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七十四章 一人破城

  太安城,山河千里,城阙九重,巍峨壮丽,为此世之巅。
  这一日,有个白衣少年远远而至,大袖飘摇,不类世间人。
  早已得到消息的太安城头兵甲肃立,如临大敌。
  少年看了一眼这座巍巍皇城,将手提壶中酒缓缓倾倒在天地间,似在祭奠着什么!
  一名魁梧老者立于城头,斜背一把远较寻常长剑更长的大剑,缓缓道:“少年人,你不要自误,现在退回,还来得及。”
  太安城的看门人,天象高手柳蒿师!
  “一杯敬天地,一杯祭过往!此方世界,便容我最后嚣狂一次!”张昊喃喃自语。
  旋即睁目冷笑:“你算个什么东西!”
  伸手一扯,九天云气滚滚下垂,化作一柄百丈云剑,一剑劈斩向前。
  柳蒿师脸色一变,大剑出鞘,轰隆一声,宛如千军万马相随,数十丈长的剑芒迎向云剑。
  轰!
  一声让整座太安城都微微颤抖了一下的巨响宛如天际落雷,震动百里!
  柳蒿师的身形便如一颗流星般疾撞向太安城墙,但百丈云剑却也轰然一声崩碎,化作绵绵云霞,缭绕在在那少年身周,映衬得他仿若天上仙人。
  “就这点本事?”少年讥笑道。
  柳蒿师的身躯砸在城墙之上,留下一个人形大印记,灰头土脸,狼狈之极。
  他的身躯陡然电射而出,一声怒吼,天际阴云滚滚,一座雷池闪耀电芒,凭空而现。
  雷池之中,一颗颗紫雷翻滚,都是借天地,借龙气,借气运形成的秘宝,是柳蒿师为了应对曹长卿再入宫门的压箱底手段。
  张昊负手而立,面对着浩荡天雷竟是自负到看也不看一眼,对着柳蒿师道:“这就是你的雷池?也不怎么样嘛!”
  “让你见识见识何谓雷霆天威!”
  张昊手中真元涌出,化作一柄紫金之刀,形状与雷殛刀一般无二,只是没有那雷纹交织而成的奇异眼瞳。
  他的气息陡然一变,苍莽,古老,霸道,犹如执掌万雷的君王,眼瞳中紫色雷光生灭,一座座雷霆之界诞生又消亡。
  柳蒿师心中浮现出难言的恐惧,犹如凡人在面对上苍之怒。
  张昊抬手,长刀竖起,难以言喻的气势和威严笼罩天地之间,在他身后,倏然浮现出一道朦朦胧胧的虚影,法天象地,周身遍布雷痕,脚踏在万界时空之上,面目模糊,冕旈章服,犹如一尊古老的帝王。
  旋即,一刀斩落,这尊雷霆的君王眉心之中裂开一道缝隙,从中迸发出一道漆黑色的灭世雷光,轰击向柳蒿师。
  这便是神宵九灭刀法的最后一式,雷帝降世!
  以刀法勾连天地法理,形成雷帝神形,演绎雷霆生灭之道,威力无匹!
  一刀劈下,漆黑雷光随之而落,柳蒿师的雷池在这道足以毁灭天地的漆黑雷光下,便如幻影般瞬间湮灭,漆黑雷光撕裂虚空,但显现的却不是那三教中人梦寐以求的煌煌天门,而是彻底的毁灭之力!
  柳蒿师恐惧无比,想要逃离,但身躯却仿佛封存在琥珀中的蚊蝇,根本无法动弹。
  轰!
  漆黑雷光与刀芒相合,撕裂天穹,撕裂大地,远隔数十丈,一刀斩在太安城足有十丈高的城墙上。
  轰隆!
  刀光撕裂一切阻挡,烟尘弥漫,整座城墙连带着城门,被这一刀分成了两半,地面上一条百余丈的鸿沟深达数丈。
  地面上,柳蒿师连一丝痕迹也没能剩下。
  张昊足踏虚空,步步而行,视那满城兵戈如无物,直踏在太安城之上,当真是肆意张狂之极!
  而他的目标,正是那座阴气、龙气交缠盘踞的巍巍皇宫。
  精神感应之中,皇宫之上那头盘踞在云海之上的五爪真龙咆哮龙吟,似是愤怒已极。
  可惜,张昊的武道只修自身,以我意驾御天道,根本不在乎什么气运反噬。
  否则换了是此界高手,若是作出这般大胆有悖天道之事,定然会气数大损。
  太安城中百姓何曾见过这样张狂到令人无语的一幕,强如曹官子,三入皇宫如过廊,也未曾像这样,门不为我开,我自来开门!
  只是这开门的声势未免太大了些!
  张昊漫步而行,对于这座城中升腾起的几股庞大气息视而不见,反倒看向了天空云海,嘴角带着一丝嘲意道:“咋地,有种下来打我呀!”
  天空之中光明大盛,雷霆隐隐,有天女散花,有飞天妙舞,无数根金黄鱼线垂钓而下,缠绕向那不敬天地的少年,似要将其绞杀。
  张昊一声长啸,陡然拨身而起,一刀劈向云海神圣。
  “滾!”
  紫电雷光爆发中,一切异象再无点痕。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而他却是一声高喝,天人皆惧!
  天道震怒,酝酿许久的一道雷柱轰然砸下。
  与如同一座高山大岳般的雷柱相比起来,张昊的身形显得十分微小,但他的气势却如可撑破青天。
  身后再度浮现出苍莽、古老、霸道、威严的雷帝神形,祂如万雷的主宰,一切雷霆大道的君王,仅仅只是感受着这股没有任何力量和法则的气息,天罚雷柱便在降落的瞬间显现出了臣服姿态,愈变愈小,由山岳化作了一丝游走不定的雷光,环绕着雷帝神形,似在向祂膜拜颂赞!
  “怎么可能?”
  太安城中传来几声疑惑之问,没有人比他们更为明白天罚之威的可怕,等看到张昊如此轻易便化去天道劫罚,顿时不能置信!
  张昊的脚步自然不会因为他们的惊疑而停,眼看他便要一脚踏在皇宫之巅,呼地一声,一个一身蟒袍,面目阴柔的白发老人出现在空中,臂上缠红丝,犹如赤蛇,游走不定。
  几缕红丝如游蛇般出现在张昊身周,飘摇游走之间宛如活物。
  最擅指玄杀天象,“人猫”韩生宣!
  他五爪锐利如钩,一把抓向张昊,看似要将他剥皮卸甲,实则气机流转,红绳暗生,剥离向他与天地相连的气息。
  可惜,张昊并非是借力天地身不由主的天象!
  他面容淡漠,身躯之中气血真元陡然爆发,与神意相合,一团紫金光辉中,他便如主宰诸天的君王,天地元气尽皆臣服,探手一掌轰出,韩生宣的身形顿时倒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