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十章 白虎战卫,识神妙用

  “大胆!”
  张昊负手而立,面对袭来的禅杖劲风视若无物。
  在他身后,却有七名白虎战卫齐声怒喝,身形一跃而出,刀光片片如雪,斩向胖大僧人。
  随慧真前来锦绣山庄的僧人共有十八名,在江湖中有着“十八罗汉”的称号,每一人都是踏入先天之境的高手,为“行”字辈的佼佼者,十八人联手,可组成十八罗汉阵,能力抗先天巅峰的绝顶高手。只是被薛未寒击伤一人,又被赵浮沉重伤一人,如今只剩下包括胖大僧人行嗔在内的十六人。
  十六名僧人见行嗔遭遇围攻,顿时按捺不住,十四人冲了上去,挥动戒刀禅杖,攻向七名白虎战卫。
  这一队战卫中为首一人目光一寒,轻喝道:“盘王战体,七杀归一!”
  七名战卫齐声暴喝,一跺脚,身躯暴涨,如同太古洪荒巨人,青黑大筋盘缠,肌肉块块贲起,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压迫之感。
  七人挥动白虎战刀,刀光骤然相合,化作了一片吞噬一切的刀光海洋,反罩向十五名和尚。
  当!当!当!当!
  金铁断裂之声不绝响起,猝不及防之下,十五名和尚手中的禅杖戒刀俱被霸道无匹的刀势斩断。更有三人躲闪不及,身躯正中,刀光闪过,血红雾气喷洒半空,片刻之后,分为两片的尸体才跌落在地。
  “好强横的外功,好霸道的刀法!”上官无名不由动容,看向张昊,沉声道:“昊天阁主莫非当真是要将我等一网打尽,不怕亲者痛而仇者快么?”
  张昊微微一笑道:“上官先生说笑了,无论云大侠或您,都是武林中的擎天之柱,吾辈岂敢无礼?我监兵阁行事,上循天理,下依国法,必然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十六字方针,如若有违,欢迎武林各界监督检举!云林寺这干人等,我们一定会严格审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如有遭受蒙蔽之辈,只要反正,也定当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上官无名叹息一声道:“阁主之见,恕我不敢苟同,云林寺千古名刹,决非那般不堪,纵有一二肖小,岂可牵连全寺?当今赤日魔教横行中原,更有大日梵宗西来论武,中原武林实在不可再生大乱了!”
  “上官道兄此言差矣,赤日教一干蛮人,大日梵宗域外一介番僧,不知死活,竟敢祸乱江湖,有我监兵阁在,实在是自取死路啊!”
  一名灰衣道人飘然掠入,到了张昊身前躬身一拜道:“参见阁主。”
  “空冥子!”上官无名瞥见这名道人,瞳孔不由一缩。
  这空冥子之名堂中群雄九成九怕都不识,但上官无名却知其乃魔门隐秘宗派天邪宗当代宗主,武功之高,乃是宗师之下有数人物,魔门奇功已臻绝顶之境,十分难缠。
  问天阁与魔门乃夙世之仇,当年魔门祸乱江湖,大侠卓云风横空出世,一柄天剑诛尽邪魔,晚年创下问天阁一脉,世代为善除恶,成为武林圣地。
  上官无名早年游侠江湖之时,魔门诸脉自然有传人找上门来,这空冥子正是他昔年的手下败将。
  空冥子眸中闪烁着紫色异芒,鹤发童颜,俨然得道高人。
  “上官道兄,久违了!”空冥子望着上官无名,唇角勾勒出一丝诡秘笑意。
  上官无名眸中闪过一抹神光,清瘦身躯中陡然透出一种莫名的威压,如同苍穹无极,沛然莫御,他缓缓道:“看来魔门当真是要大举入世了?”
  嘶啦!
  空冥子似是不堪承受压力,身躯微晃,脸色一阵青一陡白。
  “宗师手段,识神妙用!”张昊目光一动,微微自语。
  任何世界,包括昆墟世界在内,武道修行都是遵循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境界步骤,先天即为炼气,宗师即是化神。
  化神境界,分为阴神和阳神。
  阴神境界,乃是洞开眉心祖窍,凝聚自身识神,统摄周身无漏,精气圆满,无瑕无垢。
  武道至此,即是宗师!
  至于阳神之境,乃是开启人之先天灵神,得见本性真如,玄之又玄,难以言说。
  阳神武者,神合天地,天人交感,挥洒元气,念动天象,种种异能已是开始超越凡世想象。
  凝聚识神的宗师虽不及阳神大宗师般超凡脱俗,但也将肉身潜能开发到极致,可力敌千军万马,更有神识妙用,洞察秋毫,精神御敌,气势伤人!
  上官无名乃中原武林三大宗师之一,仅仅无形的神识之力,便足以镇压任何宗师之下的武者,稍一施为,便令空冥子如坠深渊,难以支撑!
  张昊自然不能就这样看着空冥子受挫而不加理会,那样他这个监兵阁主岂非丢人到家?
  若是真刀明枪的动手,他这个初窥先天的冒牌仙人还真不可能胜得了一位宗师,哪怕他所修乃是号称直指大道至境的皇天无极大道真法!
  但若论神识妙用,此界的土著武者又怎及得上昆墟界亿万年的积累,以及皇天无极大道真法的精妙玄微?
  张昊轻轻一笑,眸中金芒陡然大盛,整个人变得苍茫、昊然,如同天地之间的主宰,至高无上的大道,玄妙的精神异力显化出了巍巍九重天,亿兆仙神,诸天佛魔龙妖,渺渺无尽世界,狠狠撞击向上官无名的精神气势!
  此乃皇天无极大道真法中的精神秘术玄穹高皇上帝统御圣法,一念之间,如天帝临尘,威压万古!
  张昊口中同时言笑道:“上官先生,空冥道长已然投诚朝廷,为我监兵阁四大长老之一,往日出身,何足言道?”
  轰!
  如火山喷发,似彗星袭地,在无形的领域中,莫名的力量爆发开来,席卷天地之间!
  上官无名身躯一动,压迫空冥子的神识之力顿时被击溃,但在他眉心识海中,却有一股锋锐剑意微微颤动,似乎跃跃欲试。
  “嗯?”
  上官无名气势一敛,微微点头,神色莫名道:“阁主果然天人手段,老朽佩服得紧,不过还是希望阁主能善加约束贵部下,否则未必是福!”
  “这个自然。”张昊眼眸微眯,似笑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