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之昊天帝 > 第四十三章 开山刀意,死伤惨重

  “小觑你了!”赵浮沉脸色微变,英伟的脸庞浮现出一丝郑重。
  手中长刀忽以一种奇妙的轨迹斩出,刀意沉重宛如大地厚土,刀势却是轻灵曼妙,如同飞燕翔空。
  似缓实疾,寓快于慢,穷尽变化,却又似是返璞归真!
  一刀迎向拳印,空气中现出似水的波纹,震荡之间,林木山石尽化齑粉。
  砰!
  二者接触,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赵浮沉和赵鹏皆是身躯一震,齐齐向后跃退。
  一击平分秋色。
  赵鹏面色不改,血气沸腾,金刚不坏神功全力施为,让他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尊金铁之身,脚下重重一踏,山石崩裂,狂风席卷,整个宛如一尊不败战神,拳印横空,散溢黄金之芒,攻向赵浮沉。
  金刚不坏神功不同于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佛门外门横练功夫,而是由内而外,转变体质,颇有点传说中佛门金身的意味,强横至极,非一般功法可比。
  在金系作品之中,少林历代高僧,似乎只有倚天中的空见练成。
  赵浮沉面对如斯强敌,心中却只有兴奋,手中巨灵刀一横,如同担山负岳,迎向赵鹏的拳势。
  转瞬之间,两人便交手了数十回合。
  赵鹏的大金刚拳至大至刚,拳意宛如金刚之心,能断一切无明烦恼,外魔邪道;赵浮沉的刀法亦是极尽厚重雄浑,霸道刚猛之意,宛如巨灵开山,破灭乾坤!
  两者交战破坏力惊人,方圆数十丈内,已找不到一棵完好的树木,脚下山石化为齑粉,地面裂痕四布,让人根本无法立足。
  但这对他们来说只是简单的小事。
  轰!
  一刀余威劈倒十丈开外株数人合抱的巨木,两人身形终于分开。
  赵浮沉长刀横天,精神气势不断催发,刀身亮起白芒,仿佛没有止极。
  赵鹏手捏金刚拳印,心灵不破无漏,犹如金刚坚不可摧,任何压力对他来说都只是拂面的清风,一尊金刚之相显于身后,梵音浩荡,金光神圣,面呈忿怒之相,似可荡尽天下邪魔!
  赵浮沉目中散发神光,哈哈大笑道:“开山,开山,破开前路,便是开山!”
  在他身上有一种无形的意在显化,那是人道众生对于天地自然的抗争,山若阻我,劈开高山;河若阻我,填平大河,此即为开山之意!
  无敌,无匹,与天相争。
  携带着苍茫浩然的刀意,一刀斩向赵鹏。
  气势纠缠之下,赵鹏亦是一拳打出。
  金芒普照,刀气纵横!
  轰隆!
  如天惊,似地裂,金芒拳劲与炽白刀光不住碰撞,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势。
  在常人无法触及的领域中,赵鹏武道真意所化的金刚之相更是与那股仿若无尽信念和洪流交织而成的开山刀意碰撞在了一起,这是彼此武道意志与精神的比拼,看似没有任何异相,却比任何交锋都要危险。
  但令赵鹏惊骇的是,有形的金刚之相竟然不敌无形的“意”,金芒不断溃散,仿若一盘散砂。
  赵浮沉朗声一笑:“这天地之间,最平凡的便是众生,最伟大的,却也是众生,众生创造一切,众生改变一切,这才是最强大的力量,这是我最近方想明白的道理。神佛只是虚妄,唯有众生,方是真实!”
  轰!
  伴随着这段话,似有声,又似无声,浩大的金刚之相轰然崩然,化为流光四散。
  砰!
  赵鹏身形倒飞而出,撞断了一棵棵大树,口中喷出鲜血,气息萎靡。
  轰!
  刀光闪过,宛如九天雷电,照亮了赵鹏惊惧的面容,他一跃而起,狂催真气,迎向刀势。
  但,结果早已注定!
  另一处战场,并不像他们这样狂暴与声势浩大,但其中的诡秘与杀机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追踪,陷阱,刺杀,反杀!
  两个皆是杀手出身的人在密林中上演着一场属于杀手的交锋。
  这是智慧与隐忍的比拼,非是单纯的蛮力可比!
  “不好,赵鹏和冷锋他们有危险!”沈妃儿色变道。
  身形一动,就要前去支援,却被顾晴川一把拉,“迟了!”
  沈妃儿一怔,却见顾晴川眼神冷如万古冰川,绝对的理智!
  “我失算了,没想到他竟能毫发无伤的战胜大日梵宗!”
  顾晴川冷如冰雪的眼眸中陡然出现了一抹赤红,一种狂暴的气息在他体内复苏,侵蚀,掠夺,残忍,毁灭,让人心胆俱寒!
  在这片区域的四个方向,皆出现了一个身影。
  劫,余百炼,空冥子,还有一个全身笼在黑袍中,不露半分的神秘人,从身形看来,当是男子。
  监兵阁四方长老齐临。
  “你们先走,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顾晴川嘶声道。
  沈妃儿目泛晶莹,和秦轩一并冲向空冥子所在的方向,在他们的感应中,这名道人是四人中最弱的一位。
  顾晴川一声大吼,全身真气似火焰缭绕,双目赤红,伪·雪饮狂刀出鞘,一式“惊寒一瞥”全力发出,攻向余百炼,刀光纵横十数丈,虚幻半透明的巨刀之刃如同天刀降世般爆发出毁天灭地之威!
  轰隆!
  刀气磅礴,仿佛可以断江截流。
  余百炼脸色狂变,手中宝刀邪月幻化,宛如一轮明月升空,迎向顾晴川的刀势。
  轰!
  没有任何意外,邪月刀断,余百炼整个身躯被劈入大地之中,烟尘弥漫,一道长达数十丈的刀痕显现在地面之上,仿佛一条沟渠。
  在沈妃儿和秦轩的密切配合下,只用三招,便将空冥子击退,两人不敢恋战,连忙夺路而逃。
  顾晴川气势如同火焰般张狂霸道,身法一展,快若疾风,刀光呈铺天盖地之势笼罩向已然靠近的劫和黑袍人。
  山下,一座凉亭中,张昊负手而立,等待着自己的属下。
  约一刻钟后,赵浮沉提着赵鹏的人头赶了过来,其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又片刻,黑衣长剑的薛未寒潇洒而至,手中把玩着那柄以现代工业科技制造而出的三棱军刺。
  等了许久,四大长老才纷纷赶至,只是除劫之处,人人带伤,显得有点儿凄惨。
  “参见阁主!”四人异口同声道。
  “如何,知道自己和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了么?”张昊慢不在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