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九十五章 血海魔神,逆转时空

  天空云海,骤然被分成两半。
  一道幽幽暗暗的裂缝,出现在虚空中,仿佛天之伤痕。
  无匹剑光升腾,宛如开天辟地的古神挥动石斧,斩向了那无尽苍茫的混沌幽暗!
  这便是天道之力,毁灭万物,犹如上苍震怒,降下灭世劫罚。
  和充沛天地之间的浩荡剑光相较起来,张昊的身形显得无比渺小,就连那条神圣超然的气运真龙,也显得有些虚幻。
  下一刻,仿佛一切都要葬灭!
  张昊一步踏出。
  天地陡然一暗。
  一尊无上法相交织着无尽道理与光辉显化而出,冕旒章服,万道朝拜,就连天穹之上的大日,在祂面前都似失去了光彩。
  一条波光粼粼的虚幻长河浮现,至高伟岸的法相立于长河之上,脚踏虚空万界,混沌无极,像是近在眼前,又像是位于无尽高远处。
  衪是大道的化身,是无极的起源,是一切诸有与存在的主宰,众神礼拜,诸天加冕,万道臣服,群仙庆贺,无尽的光辉弥散开来,仿佛可以照彻混沌无极、诸天虚空!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一切的一切都凝固在虚空中。
  借用世界本源力具现出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法相的张昊只感觉此时的自己仿佛无所不能,诸天万界、无量时空都臣服在了他的脚下。
  至大,至伟,不可思议,难以想象,无法言喻!
  道始与道终,毁灭与创造,一尽种种都只在一念之间。
  法相轻一挥手,诛仙剑所斩出的通天剑芒便消散于无形之中,随后一指点出,一点紫金光辉流转,携带神圣不朽意,攻入了诛仙剑身之中。
  下一刻,这一柄天道神兵之中忽然流溢出道道血光,充满了杀戮、污秽、毁灭、邪恶的气息。
  血光蠕动,仿如活物,发出莫名诡异之音,一群赶到通天峰的青云门弟子闻到此声,眼中立刻闪烁红光,身上浮现混乱疯狂的气息。
  这团血光蠕动之间,忽然化作了一尊诡异可怖的魔物,有着血淋淋的皮肤,百手千眼,上躯为人,下躯为兽,一颗颗或人或怪物的头颅堆聚在颈部,仿佛一个抽象画家用各种生物的身体堆彻成的低劣作品,充满了魔性与疯狂,让人看一眼都只想作呕。
  “这是什么?”
  青云门众人惊恐无比,他们清晰的看到这个怪物是从宗门神物古剑诛仙中飞出,难道他千百年来视之为无上圣物的诛仙剑竟然就是这样一个邪魔怪物?
  道玄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躯在一种不明力量的操纵下,飞向那个怪物,仿佛要成为它身体构成的一部分。
  “沉不住气了?”张昊面露讥讽之色,这只怪物正是修罗之门背后的存在侵蚀天道的意志所化,显然洞悉了他天人合一、世界升华的计划,不在坐观他逐步统一人道。
  道玄惊惧无比,他看到怪物张开了一只只獠牙密布的巨口,仿佛要将自己彻底吞噬。
  但下一刻,高踞虚空之上,仿若充塞了无尽虚空宇宙,亿兆星河世界都无法容纳的高大法相,抬手,反掌,一掌印下。
  光辉璀璨,犹如亿万星河一齐炸开,神圣浩荡的力量化作了一片浩瀚无垠的光之海洋,交织无尽法则与道理,镇压向血光怪物。
  不可名状的诡异魔物一声嘶吼,无尽血光升腾而起,化作了黏稠的血云遮住天穹大日,它所立身之处,时空扭曲,一座流溢无尽多元的血海虚影显化而出,仿佛要将整座天地拉入海中。
  光之海洋轰隆落下,不住蒸发血云和虚幻血海,但自身也在不断消耗。
  看似漫长的过程,实则只在刹那之间,遮天血云尽被蒸发,就连那浩瀚无垠的虚幻血海也被压迫到只剩一方不足百丈的血光神域。
  这时法相巨掌缓缓压下,虚空寸寸湮灭,混沌之气自毁灭的虚空中溢,所经之处,万物消融,仿佛一切都要归于虚无。
  那笼罩在黏稠、血腥、污秽血光中的怪物忽然一声怒吼,血光猛然爆发,如同太阳星爆一般狂猛的能量爆发开来,方圆万里之内,俱被毁灭性的光芒的笼罩,刹那之门口,在这范围内的一切物质生灵,尽皆湮灭成虚无。
  混沌之气汹涌,整座世界仿佛即将陷入毁灭。
  “该死!”
  张昊低骂一声,看着那整个身躯都似被献祭了一般变得虚幻无存的怪物,怒火高炽。
  这头怪物为魔染天道所成,又吸收了众生恶念,一身力量俱是来自此方世界,自我毁灭起来,也是毫不在意。
  这一击之间,毁灭性的力量竟是破开了世界界壁,眼看着下一刻这方世界便要被无量混沌所吞没。
  张昊目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后化为了坚定,昊天法相忽尔抬起手掌,一道莫以名之的光辉斩向前方。
  哗啦啦!
  那是河水激荡的声音,只见无尽法则神光流转,虚空之中,一座由无尽光芒构成的璀璨河流凭空而现。
  长河汩汩流淌,无始无终,初时缓慢,近乎凝固,然而片刻之后便是水声咆哮,撕裂苍穹!
  波澜涌起,岁月更迭,时空显化,古今贯通。
  时空长河!
  它是另一个形态的世界,凡人所见,不过物质,而它却是一种概念的形态所存在,物质变易,方有时间概念之生成,它无处不在,却又无可触及,任何人类都无法留住光阴,就像大河东流。
  但此时,张昊却是要打破这一定律,昊天法相伸手探入光阴河流之中,猛然往前推进。
  长河咆哮,无尽时间之光斩出,落在法相之上。
  但那尊法相却如立于诸天时空之上,不为任何力量所伤,衪只手推动长河,周身混沌气流转,这片残破的时空一瞬间变得虚淡,仿佛将要被抹去。
  浪花飞溅,岁月倒流,昊天法相竟然生生推着整座世界回返到了前一刻,那头魔物将要引爆自身力量之时。
  昊天法相探手一掌拍下,重重混沌气垂落,无尽紫金光辉闪耀,毁灭性的力量顿时将其抹灭为虚无。
  下一刻,昊天法相缓缓解体,化为无尽大道神光消散,张昊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感受着阳神传来的极致衰弱,不禁一声苦笑。
  “这下可真是玩命了!”
  山河大地,万物众生,复归原样,丝毫不知已在鬼门关前过了一遭。
  只有那立于云端之上的少年,忽转皓白的发丝,才见证着这一切的发生。
  以阳神之力,合本源之威,强行撬动高维之力,逆转时空长河,张昊本人怎么可能会不付出代价?
  若非昊天位格凝聚,令他的本质已然接近于超脱一切之上的伟岸,这一下足以令他彻彻底底的灰飞烟灭,时空无痕,真灵消散的那种,连转世轮回或逆转时空复活都不可能。
  不过即使这样,时间的反噬也斩去了他大部分的寿元。
  以他现在的修为,哪怕不再修行,也可轻轻松松活过两百岁以上,但现在,他的寿命只剩下了三年。
  亏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