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八章 武道神形,剑气之威

  张昊一行浩浩荡荡,车马如云,耀武扬威,所过之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令得沿途武林宗派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慎,惹得这位如今威名可止小儿夜哭的大魔头监兵阁主找上门来,灭门亡派,届时悔之晚矣!
  张昊自然也不会对这些武林门派客气,自古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说好听点是门派,说难听点就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谁家屁股底下扒拉不出几件龌龊事?
  为了充实自己的武道底蕴,张昊毫不客气的带着大批打手一家一家的上门讨要镇派绝学,如天星派的《周天星辰剑诀》,神拳宗的《山海神拳》,五行派的《五行掌》,东离世家的《山河社稷书》,北天阁的《藏龙经》,相思明月楼的《一寸相思刀》和《明月潮生剑》等等。
  这些绝学都是各门各派的镇宗绝学、不传之秘,每一种都有其独到之处,经历代名家精炼修益,更是堪称完美不破,对于张昊博采众家之长、熔万法于一炉,立道创法,有着极大的裨益。
  若非此等小世界,张昊想要搜集这么多武学典籍供己参研,那是难上加难,昆墟界武道基础虽然广传天下,但高深的功法、武技却还是秘不示人的。
  不过这些功法虽奇,但和皇天无极大道真法相比却又算不了什么了,张昊的道路始终是以这门无上神功为根基,熔炼出自己的道!
  只是,创法何其之难,尤其是他现在修行还浅,纵然借助宓妃的计算之力,也不过勉勉强强创出了一个框架。
  在这过程中,他的修为也由先天初期的先天胎息步入先天中期百窍聚灵的地步。
  在武道修行中,后天巅峰之境的打通人身十二正经和奇脉八脉等若是在人体内搭建出能量内循环,可以源源不绝的炼精化气,随着年月而功力日益加深,但人身精气有限,年老衰败之后,功力不增反减。
  只有踏入先天胎息之境,神融天地,勾通外界大天地,以天地为母体,以己身为胎儿,方可无止境的炼天地之元气,化为己身修为,超凡脱俗,不断进化己身。
  先天胎息之境,重在一个“悟”字,又称生死玄关、天地之桥,踏破这一关后,百窍聚灵不过是顺水推舟,水磨功夫。
  因为百窍聚灵即是打开玄关一窍之后通达周身百窍,所谓“玄窍开时窍窍开”,周身每一个穴位乃至毛孔都可吞噬天地灵气,化为已身所用。
  武者到达这一地步,便算是完成了天人能量内外循环,又称之为大周天!
  修行至此,天人交感,真气化生,近于无穷无尽,所以先天高手只要不被逼至真气回复远不及耗损的境地,便是大战三天三夜,也不会耗尽真气!
  不过,接下来的炼气成罡,凝气化形,就非那么容易突破的了。
  炼气成罡,乃是将真气升华,化为无坚不摧的罡气,罡气可刚可柔,刚可洞金穿石,柔若流水春风,化为护身真罡,更是可挡任何利器神兵。
  凝气化形,则更进一步,乃是意与气合,领悟出独有的武道真意,与真气结合,化为武道神形。
  这一重修行最为重要的便是“神”的锤炼,乃是武者精神干涉物质的起始。
  武道修行,不外乎精气神三者,精为物质,气为能量,神为法则,意与气合,即是精神通过真气这道桥梁,干涉显化于物质界,即为“神形”!
  武道神形有形而无质,其形依各人武道感悟而成,或为大日星辰,或为虚空星河,或为山河万象!
  张昊此时的精神修为距离凝聚“识神”也不过仅一步之遥,自然早已领悟出自身的武道真意,但他的真气修为却尚浅,未有达到那种欲刚则刚、欲柔则柔,随心所欲,如臂使指的层次,所以根本无法承载真意,显化神形。
  “不过”,张昊嘴角微露笑意,努力修行却也不是毫无所获,他的指尖突然出现了一缕紫色剑气,明丽夺目,吞吐之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锋芒与尊贵。
  心念一动,剑气射出,无声无息间洞穿了马车厢壁,直达十丈外一株古木。
  “轰隆”一声,数人合抱的古木从腰部截断,倒落,创口平滑无毛刺,如利刃所斫。
  “什么人?”车外白虎战卫首领一声沉喝,拔刀在手。
  “唰!”一队九十八人齐声拔刀,刀光片片如雪,凌厉杀气足以令任何人胆寒。
  “无妨,是本座在试演功夫。”张昊淡淡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
  闻声,战卫首领目中流露出无限崇敬之色,吩咐四周道:“凝神戒备,不可使人惊扰到阁主。”
  众战卫凛然受命,催动胯下马匹,将张昊乘坐的马车团团围在中央,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形。
  张昊也为方才一击而动容,要知道刚才不过是随手一击,远远未曾全力施为,但爆发出来的威力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这便是真正的剑气之威么?”张昊眸光闪动,气息愈发显得深不可测。
  武功达到后天大圆满,便可以内力外放,隔空伤人,运之兵器,亦有剑气、刀气之说,但这种剑气、刀气却远远算不上真正的剑气、刀罡。一是真气的质量不够,二是真正的剑气必然也是意与气合,蕴含着本人独有的剑意。
  没有剑意相附的剑气和蕴含剑意的剑气相比就仿佛原始人手中的石器和千锤百炼的绝世神兵,完全是天壤之别,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张昊的修为虽然没达到炼气成罡的境界,但他所修的皇天无极真气论质本就远胜于普通先天真气,所以提前修成常人梦寐以求的剑气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张昊由皇天无极大道真法体悟而得的武道真意浩大无极,如道苍茫,虽只是一种雏形,却有着一种统御诸天、镇压万道的无上道韵,被他命名为昊天真意,运之剑气,即是昊天剑气!
  修成昊天剑气,足可使张昊轻易抗衡凝气化形的高手,便是面对阴神宗师,也拥有一战之力。
  “崇山,距离临州城还有多远距离?”
  张昊在马车中问道。
  “崇山”正是这队白虎战卫的首领,出身军伍,乃沙场悍卒,不过早年在一场战事中受伤,右手已废,得张昊治好,所以对他奉若神明!
  崇山恭敬道:“回禀阁主,尚有百余里,黄昏之前,应该可以赶到。”
  张昊道:“嗯,加快行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