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精神神域

  伟大,古老,苍茫!
  这是众人在看到这尊身影的唯一感受。
  犹如凡人朝见至高无上的神祇!
  心中生出无尽尊崇与膜拜,众人纷纷拜倒。
  “见过昊冕下!”
  “毋须多礼!”
  大殿响起恢宏神音,非他们所知的任何一种语言,但他们却瞬间明白其意。
  这神音如同直接在每个人的心灵中烙印而下,高远,混茫,近道!
  “尔等可都已明白自己的使命?”
  众人对视一眼,由叶白恭敬上前道:“还请冕下示下!”
  虚幻缥缈的身影淡淡道:“能够拯救你们的世界的,唯有你们自己,吾是不会插手的。这座救世殿,便是吾给你们的最大帮助,只要心存救世之念者,于睡梦前默念救世殿之名,便可以梦入此间,彼此交流。”
  “可是,我们该从何处入手呢?”叶白道。
  昊冕下淡淡道:“一统人间秩序,建立平等社会,众生心念归一,尚有一丝希望。”
  叶白神色一震,他知道这是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目前人类已经形成了修真者阶级和普通人族阶级的割裂。而过去的法律与秩序早已崩坏,目前的人类所施行的就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强者为尊!
  想要建立平等的社会,无疑便是要与所有的修真者阶层为敌。
  目前,修真者占据了所有的资源,拥有高高在上的地位,他们怎么会容许回到过去受约束的时刻?
  “昊冕下”似是看出了众人心中的疑虑,道:“汝等世界所形成的阶级分化,皆源于修真体系的特质,以所谓灵根分化了人类群体,将之划分为可修行的修真者,和不可修行的凡人。这是从本源上来瓦解人道秩序,加快天道崩塌,本就是世界入侵的一部分。”
  “想要解决此事,其实很简单,吾曾游历万千大界,见过无数修行体系,所谓修真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算不得什么!吾可赐予你们一种全民皆可修炼的体系,虽然无法成就绝对的公平,因每个人的天赋、体质、悟性都不相同,但却给予了所有人一个机会。”
  “一个只要努力,就可以超越自我的机会。”
  “体质不行,加强锤炼身体本源便是;悟性不行,开发精神本源便是,没有谁会再是注定的高高在上。”
  所有人都是一震,颤声道:“是真的么?”
  尤是是宋霖和那名普通少年,他们都是没有灵根的普通人,就算再努力,一生的成就也就止于此。
  但现在的所闻,却无疑给予了他们一个可以不再仰望任何人的机会。
  “宓妃!”昊冕下淡淡道。
  宓妃应了一声,用手一指,大殿中显出一块光幕,上面有着种种关于武道体系的介绍。
  叶白直直的看看那光幕上的内容,喃喃道:“原来炼气之境前,还可以通过炼己筑基,锤炼肉身与精神,直达至诚之道和见神不坏的筑基至境。金丹似乎可以对应精气神意四者浑然一体的化神宗师境界。元神初成,无比脆弱,不可离体,柔若婴儿,这便是元婴之称的由来吧!元神大成,即可飞天遁地,遨游太虚,分神化念,这便是是分神期的圣者吗?”
  “法相境,人仙,地仙,天仙……”
  “我们的世界,却是没有这等大能存在的!”
  叶白悠悠叹息了一声。
  微微闭目,冷静了一下心神,叶白再看向神座之上的“昊冕下”,问道:“昊冕下,像我这种已经踏上修真道路者,还可以改修武道体系吗?”
  “昊冕下”淡然道:“自然可以,大道相通,修真亦或修武,终点都是一样。”
  “我们要如何才能获得武道修行的功法?”
  宋霖和那名少年闻言顿时眼巴巴的看向了神座之上的“昊冕下”。
  但就在这时,神座之上的伟大虚影忽然消失。
  众人一惊,就见宓妃飞到了上方,立于神座之侧,清冷声音响起:“那只是吾主的一道虚影,神灵真身非你们可以直视,吾主已然离开。接下来的一切由吾负责,吾会先授予你们筑基境的武学,而你们则负责将其传给普通人类并宣传救世殿的存在,等待能够进入吾主神国的人数达到一定数目,吾再开放下一境的武学功法。”
  宓妃用手一指,一道关于筑基境的武学信息便灌入了五人的脑海中。
  “现在,回去吧!”
  宓妃衣袖一挥,五人顿感眼前一暗,犹如坠入了无尽深渊,下一刻,各自惊醒。
  章城市一处平凡的宅院中,叶白猛然自打坐的定境中惊醒,怀中金色长剑发出阵阵长吟。
  叶白眼神明晦不定,似是陷入了某种疑惑中,良久,看着窗外夜空,幽幽一叹。
  宋霖自大梦中惊醒,看着身侧熟睡的妻儿,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诡异的梦,顿时哑然失笑。可是下一刻,从脑海中传来的武道修行之法却是明白无误的告诉了他,之前的一切并非梦境。
  他脸色激烈变化,顿时起身,准备尝试修行武道。
  一座无比华丽的宫殿中,一名抱着一只小白猫的小女孩儿慵懒的自神玉雕琢而成的床上起身,轻抚额头,无瑕的小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林诚家中,盘膝而坐的张昊缓缓睁开双眸,眉心处传来一种无比神异的感觉,恍惚间,仿佛有一座立于诸天之上的神之国度缓缓浮现,更有一座神宫屹立在无尽高远处,宫中有神,冕旒章服,周身放出玄瑞紫炁和亿万金光,似乎可照彻无穷世界!
  “主人,您为什么要将那几人的意识拉入到你的精神神域之中,还给他们编造了那么大一个谎言?”宓妃疑惑道。
  张昊淡淡在心中回应:“假作真时真亦假,假假真真,孰能分辨?我要传播武道,重整人道,凭我一人之力,如何能够?自然得寻一些帮手,这些人,如果我找上门去告诉他们我要拯救世界,他们会信吗?不如假神之名义,让他们自己行动,神救不了他们,只有他们自己才可以。”
  而且,张昊没有说的是,当众生心中都存在他这个“昊冕下”,众生的意念都融入了他的神域中,那么,他将会一举蜕变到何种程度?
  众生之意,炼假成真,也许他将一举成就元神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