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天问九歌吟 > 第八章 老友重逢
要说这种摆摊的游戏,永远是老板玩你,从未有过你赢了不亏的道理。而这时的曹天韵却似乎回味到了小时候的气息了,看样子他是要输一两把才会离开这里了。
  
  这种街边游戏也是人多热闹,人们总喜欢看又是哪个倒霉蛋来输钱了,趁现在也没人玩曹天韵便上前问道:“老板,可以先试一下吗?”
  
  老板没有说话,点点头便是同意了。这老板身上裹着倒算是严实,这样的大雪竟然也没能让他离开,看来他穿得还是很厚的。不过久闻天却只看到了一个破旧的黑布做成的外套,另外还有简易的连帽衣,帽子盖在头上又把头低下来,让人看不见他的脸。
  
  这老板的帽子上都有些湿了,看样子的确是出来讨生活的。想想也是,像这种江湖骗子,有哪一个是因为爱好才出来骗人的呢?无非是想靠着自己仅有的手段来混口饭吃,说得难听叫骗钱,说得好听叫做谋生。但无论如何,一个愿输一个愿赢,谈不上十恶不赦。
  
  曹天韵的手开始拉拽那个机关,拉到底之后便松了手,那球便被这机关弹飞了出去,经历了磨难之后落到了“一百灵币”上,这算是头奖了。曹天韵问了价钱,这是十灵币一次的游戏,那这样10:100的游戏,赢了之后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曹天韵立马掏钱放在老板的钱箱子里,说道:“我先来一次。”
  
  老板点点头,紧跟着双脚也换了个地方,看样子是要与曹天韵认真来一把了。只见曹天韵如刚才那般拉动机关,然后弹射出去小球,小球在经历了关卡后正好落到了“加油”的卡槽里,这就算是“谢谢惠顾”了。
  
  曹天韵有些不服劲,又扔了十灵币在钱箱子里,接着继续拉动机关开始游戏,这一次曹天韵铆足了劲头,势必要赚他个一百灵币才肯罢休了。曹天韵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下一秒突然松开机关,小球势如破竹地弹射出去,然后很快地突破了关卡,将要落到一百灵币的木槽里时突然一拐弯落在了“加油”的木槽里。
  
  众人屏住的呼吸一下子吐了出来,无一例外都发出了可惜的叹息,就连曹天韵都觉得有些可惜。曹天韵起身,有些惋惜地看了看老板,接着说道:“这游戏我只在不花钱的时候赢过,唉,太难了。”
  
  久闻天笑了笑,对着那老板便说道:“要是我不花钱就赢了,老板也一定会给我的。”
  
  曹天韵闻言也笑了起来,他感觉久闻天是在说大话,或者他是想拿剑出来逼着老板给钱才是。就连这身边的人都有些不相信,不过他们也没当回事,全部都是一笑了之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老板仍是低着头,却说起话来了,“可以啊。”
  
  “哈哈,果然是你。”久闻天笑得更欢了,他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碰到老朋友,或者说他开心的是这个人还记着自己。
  
  那老板站了起来,一脸的胡渣看上去非常邋遢,而且身上还有股酸臭味,无论怎么样都让人觉得这个人跟乞丐没什么区别。这个人站起来的时候,无疑也熏走了一批人,然后他一边收起了自己的摊位一边又说不开了不开了,这下人全部走光了。
  
  他拿着一个木箱子站在久闻天和曹天韵面前,曹天韵有些愣神地问道:“你,你是黑风门,不,是神州时候拿刀的那个,叫,古正文?”
  
  古正文哈哈笑了笑,接着说道:“没想到还记得我呢,不错。”
  
  “吃饭了吗?”久闻天问道。这古正文看上去就知道他没吃饭,那黑眼圈都别提有多黑了,就连他的肚子也是一直在咕咕叫。
  
  古正文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久闻天立马说道:“走吧,我们带你去吃个饭。”
  
  “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古正文也没有客气,连忙笑着跟久闻天他们迈进了旁边的这家酒楼,这是聚英楼,故城最大的酒楼。这三人刚迈进来,就有小二跑了过来,笑呵呵地说道:“几位爷,吃饭?”
  
  “嗯,找个地方吧。”久闻天环顾了一下这酒楼里,现在正是饭点所以人也多得很,里面也是很有吃饭的气氛的,不少人也在划拳喝酒和诉说生活的不快。
  
  小二刚要点点头请他们进去,突然这小二像是看到了什么,于是便有些为难地说道:“几位爷,咱这个店里吧有个规矩,这要饭的和舔饭的不能进,不知身后这人……”
  
  久闻天一听便不乐意了,这要饭的就是乞丐,舔饭的不就是狗吗?明摆着乞丐和狗不能进呗,久闻天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想着带古正文吃顿好的,没想到碰上这么个事,真是丢人了。
  
  古正文在后面说道:“要不,算了吧,我们上别处吃也行。”
  
  “小二,你可认识我?”曹天韵开口说道,这语气也多了几分严肃。
  
  小二抬头看了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小二仔细揣摩了一下后作揖说道:“曹大人,恕小的愚钝,这人太多了没来得及看您。三位爷,三位大人,请进,请进。”
  
  曹总管在故城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曹天韵虽然没曹总管那般的名气,但在城主府周边还是得有这个面子的。这小二也不傻,他若是拦了古正文,那也就是得罪了曹天韵,这聚英楼能不能继续开下去是个说法,最少也得换个主了。
  
  不过曹天韵倒也懒得管这些闲事,他只是不想让久闻天和古正文受如此的委屈,毕竟也都是出生入死过的朋友。
  
  小二拿着肩上的毛巾擦了擦桌子让他们三人坐在这里,然后问道:“大人们,吃点什么?”
  
  “一只烧鸡,三盘热菜,一碗米饭。”久闻天说道,然后想着曹天韵问道:“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曹天韵面无表情地说道。
  
  久闻天点点对着小二说道:“再来一壶热酒和三个酒碗,就这些了。”
  
  小二拿了一壶热酒和三个酒碗后就去吩咐厨房做菜了,久闻天刚给三人倒上酒古正文一口便闷了下去,久闻天哈哈大笑道:“这酒怎么样?”
  
  “他奶奶的,真香!”古正文也笑了起来,接着久闻天又再给他倒上。
  
  久闻天倒上酒之后也不着急喝,他享受的不是喝酒,而是这老朋友的重逢。久闻天开口问道:“古大哥,这自从十年前回到故城,我就一直没见过你,你去哪了?”
  
  “唉,说来话长。”古正文长叹一口气后缓缓说道:“找老朋友叙了叙旧,又把以前的恩怨做了了结,然后当上了这种江湖骗子讨生活。今天能遇到你们也是一大乐事,来喝酒!”
  
  这一碗酒下肚,古正文也愉悦了不少,菜很快也就上齐了,古正文像是一头饿狼横扫整个桌子上的食物。边吃边聊起来了这几年的变化,就连曹天韵都有些话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
  
  突然间,隔壁桌聊起来了今天中午的事情,让曹天韵听了个聚精会神,尤其是江秋舫用惊鸿差点杀了城主和久闻天作诗比过了曹总管这些事。
  
  听着听着,曹天韵便有些震惊了,连忙小声问道:“闻天,你和我爹他比诗了?”
  
  久闻天也听到了隔壁桌在说什么,他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传的这么快,于是也无奈地点点头,尴尬地说道:“是比了,但那都是饭后闲话,你不必在意的。”
  
  曹天韵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哈哈,我一早就看你是个文坛奇才,果不其然啊,看来今后看书还得让你多指点了。”
  
  “不敢不敢。”久闻天连忙说道。
  
  古正文也不在意这种事情,对他这种每天想着如何吃下一顿饭的人来说,温饱才是最该操心的。这时的古正文也快要吃完了,便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曹天韵回答道:“是我要破这三重了,要久闻天帮我买些辅助的丹药。”
  
  “丹药啊,”古正文若有所思地犹豫了一会儿后说道:“这一阵子新来了个炼丹师分殿,原本丹药紧缺的故城也有了很多新的丹药,但那里都是鱼龙混杂的,要想找到对的、好的丹药还真不好说。”
  
  久闻天虽是会炼丹,但他却并不深知这丹药里面的学问,这些年来他基本都在致力于医术和古文字,古文字最大的用处也就是言力,但这种东西能用和会用完全就是两码事,他至今也没能参破里面的玄机。
  
  听到这里,久闻天便说道:“那,古大哥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这个没有,我可以给你们提一些建议,但得让我跟着你们去才行,不然不看一眼那丹药,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正确。”古正文说道,“你们准备去哪买丹药?”
  
  “不知道,药店?还是那什么炼丹师分殿?”曹天韵有些茫然地说道。
  
  只见古正文撂下碗筷,说道:“药店卖的治病的丹药,炼丹师分殿又都是一帮强盗,我和你们去拍卖会吧,这时候那里也快开始第二场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