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您好 > 第26章约战

  李愔拒绝卢府派家丁求武侯帮忙的好意,家丁或武侯若有用的话,要张三郎干吗呢?
  江湖中人行事虽怪诞但有规律可寻,对方若有恶念自己早就完蛋了,若没什么恶意自己就不能先表恶念。
  张芳菲觉得那丫头是自己带来的,是自己连累李愔非要陪李愔一起,张大象、张大素也要凑热闹,侠女呀!对高门深院的张家兄弟来说就是深山里的熊猫,好奇又害怕的来凑点人气。
  张家人的好意,李愔推脱不了只能心领。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李愔早早就来村外亭子里,张芳菲给几位兄长泡茶,张招娣弹着张芳菲教她的曲子,老天爷还是公平的给张招娣关上一扇窗又给她打开另一窗。
  张招娣的曲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远超她的师傅张芳菲,若不是张家兄妹仨人紧张兮兮的样子,别人还以为是文人雅士聚会呢。
  李愔倒是很看开,人不做亏心事不怕侠女来上门,和张家兄弟说说笑笑聊聊生活聊聊京城趣事。
  初唐时期的文人十分推崇魏晋文化,主公寻谋士,谋士要装个睡口里念一句:“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这样才有逼格才能深得主公喜欢。或者袒胸露臂饮上百斗酒,一副瞧不起众生样,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才是高人。
  像李愔平时这样谦谦君子,能下地干活也能入厨房炒菜,很难与名人雅士联系在一起,泯于众人之中。
  今天张芳菲才发现张堂兄要比自家兄长更洒脱些稳重些,有点运筹帷幄的感觉。比起兄长这位刚考取生员的堂兄更像是位文人,更有长者气质。
  月上高空,皎洁的月光下侠女姗姗来迟。
  单鹰今天晚上穿着米白色的淑女连衣裙,这是京城长安淑女屋出品的欧式风格的少女裙。
  这时的大唐还不知道突厥人背后的沙漠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文明,他们把欧式风格称为漫画风格,因为这是六皇子李愔漫画里女主的服饰。
  单鹰从记事起就未穿过女装,女生天性爱美,她很珍惜能穿女装的这个时期。
  这件衣服很适合她,清纯可爱里透着一丝的调皮。
  李愔心里感叹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哪是伺候人的丫鬟分别就是皇宫里的公主呀。
  单鹰从李愔的眼里看到一丝来自异性的眼神,这让她有点害羞。
  张大象本来有点害怕,侠女听起来很暴力的样子,可眼前的姑娘哪暴力了?就连胸也一点不“暴力”,这在大唐没市场,大唐人喜欢丰满的。
  可侠女身份加淑女形象混合成特殊的气质,有着独特魅力让张大象鼻息粗重一副猪哥样。
  单鹰讨厌张大象色眯眯的目光,不似张三郎眼光清澈又带点欣赏,单鹰恶狠狠剜一眼张大象,充满杀气冰冷的眼神让张大象仿佛被人淋了一盆凉水清醒过来。
  侠女在某时也叫魔女,也是杀人如麻的杀手!张大象很快摆正心态,不是我的菜,不是我的菜,在自己摧眠下侠女好像也没那么漂亮动人了。
  两边相见李愔请单鹰入座,张芳菲给她端了杯茶水。
  文人墨客间的应酬单鹰在话本里看到过,本想学着书上主公招揽谋士的段子,可跟不上李愔的节拍。
  李愔没有像书上文人那样展示才华也没表露自己忧国忧民的情怀,只是和她唠叨家常。
  这茶是怎么泡的,这茶点又是泾阳府哪一家的。
  这么粗鄙一点高人风范都没有,能当好北方绿林总瓢把子的军师吗?单鹰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
  单鹰毕竟是总瓢把子上位者气质还是有的,不想与李愔绕来绕去一拍桌子:“我今天来此有两件事,一是卢府逼婚致人死之事。”
  这事卢府已经透过底,李愔说道:“官府自有律法,卢氏愿送小公子去衙门投案自首。”
  “官府有用吗?官官…”单鹰想说官官相护,民冤怎能申雪?可话没说完就被李愔接过去了。
  “官府有用还要侠女干嘛?”
  这句说到单鹰的心窝里去了,小姑娘崩不住脸了宛如春花般灿烂,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最能打动到人。
  亭里的人感觉气温回升了很多,侠女也没那么可怕嘛!
  张大象色胆好像肥了些忘了魔女的恐惧,摇头晃耳一脸陶醉样:“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我的美是给你看的吗?
  女子变脸比翻书还要快!
  单鹰右手轻拍石桌,桌上摆放的茶点就跳起,挥挥衣袖那茶点直接塞入张大象的嘴里。
  侠女还是那位魔女,张大象回到现实中端起茶杯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那受害人家属已经弃诉不究责。”李愔装作若无其事没看见张大象吃瘪,继续为卢府辩解。
  虽然李愔也讨厌卢府罔顾人命的纨绔公子,但中国律法就是这样的,民不举官不究,没有苦主你侠女也不能行侠仗义吧?
  “有钱有势就能罔顾人命?”
  “不能!但自古律法和道理就是民不举官不究,这不合理人命大于天,这需要我们慢慢去改而不是靠女侠你的拳头。”
  说的轻巧,不靠拳头你们会听吗?单鹰撇撇嘴表示自己的不屑,那神态好俏皮让张大象不由自主的流下鼻血。
  小伙子也很机灵赶紧起身踱到亭外仰头望月,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卢府事受害家属不究责,单鹰也不好强自出头。
  “好啦,说说第二件事吧!我想让你当我军师。”
  啊!惊掉一地下巴!
  李愔不知道单鹰看上自己哪一点,我改好不好!
  “我才疏学浅恐不能胜任!”
  “不,你可以!”
  “我无意此途!”
  单鹰嘟着嘴,这些大头巾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真以为自己是来和他商量的,不知道姑奶奶是干啥的?
  劫匪!
  知道不?
  很有前途的职业,利润收益很大的行业!
  李愔看见单鹰目露凶光,暗叫一句不好,宠物猫要变吃人的老虎了!
  “这样吧!侠女你大老远而来,我一口回绝也不好,这样我们按江湖规矩来可好?”
  “就凭你?”单鹰不屑一顾的斜目看着李愔。
  “比拳脚比刀枪肯定是比不过,这样我们玩个游戏,明晚你再来此若能将我掳去,我就跟你走。明日白天你不要来村里打探我会在村里设一个局。”
  “你是想明天逃走吧!”
  “举家而逃吗?那是下策,我能赢的。”
  单鹰盯了李愔好久,心里好懊悔刚才就应该告诉这傻子我是谁了?
  集村众之力可留不住自己,也行!看看这自信过头的大才子能玩什么?
  “然!”
  俩人击掌为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