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七章 凝聚识神,少陵觉醒

  张昊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弧度,云梦小小乃至魔门的想法哪里能瞒得过他,前世今生,多年阅历,可不是活到了狗的身上!
  云梦小小的天女妙相功法虽奇,但也不过上窥精神层次,而他所修的玄穹高皇上帝统御圣法专门克制一切外道,讲究精神意念至清至正,如玉无瑕,哪怕域外天魔亦难撼动!
  云梦小小不知天高地厚,在他面前动用魔染他化的精神奇功,不啻自寻死路!
  也就是张昊现下还不想和魔门翻脸,否则只需催动精神秘法,便足以让云梦小小自食恶果,反噬其身,心智被夺,成为任张昊予取予夺的奴仆!
  不过,张昊虽然没动手,玄穹高皇上帝统御圣法本身却不是吃素的,识海中所观想出的那一尊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神祇法相稍微一动,就令云梦小小如春风化雨的精神异力轰然破碎。
  云梦小小识海中掀起滔天波浪,只觉修为境界摇摇欲坠,神思混乱,眼神迷离的看向张昊,仿佛甘为他作任何事!
  一咬舌尖,陡然清醒过来,脸色煞白退后道:“阁主,属下练功出了问题,想先退下修整。”
  张昊似笑非笑道:“去吧!”
  云梦小小仓皇而去。
  精神交锋便是如此奇妙而充满了危险,张昊没有道破云梦小小的用意,其实是有意利用她来磨砺自己的心神,以求更进一步,凝聚识神。
  识神代表的是此世我之为我的本源,是自出生之后所经承的一切后天信息冲刷而形成的自我认知,俗称三观。
  凝聚识神,即代表他的精神跨入了阴神境界,剩下不过打磨肉窍,开启人身宝藏,全方面的认知自我,一切水到渠成。
  不过冲突的是,他现在的肉身修为依然是初入先天,届时就会形成一种奇怪的局面,他的境界已经踏足化神,但修为仍然只有先天,空有境界,却无力量!
  不过,想要把对于天地和自我的认识和纯粹的精神相和,需要一道桥梁,这就是道心!
  道心是一种奇妙的性灵,它出自人的意念却又超脱其上,代表了生灵意识中对于超脱、对于高维天然的追求和向往。
  它像是一颗颗种子,潜藏在每一个生灵的内心中。
  所以道言打破虚空,可以见神;佛言明心见性,可以见如来!
  心灵的境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沉吟许久,张昊收回了思绪。
  来到这个世界,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都很顺利,以仙人之尊,整合朝廷与江湖的势力,建立新的制度,无形的改变着整个世界以及原本的轨迹,可以说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但张昊不会认任务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完成了,想要扭曲世界本源意志,不是靠一件两件的改变就可以达到,而是从根本上颠覆原来的世界,并且,这种改变,不可抹灭,不可矫正,不可掩盖,不可逆转!
  更何况,他目前便要应对一场难关。
  大日梵宗!
  从读取的世界信息来看,这位堪称是这方世界真正屹立于最绝巅的无上强者,与蛮族“圣师”呼伦哲,中原“刀皇”傲无极并驾齐驱,号称天下三大宗师。
  武功之高,已达阴神极致,把握自身一点真如本性的无上层次,只差开启阳神,便可阴阳结合,铸就元神,成就天人至道。
  否则又怎能修成那可使人历劫轮回的无上精神奇功秘藏转轮大法!
  要知道施展这门奇功,便是以秘法勾动彼方元神之中蕴藏的前世印记,双方元神纠缠,共历千百世轮回,诡异莫测之极!
  而历劫轮回,遭受无数重“前生”信息的冲刷与覆盖,非是凝聚识神、明了我之为我的强者,瞬间就会被无穷信息大潮所淹没,即便凝聚识神,也如不系之舟,只能被动承受信息冲刷。
  只有把握了自身一点真如本性者,才能不为虚假信息所迷,真我如一,灵光不昧!
  所以修行此功,自身便要先行臻至真我如一的境界,否则自己先陷入轮回之中,岂非搞笑?
  这等人物,若在昆墟世界,必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修成元神,且不是尽极!
  不过,也正是因为大日梵宗最精擅的绝学乃是秘藏转轮大法,张昊才有直面这位无上法王的信心,甚至于把自身凝聚识神、境界更进一步的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
  大日梵宗一向号称天下高手最不愿面对的人物,精神交锋诡异莫测,一旦陷入轮回之中,便会精神消散,不死不活。
  但张昊所修玄穹高皇上帝统御圣法乃是小塔传下的无上奇功,其来历之大,足以震撼诸天万界、无量混沌虚空之海!
  张昊修行虽浅,却已经初露不凡,他有信心守住精神识海,不为轮回所动,并借此机会压力,凝聚识神。
  只有凝聚识神,他在这个世界才算是有自保之力,才能缓缓布局,逆转天下!
  ……
  江南烟雨微茫,琉璃湖上,雨串珠帘,远山青黛,含烟笼雾,半掩身姿。一座小亭之上,有一名青衫少年负手远眺,眉间却是含着一丝忧愁。
  这少年眉目清俊,身形削瘦却不予人文弱之感,肩挺腰直,如同一株郁郁青松,不畏任何风雪严寒。
  “少陵,你在想什么?”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来,一袭青衫,俊朗潇洒,手中提着一只酒壶,正是云天钧。
  这少年名叫云少陵,是他独子,自幼厌武喜文,父亲虽是当代武林大豪,自身却是丝毫不谙武功。
  云少陵微微一叹,说道:“父亲,你对监兵阁和日月卫怎么看?”
  “怎么看?”云天钧自嘲一笑,灌了口酒,“重要吗?虽然理念不同,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手段,肃清了江湖中的一些败类和人渣,使武林风气一正!”
  “如果一个看似光明美好的过程却是为了一个无比邪恶可怕的目的呢?”云少陵低低道。
  “你说什么?”云天钧微微一怔。
  “没什么!”云少陵叹息了一声,“父亲,我要离家一趟。”
  云天钧深深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就自己作决定吧,我不会干涉。”
  云少陵轻轻颔首,心中默默道:“域外天魔,我是不会让你毁了这一切美好的,天意让我跨越时空重生,就是为了阻止你!”
  云少陵目光中充斥着强大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