上一串翡翠念珠中取下了一颗深紫色、暗淡无光的珠子,在其中心,有一个淡淡的金色“*”字符号闪现佛光。
  “此物被老衲用大梵般若封印,已不能伤人,但其内在凶性实在可怕,老衲每日都要用佛法苦苦抗衡其凶煞戾气,施主还需小心!”
  普智补充说道,然后将这珠子递给了张昊。
  张昊道:“大师尽管放心,我不会让它出什么岔子的!”
  普智微微颔首,当即施展开飞腾之法,向着远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