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信息全知者 > 第五十三章 崩溃的曹晶

  一边揪出了内鬼,一边收获了人才。
  金牙人多,却吃了闷亏。马爷人少,却有供应方站在一边。
  两方对峙到了这个阶段,其实都想退了。
  这里又不是荒郊野外,谁都不愿意在这里火拼,各有所得,就此退去才是上策。
  只是苦于,谁先开这个口。
  按理来说,那三个供应方,这时候就应该出来打圆场,不管事后要不要掐住金牙的货源,现在也应该做做表面功夫,退一步。
  偏偏,供应方三人,似乎也不是太精明,或者不愿意做笑面虎,总之完全不愿意现场假装放下芥蒂。
  而就在僵持之间,曹晶来了。
  早在金牙的人冲进仓库前,曹晶跟那边就已经交易结束了。
  毫无疑问,交易失败,人家根本没带货!
  这毫无诚意的表现,让曹晶连钱都不敢拿出来,打了个电话请示马爷后,就撤了。
  马爷对此没有任何批评,反而宽慰了他几句,并让他到蒂峰公园这里来。
  对方没带货,本来就是马爷安排的。
  所以曹晶那里没出事,就已经说明曹晶这个人不是内鬼了,过来还能支援自己。
  如今,曹晶已经开着车,带着阿雷到了。
  “哗啦啦。”
  仓库门打开,曹晶和阿雷各提着一个大箱子,走进仓库。
  一看现场局势,曹晶就暗道不妙。
  怎么都举着枪对峙?坤哥怎么跑金牙身后去了?供货方在这里,但是货车呢?
  曹晶感觉现场信息量巨大,也不敢多问,默默走到马爷身边,并把钱箱递了过去。
  “马爷,那伙人毫无诚意,根本没带货。”
  马爷淡定道:“我知道了,那就算了吧。”
  曹晶哦了一声,让铁龙把钱箱接了过去。
  铁龙这个人,非常谨慎,规矩多!从他派去送钱的手下就能看出来。
  哪怕是现在这个局面,铁龙依旧要开箱验钱!
  曹晶眉头一皱道:“铁龙,就不用当着外人验了吧?你不信我?”
  他为了今晚的行动,罕见的用心了。
  所以他无比地自信,钱不会有问题!
  而从马爷的态度和现在的局势来看,曹晶也瞧出来,恐怕今晚的两场行动,自己那边才是假交易。
  也就是说,马爷根本就是不信自己,这才以此试探。
  眼见自己死命保护的钱箱交还给铁龙,铁龙还要开箱验钱,曹晶自然心里不爽。
  他不敢对马爷有态度,也只能抱怨两句铁龙。
  听到曹晶‘你不信我’这句话,对面的李坤冷笑一声:“呵呵……”
  曹晶瞥了眼李坤,若有所思。
  而铁龙固执己见,依旧打开了钱箱。
  这一开箱可不得了,全是白纸!再开一箱,还是白纸!
  四百万不翼而飞!曹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马爷,没钱。”铁龙皱眉道。
  马爷脸色阴沉,盯着曹晶道:“怎么?你以为我不会当着外人验钱?”
  “我……”曹晶大脑嗡嗡作响,整个人被眼前的情景震得无法思考。
  不可能的啊!这怎么可能呢?
  “钱呐?”曹晶感觉血都凉了!
  又是这样!又来一回?前前后后,他弄丢一千两百万了!他都想怀疑自己了!
  “马爷!我绝对没背叛你……”曹晶终于意识到李坤为何在对面了,今天两场行动,都是马爷在抓内鬼!
  马爷眯眼道:“我没说你背叛我啊……怎么,钱是你拿的?”
  他的话太咄咄逼人了,就好像怎么说都是错的一样。
  “不是!我没拿!”曹晶大喊。
  马爷问道:“那是谁呢?总不可能是我拿的吧?”
  “咯咯咯……”曹晶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今晚他那么用心,却依旧丢了钱,除了他自己,那就只有……阿雷了!
  但那不可能!阿雷是他最好的兄弟,从穿开裆裤一起长到大的,他可以提防他,但无法将责任推给阿雷。
  曹晶看了一眼身旁,还在满脸茫然模样的阿雷,‘是阿雷拿的,他是我身边的内鬼,我不知道’这种话,他根本说不出口!
  “铁……铁龙……铁龙!对!是铁龙!”
  “哈哈哈!我懂了!马爷!铁龙就是你身边最大的内鬼!”曹晶指着铁龙大笑起来。
  他找到了,他找到除了他和阿雷,还能掉包钱的那个人了。
  就是铁龙!钱是铁龙给他的!当时虽然验了钱,可只需铁龙的人跟着他,然后趁他稍稍离开的时候,用钥匙打开后备箱,就能把钱调包!
  “不可能!曹晶,你连铁龙都要攀咬嘛!”马爷怒了。
  曹晶此刻只能选择硬刚地说道:“就是铁龙!没有预谋,凭什么有一模一样的箱子完成调包?这不可能,我一整晚都非常谨慎!钱是铁龙派人给我的,他想动手脚太简单了!”
  “你可知道,这是铁龙自己贴的钱!这四百万,是他全部的身家!”马爷怒吼道。
  “什么!”曹晶呆滞。
  上次损失了一千万,虽然不伤筋动骨,但是现金链条断了。
  很多几十亿的大企业,都容易断掉现金流,更何况他们这群人,花天酒地并不爱存钱。
  预留的买货钱,都是有数的,一旦不翼而飞,仓促之间,哪怕是马爷也得抵押房产等各种产业,才能在短时间内弄到这么多现金。而铁龙把自己的产业抵押了,弄来了四百万。
  所以上午告诉曹晶计划时,铁龙没有直接给他钱,而是要等到晚上。
  因为他至少要下午六点,才能把钱凑齐。
  “你为了搞死我,竟然布了这么大个局!你好狠啊!铁龙!”曹晶死死盯着铁龙。
  得知钱是铁龙自己贴的,曹晶反而更加怀疑铁龙了!
  怎么就那么贴心呢?那么为马爷着想呢?
  表面上自己出了四百万没了,实际上就是自己又偷回去的!反而还让他曹晶背黑锅!
  曹晶感觉一切都想通了,指着铁龙不断地说他的猜测。
  马爷眉头微皱,瞥了眼铁龙,感觉非要说,是说得通的。
  但是当着外人的面,他不想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怀疑,并且曹晶说的都只是猜测!
  “曹晶啊,叫你这一波不要监守自盗,铁龙一定会验钱的,你偏不听!铁龙你污不动的,人家可是大女婿!”李坤在对面插嘴道。
  得,他都跳槽了,自然得站在金牙那边筹划,一张嘴就是老阴阳人了。
  金牙大喜,李坤刚加盟过来,就开始阴老东家了,似乎又能争取一个过来。
  “你特么……”曹晶傻眼了。
  “够了!把他拖走,交给你处理了,铁龙!”马爷不想再被李坤看笑话。
  曹晶都丢钱两次了,而马爷本来就是因为怀疑他,才试探他的,自然不会相信曹晶。
  马爷不需要证据,马爷只要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信任不了这个人,那么这个人就没用了。至于是不是还有别的可能,那以后再说。
  “马爷!你不信我?”曹晶悲愤道。
  李坤又插嘴道:“这套话我说过了,马爷不吃这套,你赶紧过来!铁龙你打不赢的!”
  然而曹晶偏不,他看着来抓自己的铁龙说道:“铁龙,我跟你拼了!”
  曹晶性格大大咧咧,不太谨慎,还能成为马爷心腹,主要就是因为他能打,和愿意给马爷背黑锅。
  一次又一次,马爷不知道让他背了多少黑锅,以至于有个爱惹事,不讲规矩的名头。
  而他的身手,是仅次于铁龙的。
  两人直接在现场打了起来,此刻曹晶跟拼了命一般,竟疯狂地压制住了铁龙。
  “大哥!”阿雷见状,也冲了上来。
  他才不管什么老大的老大,此刻竟直奔马爷。
  曹晶还不愿意接受现实,可阿雷是个聪明人,已经看出来,曹晶失去信任了。
  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而落到铁龙手里,只有一个死字。
  他本意是帮曹晶,可这下子,马爷手下其他人便不能保持沉默了。
  小刀错身上去,一脚踢中阿雷,很快打得阿雷节节败退。
  金牙握着枪上前一步,马爷的人也握枪上千一步,谁也不敢开枪,只听得仓库里拳拳到肉声。
  “还敢攻击马爷?”小刀制服了阿雷,冷声道。
  其他人也冷眼看着曹晶,弄丢了一千二百万,手下还攻击马爷,谁也无法帮他说话了。
  “槽!”曹晶有苦说不出,他想说阿雷只是冲动了,可也知道这群人听不进去。
  甚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阿雷是不是有问题了……怎么去打马爷呢?故意断我退路?难道阿雷才是自己身边最大的内鬼?
  他快疯了……他不知道谁可以信任,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让马爷相信。
  “曹晶!快过来!”李坤喊道。
  曹晶偏不,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接连几天各种事件的冲击,他几乎要疯掉了。
  此刻打起来架,只觉得全身的郁闷都能借此发泄出去!
  他要赢,仿佛打赢了铁龙,马爷就会信任他一样。
  而就在这时,马爷说了一句:“铁龙,做掉他。”
  “……”曹晶眼神晦暗了,他十七岁就跟马爷了,原来马爷只信任自己的女婿。
  “哈哈哈哈哈!”曹晶突然疯笑起来,他拳头乱舞,神色癫狂。
  他崩溃了!
  被铁龙算计丢钱,被金牙、李坤推波助澜,被往昔的兄弟们冷眼漠视,而最好的兄弟也被打倒在地,已然让他濒临崩溃。
  最后马爷一句‘做掉他’,终于击溃了曹晶。
  “是!”铁龙被他压制,却非常冷静。
  听了马爷的话,铁龙突然暴起,如闪电般一个肘击,正中曹晶太阳穴!
  “嘭……”曹晶的笑声戛然而止,脑袋狠狠撞在墙上。
  只此一击,铁龙就没有再出手了。
  他淡淡地看着滑到在地的曹晶,墙上都被滑出一道血痕。
  那是从曹晶大脑里,溢出的淤血。
  金牙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铁龙还是狠啊,真要下死手,竟然一下子秒了曹晶。
  场面一下子死寂下来,只有阿雷疯狂地爬起来,扑向铁龙。
  铁龙头都没回,跳起来一个后摆踢,直接把阿雷踢飞到墙上,晕倒在地。
  马爷很满意,说道:“拖进后备箱。”
  铁龙嗯了一声,一手拖一个,从后门走了出去,仓库侧面有个车库,他们的车都在那里。
  马爷盯着惊讶的金牙,笑了一下。
  “你满意了?还想怎么玩?”
  金牙知道今天,恐怕就到此为止了,他不想刚枪,虽然刚枪大概率是他赢,但毕竟子弹不长眼,他有点虚。
  而马爷现在的状态,明显也是不会退一步的。
  想想,还是自己退一步吧。
  正当他要找个台阶下时,门外响起了喇叭声,两声急促,一声悠长!
  “老板!送雪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