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三章 宗师之战,突然偷袭

  轰隆!
  一堵燃烧着火焰的墙壁被生生轰飞,从中冲出了十余名浑身散发毛发焦枯味道的人,为首者,正是赤行天。
  “赤行天!”上官无名神情凝重,如临大敌。
  “剑圣!”赤行天亦在第一时间盯上了这位不世宗师,眸光如电闪,冷厉骇人!
  上官无名身躯一挺,一股煌煌剑意笼罩在百丈方圆的空间内,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无比的压抑。他仿佛是一尊剑之神灵,万剑朝拜,整个人便如一柄无上天剑,巍然屹立在天地之间!
  赤行天魔瞳之中闪烁异芒,整个人如黑洞般吸摄着身周万物,连光线都为之扭曲,身形微微凌空浮起,拳意似可撼动天地。
  “圣师呼伦哲的万化无极魔功!”上官无名微微一凛。
  万化无极魔功乃蛮族武道巨人、直追千年前一代大宗师“蛮天武圣”赤烈尊的“圣师”呼伦哲所创盖世奇功,能以肉身强行吸纳天地间种种异力,风雷雨雪,金木水火,威力鬼神莫测。
  上官无名一眼扫过,肃然道:“赤日教天地风雷四使者均不在,看来赤行天你早有预备,已将赤日教精英尽数转移!”在场之中,能在赤行天不住催发的魔功气势下依旧悠然自若的,只有他一人。
  赤行天狂态毕露,大笑道:“不错,五百最为精锐的蛮族勇士已经回返家乡,当他们再临中原之时,就是我蛮族大军踏平尔等之刻,这一日,不远了!”
  上官无名望了一眼上方的热气球,叹息了一声道:“朝廷有此奇人辅助,赤兄以为你们蛮族还有机会么?”
  赤行天脸色不由一变。
  上官无名长发飞扬,温润如玉的面庞浮现一层神光,精神气势化作了一把无形天剑,似可斩破虚空万物,他一字一顿道:“其实我更想知道,赤兄为何不走?”
  赤行天长发飘散,肆意狂放,高大雄壮的躯体仿若九幽魔神降临人间,他缓缓道:“上官兄何必明知故问,修为如你我,精神交感,千里锁魂,彼此自有感应,倘若我走了,他们还走得了么?十年之前,我率三千蛮族勇士踏破风雪关,南来中原,十年之后,纵不能将他们尽数带返,又岂能令所有人都埋骨异地?”
  “多说无益,战吧!”
  上官无名点点头道:“虽然民族、国家立场不同,但赤兄无疑亦是慷慨悲歌之士,也罢,就让我送赤兄一程!”
  虚空凝震,剑芒闪耀,上官无名一动之间,万千剑气光影如星河流淌,袭向赤行天。
  赤行天身躯不动,一声暴喝,仿若雷霆震怒,一拳缓缓迎出,至简至朴,毫无变化,却又像是穷尽了天下武学的变化,如天道一般莫测。
  轰隆!
  虚空上方,大片乌云聚敛,伴着闪电雷鸣,炽光耀目,赤行天的拳头竟仿佛和天空中的闪电融为一体,他如执掌天地之威的雷神,一拳轰向如星河倒泻般的剑气。
  砰!
  轰然巨响,方圆一里之内,一切事物都在震颤。
  上官无名掌中变魔术般多了一柄三尺长剑,剑身清亮如雪,一面镌刻着“上善若水”四字,一面刻着“仁者无敌”四字,此剑正是昔年大侠卓云风的佩剑清平剑,乃问天阁主的象征。
  伴随着上官无名不住攀升似乎永无极限的气势,清平剑骤然化作了一道长虹,携带着锋锐似可破开虚空的无上剑气,电射般刺向赤行天的拳头。
  赤行天悬浮在半空之上,周身电光缭绕,犹若黑洞般的魔躯不住吞噬着天地间的能量,化为惊人的气劲,撕裂身周的一切阻挡。他踏空而行,双手上伸,一拉一扯,数道呈枝杈状的闪电化作惊人的炽芒,凝聚在他的双掌间,如一根雷电长矛,以惊人的高速,瞬间洞射向上官无名。
  “这便是宗师之境吗?”早已退至十数丈外的云天钧喃喃自语,心神震撼莫名。
  上官无名身形升空,清平剑一闪之间,由长虹化作了一道光幕,横亘在天地之间。
  轰!
  劲气交锋,电光四散,天地骤然一明,如转白昼,旋即暗沉!
  “不愧是剑圣!”赤行天狂笑如雷震,瞬间闪至上官无名身前三尺处,拳、掌、指、爪、肘、膝、腿、肩,诸般招式源源不断,攻向上官无名。
  上官无名沉静如渊的双眸陡然闪过厉芒,清平剑“砰”地一声化作万重剑影,无数玄妙招式迎向赤行天的攻势。
  若说赤行天是将天下武学融于一身,那么上官无名就是以一剑而穷尽天下武学的变化!
  一个由博入简,一个由简达博,却无疑都已臻至武学的巅峰!
  片刻之间,两个人已交锋过百合,天空雷云低垂,闪电横空,但上官无名的剑光却比闪电更亮,若飞虹,若星雨,似天河倒泻,如梦幻空花,瑰丽壮阔难言。
  赤行天却如同一个吞噬万物的黑洞,强横魔躯吞噬天地风雷,举手投足之间,重重力道透发而出,吸摄,撕扯,压缩,震颤……寻常人物在他面前,不要说动手,就连立定都难以保持,如此魔功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砰!
  石破天惊的声响中,两人拳剑互拼一记,各自退出数丈之外,提聚功力气势,似要发出决出生死的一击。
  上官无名陡地一声清啸,身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洞穿虚空,电射而去。
  赤行天亦是一声狂吼,漫天下垂翻滚的阴云在刹那间被他的魔躯吸纳殆尽,质朴无华的一拳轰出,如同狂雷炸裂,有着粉碎万物之势。
  就在这时,赤行天背后,一道银白剑气锋锐无双,刺向他的后心。这一道剑气虽不及上官无名浩荡如天河的剑气,却精纯无比,极尽锋芒,仿佛可以割裂虚空万物。
  七杀,薛未寒!
  这是偷袭,却是光明正大的偷袭,薛未寒很清楚,赤行天和上官无名各自倾力出击,精神气势交感,彼此纠缠,根本不可能收手他顾。无论谁收手,气势此消彼长之下,都会死在对方的杀招之下,所以他这一击,选取的时机角度恰到好处。能够把握到两大宗师气机交锋之中空隙的,天下间罕有其人,而他正是其中之一。因为他是薛未寒,剑下无情人有情,刃冷心寒血未寒,天下第一杀手,血未寒!
  轰!
  一声碰撞,惊天动地!
  赤行天的身躯四周幽光大盛,在拳撼上官无名惊天一剑的同时,强运护体真气,欲要挡住薛未寒的绝杀一击。
  若在平时,一个区区凝气化形的高手自然不放在他眼里,可惜这时正值他和上官无名全力对拼时,又怎能抵挡得了薛未寒全力一击的白虎庚金玄兵变剑气。
  嗤!
  锋锐剑气洞穿其躯,更为可怕的是剑气对于经脉穴窍的破坏,赤行天喷出一口鲜血。
  后方,薛未寒掌中真气吞吐,千变万化,似刀似剑,杀气腾腾的欺向前方。
  一旁背负黝黑长刀的赵浮沉忍不住道:“小薛,咱们这是不是有点不讲江湖规矩啊?”
  薛未寒扭头看了他一眼,仿佛关爱智障儿童,古怪道:“老赵啊,咱们是朝廷中人,还讲甚么江湖规矩?更何况,以后的江湖,咱们就是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