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临神传 > 第二百零七章 塔破浪又挨揍
钦天和小胖子蹲在草丛里看着,当看见醒来的是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心想这下坏了,好戏没有了。
  
  可没想到现在于锐达又蹦出来了,而且自己的那两个替身也完美的衔接上了,塔破浪完全就将那两人当成了之前的钦天和小胖子。
  
  “大哥,这下好戏成了。”塔破浪刚醒过来,于锐达就出现了,小胖子一颗悬着的心算是落下了。
  
  要是于锐达没来,那这就没意思了,不能看见塔破浪再次挨揍了。
  
  小胖子毕竟还是知道塔破浪的身份,所以也不能下死手,但是于锐达不一样啊,这家伙完全不知塔破浪的身份,就是个愣头青。
  
  指不定一失手就将塔破浪给结果了,那就是除害了。
  
  “嗯,小点声,咱两要藏好,免得被人发现了。”钦天感觉小胖子的声音有点大,让小胖子安静一点。
  
  小胖子被钦天这么一说,也不说话了,直接趴在草丛里,静静的看戏。
  
  而于锐达之前正在搜索,忽的听见声音,顺着找来,发现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怎么能不开心。
  
  塔破浪看着突然出现的于锐达,而且笑的很欢,所以直接就认定了是于锐达将他揍了,站起身来对着于锐达就是骂:“于锐达,你个狗日的畜生王八蛋竟然敢打我,你给老子等着,我要你于家不得好过......。”
  
  于锐达一看,眼前的猪头竟敢骂他,简直是不要命了,上去对着塔破浪脸上就是一拳,将塔破浪原本的猪头又揍得肿了一点。
  
  “你个贼人,老子就揍你了,怎么的,不服来打我啊。”于锐达一边动手揍塔破浪,嘴里还不停的嘀咕。
  
  塔破浪之前被小胖子给打的不轻,此时已经没有了还手的力气,要不然,怎么可能让于锐达这家伙猖狂。
  
  可现在塔破浪也不得不认怂,被打了两下,实在是痛的厉害,嘴里求饶道:“饶命,我错了。”
  
  于锐达见塔破浪喊求饶,手上的动作才停了下来,嘴里说道:“小子,以后长点记性,你以为爷爷是好惹的?”
  
  “啪”的又是一下,于锐达在松开塔破浪的时候,一巴掌又扇到了塔破浪的脸上。
  
  塔破浪刚被于锐达放开,忽的又吃了一巴掌,心里的火气又起来了,好像忘记了刚才的疼痛,对着于锐达瞪眼。
  
  于锐达看着塔破浪瞪眼,也瞪眼看着塔破浪:“怎么,不服气,啊?”
  
  被于锐达这么一怒喝,塔破浪只好老实了,现在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前的家伙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还是先不要硬碰的好。
  
  塔破浪摸了摸自己的脸,疼的直咧嘴,“哎哟,哎哟”不停的叫唤着。
  
  或许是有些累了,塔破浪之前被于锐达给拉起,现在竟然一屁股的坐到了石头上。
  
  旁边的于锐达一看,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敢坐着,上去就将塔破浪给拉起来,对着脸上又是两巴掌。
  
  那是咬着牙齿,狠狠的打了塔破浪两巴掌,一边打一边说:“胆子不小,老子都没坐着,你还敢坐着?”
  
  塔破浪嘴里不停的叫唤,嘴里喊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哼,给我老实点,要不然,我就直接将你的人头带给塔公子了。”于锐达将塔破浪往后一推,松开了塔破浪。
  
  塔破浪踉跄了两步,撞到了背后的石头上面。听见于锐达嘴里一口一个塔公子,小声的问道:“大哥,你这么崇拜塔公子吗?”
  
  “当然,塔公子可是我的偶像,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做对不起塔公子的事,不管是谁,只要敢对塔公子不敬,我就不会放过他。”于锐达说到塔公子的时候,非常的骄傲,好像他就是塔公子手下的得力干将。
  
  “假如,我说假如啊,我能证明我是你口中的塔公子,你能不能先放过我?”塔破浪询问道,连声音都不敢大。
  
  于锐达看着塔破浪,盯着看了一会,上去又拉住塔破浪的衣服,对着塔破浪脸上就是两巴掌:“还敢跟我玩这些花花肠子,想糊弄我?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塔破浪又被打了两巴掌,是真的怕了眼前的于锐达,嘴里连忙喊道:“假如,我是说假如......”
  
  “还敢假如?没有假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想逃跑,门都没有。”
  
  塔破浪正想解释,脸上又挨了两巴掌,将手捂着脸说道:“好了,我不跑了。”
  
  这下子塔破浪是彻底的屈服了,不说以后怎样,现在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只是盯着于锐达,看于锐达接下来还有什么指示,一切按于锐达的意思办好了。
  
  塔破浪心想:“我都听你的,这下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可是因为塔破浪一直看着于锐达,这让于锐达很不高兴,刚刚松开塔破浪的手又抓住了塔破浪的衣领,对着塔破浪又是一巴掌:“看,还敢看我。”
  
  “不敢了,不敢了。”被打怕了的塔破浪赶忙的缩头,直接低着脑袋不发一言。
  
  “哼,小样,还收拾不了你?”
  
  于锐达对眼前的这个“赵公子”可是没有一点好感,冒充塔公子吓唬他就不说了,竟然还敢跑,那不是断了自己的路,怎么能够轻饶了他。
  
  收拾完塔破浪,于锐达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对着塔破浪和另外的两人吼道:“快点,跟我去见塔公子。”
  
  塔破浪现在是于锐达说什么就做什么,不敢问,也不敢多说一句,见于锐达下令,这就准备跟着离开。
  
  钦天和小胖子趴在远处的草从里看着塔破浪一次又一次挨揍,不提多开心了,尤其是小胖子,差点都笑出了声。
  
  “大哥,你看塔破浪那个头,现在整个的跟猪头差不了多少了,要是给他两只耳朵再弄的大一点,那就真是头猪了。”小胖子趴在钦天的旁边,指着塔破浪道。
  
  “嘿嘿,小胖子,你当时怎么不将他的耳朵给扯得大一点呢?”
  
  “哎呀,都怪我当时没想到啊。”小胖子这个后悔啊,只怪没有将塔破浪的耳朵拉扯的大一点,现在想要给塔破浪修饰一下,也没有机会了。
  
  钦天看着塔破浪,好像要跟着于锐达走了,意犹未尽的说道:“胖子,他们要离开了,好戏没有了啊。”
  
  “哎,可惜了,这就没了。”小胖子也是一脸惋惜,好戏进行到这个时候就没有了,不够尽兴。
  
  没有了好戏,钦天和小胖子也要离开了,此地的兽核也收了不少,还是先离开这里。
  
  就在钦天和小胖子在草丛里摩梭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见远处从湖岸的方向过来了两个人,来人正是冷酷脸男子和持剑男子。
  
  钦天见又有人来,只好趴在草丛里不动,一面暴露。
  
  冷酷脸男子和持剑男子跑了过来,来到于锐达的身边。
  
  “你们怎么过来了?”于锐达开口问道。
  
  “那人跑了,我们没能将他留下。”冷酷脸男子开口说道。
  
  冷酷脸男子带着一丝自责,低着头好像在等待于锐达的训斥。
  
  可于锐达并没有怪罪两人,而是淡淡的说道:“无妨,只要这家伙还在我们手里,那我们就可以跟塔公子请赏了。”
  
  于锐达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只要将罪魁祸首带给塔公子,那他就可以攀上塔破浪的大树了。
  
  “走,将这几人带上,我们去青蟒山见塔公子。”于锐达指着塔破浪三人,让冷酷脸男子和持剑男子押着三人离开。
  
  冷酷脸男子和持剑男子刚准备动手,又从远处过来一伙人。
  
  “塔公子,我们来救你了。”为头的正是翠如花,身后跟着四人,一个个跑起来速度也是很快,实力不凡。
  
  塔破浪见到有人来救他,不提有多开心了,刚才还愁眉苦脸,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翠如花带着四人来到了于锐达身前,其中一人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将我们塔公子给打成这样。”
  
  塔破浪被揍得不轻,翠如花一见,也连忙请罪道:“塔公子,都是我不好,让这伙贼人对你不敬。”
  
  紧接着便对身后的四人说道:“将这伙贼人给拿下,救出塔公子。”
  
  说完翠如花便冲了上去,身后的四人也冲了出去,一下子五人冲击,于锐达根本招架不住,一下子就落败了,让塔破浪重获了自由之身。
  
  翠如花和四人来到塔破浪身边请罪道:“精英学院......来迟,还请塔公子恕罪。”
  
  五人一齐躬身作揖,对塔破浪那是毕恭毕敬。
  
  于锐达一看,还真有模有样,可心里还是不认可眼前被自己揍了的家伙就是塔破浪塔公子,开口嘲讽道:“装的还挺像,花了大价钱吧,请了这么多的人手来冒充塔公子。”
  
  “给我拿下他,我要他不得好死。”塔破浪心里的火气都压着呢,现在来了帮手,一下子就释放了出来,怎么会放过于锐达,直接命令翠如花等人将于锐达三人拿下。
  
  翠如花一听,率先冲了出去,先前保护塔破浪不利,现在还不抓紧机会将功补过,回去之后还不被塔破浪收拾。
  
  有了精英学院的四人加入,于锐达三人还哪里是对手,没一会儿功夫,就被包围了。
  
  虽然于锐达被包围了,可还是不忘对塔破浪的忠诚,指着塔破浪喊道:“贼子,塔公子不会放过你的。”
  
  旁边刚来的四人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都是一头雾水,其中一人说道:“眼前的不就是塔公子吗?这小子是不是脑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