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一百零八章 武道显威,不知死活

  这名中年人正是夏家中的一名执事,负责处理一些杂事。
  而这少年,便是夏家公子夏行,性格凉薄,一向视人命如蝼蚁。
  这名执事又问道:“那这林诚呢?”
  夏行自怀中掏出一方丝巾,擦了擦手,唇角泛起一抹冷厉笑意,说道:“毕竟是我未来的大舅子,不能弄死,那就打断四肢吧,好让那个丫头知道,拒绝我夏行,是要付出代价的!”
  执事微微点头走到楼梯旁,对以眼角余光注视着这里的王虎打了一个手势。
  王虎晃了晃脖子,看向林诚,笑意狰狞。
  面对着从未遇到的危险,林诚的心灵却是无比平静,在那虚无空间中千锤百炼的心念无一遗漏的感知着四周的一切变化。
  王虎体内一股奇异能量的聚集,身后两名大汉崩起的肌肉和不怀好意的眼神。
  “原来,我已经如此强大了么?”
  林诚轻叹。
  虽然知道在张昊的手段下自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但是没有经历过战斗,林诚并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有多么强大。
  可是,当他发现凶名赫赫的王虎在他眼中尽是破绽时,他才明白,自己的实力绝不仅仅只是力气变大了些那么简单!
  虽然王虎并无灵根,一身炼气高阶修为多是用资源堆砌而来,但一身实力却是无虚。
  而且他走的是炼体的道路,以灵气强化肉身,爆发起来,宛如一辆人形坦克,普通一阶凶兽都不是对手,林诚可是见过他发威的场景。
  但是现在,林诚一步踏出,周身内敛的气血猛然爆发,犹如一座钢铁熔炉,热量袭人。
  王虎身经百战,立时察觉到不对,就见眼前原本似任由自己拿捏的小白兔仿佛变成了史前大暴龙,踏步近前,一拳砸下,宛如天倾地陷,整栋楼房一时都震动了起来。
  他狂吼一声,原本就极为雄壮的身躯又膨胀了一圈,皮肤之上闪耀金芒,肌肉虬结,仿佛是一个小巨人,一拳迎了上来。
  “嗡!”
  整个楼房内,传来了钢铁震动般的嗡鸣声。
  林诚这一拳使得乃是一个“震”字诀,力道如涟漪般扩散,无视了王虎外表的金芒防护,直接攻向他脆弱的五脏六腑。
  王虎只觉五脏六腑一起翻腾起来,痛苦难当,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这时,另两名大汉的合金战刀已然砍到林诚肩头。
  却见林诚身子猛然一缩,一米七八的个子陡然变得不足三尺,双刀落空。
  随后,不等两名大汉反应过来,林诚的身躯猛然恢复了原样,双拳轰击在两人胸口。
  砰!砰!
  两个身影直接以高速飞出,嵌在了别墅的墙上,胸口深深塌陷,五脏六腑俱碎,当场身死。
  “啊!”
  两名黑纱妖艳女子尖叫出声,慌忙夺路而逃。
  林诚也不去管,只是死死盯着王虎。
  王虎狰狞的脸上闪过一抹苦涩,“想不到,你隐藏的这么深,这是什么手段,基因改造?妖血移植?”
  “你猜!”林诚笑眯眯道。
  王虎忽然低头道:“兄弟,我只是受人指使,能不能放我一马?”
  “不行。”林诚淡淡道。
  “那你就去死吧!”王虎忽然一声厉吼,一道金光脱手向林诚打来。
  林诚骤然感到一股强烈危机,想也不想,疾速暴退。
  轰!
  金光炸开,化为笼罩了一丈方圆的烈焰,威力比之过去的手榴弹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的林诚若正面挨上,不死也要重伤。
  这是王虎重金购买的一道爆炎灵符,威力堪比筑基修士的全力一击,是他用来保命的手段。
  见林诚退的及时,王虎深感可惜,不过饶是如此,林诚也在爆炸的冲击波下身形连连后退。
  王虎见此良机,身形猛地纵出,大手张开,如同一头大力魔猿,狠狠撕扯向林诚的四肢,以他的力气,若是扯实了,便是一头老虎,也能撕成两半。
  但就在这时,林诚的身子忽然稳如泰山,踉跄之状不过是假作出来的虚招。
  王虎心中一寒!
  林诚右脚重重一踏,力透地面,仿佛地动山摇,别墅摇晃起来,他一拳如箭,紧身绷弓,发如炸雷,轰向王虎胸口。
  王虎双手交叉胸前,想要挡住这一击。
  可是下一瞬,他感觉自己就像被起重设施的机械臂撞了一下,臂骨“喀喇”一声断成了几截,整个人猛然飞出,重重撞在了墙上。
  轰的一声,墙面裂痕如蛛网般蔓延。
  林诚脚下一动,如缩地而来,幽幽的看着他,问道:“你们这么弱,怎么就敢来得罪我?”
  王虎心中后悔莫及,待要出声求饶,就见林诚右掌猛的拍下,眼前顿时一暗。
  一掌拍碎了王虎的脑袋,林诚冷声一笑,也不管大厅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径直登楼。
  夏行站在走道前,目光依然是居高临下的高傲与不屑,嘴角微撇道:“没想到,我倒是小看了你,不过不急,咱们慢慢玩。”
  林诚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死人,缓缓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放过你?”
  夏行闻言顿时大笑起来,手指极其不屑的指着他,笑声未歇道:“怎么,以为杀了一个贱民,就有资格在本少面前卖狂了?”
  “陈叔,让他清醒一下。”
  那名中年执事亦是忍俊不禁,眼神戏谑,一拍腰间,忽有一根七彩翎羽飞出,似是某种强大禽类的羽毛,闪耀火光,袭向林诚。
  “小子,我告诉你,真正的修真者远远不是王虎这种半桶水能比的,看在未来少夫人的份上,这次就只断你四肢,不取你性命了!”
  陈姓执事言语中尽是嘲讽,催动法器,火光如剑,斩向林诚四肢。
  林诚神色无比凝重,他能感觉到那股火焰中蕴藏的惊人威力,绝非肉身可抗。
  可是,不能抗,也得抗!
  林诚心下一狠,全身气血猛然爆发,无视翎羽斩来的火光,一手藏于胸前,一手迎向火光,以全速冲了上去。
  嗤!嗤!
  火光斩在林诚手臂上,整条手臂顿时化作了焦炭一般,但这时林诚也冲到了陈执事身前。藏胸之手五爪探出,犹如利刃,猛地贯入了他的胸膛,轻一用力,便捏碎了其心脏。
  陈执事脸色愕然,至死也不敢相信。
  陈执事死去,夏行神色不由一震,但随即又恢复了镇定,显然不相信林诚敢对他如何。
  看着半边身躯焦枯,右手血液流淌的林诚,夏行阴沉道:“很好,你有种!”
  说完便要转身离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