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甘州八声 > 第一声 四

  四
  五爷关富智答应刘家父子引见旅长韩起茂的事一直没有办成。只因这段时间,两马争槽正酣,大马马步芳和小马马中英(马步英)的部队在肃州、瓜州打的正热闹,韩起茂在前线打仗,没回甘州,就没有机会见面。
  入冬以来,马步芳又调驻守西宁的两个骑兵旅投入战场,小马尕司令马中英吃不住劲了,退到了新疆。两马争槽大马大胜,霸下了河西这片肥沃的土地当自己的草料场,命韩起茂镇守。
  韩起茂让人从西宁接过几位夫人住进了甘州府衙,正式成为统治河西的“百兽之王”。
  关五爷一看有机会了,就备了茯茶、冰糖之类的薄礼求见,卫兵通报后关五爷进入内厅,韩旅长正坐在镜子前围着一块白布单子在修剪胡须,他学着自己的主子在上嘴唇上留了一道短须,经常需要修剪,见关五爷进来指了一下椅子。修剪好胡子他用手摸了两下,站起来问:“管事今天来啥事?”关五爷赶紧站起来躬着腰把刘元柱要求见面并请旅长大人吃饭的事说完。
  韩起茂略一沉吟说:“刘元柱,甘州首富,绅士嘛,该见一见,后天吧,这两日有些事要处置,到时你来,我再带俩人。”
  关五爷退出来松了一口气,念叨着“成了,”就到钱庄告诉刘元柱。
  关五爷告辞后,韩起茂也在念叨:“瞌睡遇见枕头了嘛。”“尕马子,去传马营长来到议事厅见我。”
  两个时辰后,马营长来到议事厅。这里原来是甘州府衙的后堂,私密性很好,韩就改造成了自己办公、小范围议事的大厅。
  营长马九旺是韩的亲信,一进门就高声说:“报告旅长,马九旺前来听训,请示下,”敬礼、脱帽站在办公桌前,等着韩起茂说话。
  韩起茂站起来拍着马九旺肩膀说:“九旺,天冷了,部队驻在大佛寺不好,帐篷太冷,两天内二、三连移驻东校场营房,你带一连移驻旅部,有重要任务给你。”马九旺只答了一个字:“是”。
  那天,韩起茂和马九旺密谋了一下午。
  两天后的中午,天下着小雪,街上行人很少,地上只飘浮着极薄的一层白雪,履不住地面的浮土,偶尔有穿着毡窝窝的行人,也是拢着手在袖筒子里,缩肩弓背小步快走,马拉大车走过,扬起一股浮尘夹杂雪末随风散开。
  南关大十字,甘州最大的清真饭庄伊清阁门前,十几个马家军的士兵,身穿土黄色皮大衣,戴着高顶毡帽,背着马步枪站成一排。上下两层的饭庄里,只在二层大厅中央的大桌上有一桌食客,是刘元柱作东请的客人。
  正中主位上坐着韩起茂,身后是勤务兵和警卫小马,左手边是刘元柱,身后站着刘甲,右手边是马九旺,旁边的是关富智、吴三木,还有县属乡镇的管事,共有七八位,原来韩起茂说的带两人就是他们,把自己地面上的头面人物聚齐了。
  刘元柱一看这个阵势,和关五爷对望一眼,两人心思各不相同,但都觉得今天不是一顿饭那么简单,一定会有大事,而且不是好事。
  大家互相介绍并座定后,刘元柱说话了:“尊敬的韩旅长、各位贵宾,感谢韩旅长给刘某人薄面,让我一睹韩旅长之风采,也让本县各位先贤有机会一聚于此,刘某不胜荣幸呵,我备下了一点薄礼,敬献给韩旅长,请您笑纳。”这是讲究,尊人抬到高处,送礼摆在明面,刘甲端过一个木盘,用红布盖着,应该是一盘银元。韩起茂摆摆手说:“却之不恭,小马收下吧,”收好礼物,韩起茂端起盖碗茶抿了一口,继续说:“今日借刘掌柜的饭局,大家互相认识一下,饭菜是本人的厨子借饭庄的厨房做的,当然,帐嘛,刘掌柜还是要给结算地,不能辜负了你的一片好心嘛,开饭吧。”
  饭菜很简单,每个人一小块白水羊肉,一小块生煎牛排,一小碗带汤羊肉伐子,一小碗朶面片,做的很精致而已。吃饭中间,大家交头接耳,谝着闲慌。韩起茂对刘元柱说:“刘掌柜地,你又请我吃饭,又送厚礼,意思嘛我明白,明天就让军需官与你谈,满意吗。”刘元柱紧着点头表示满意。
  因为他见韩起茂就是冲军饷、军需来的。
  大家吃完饭,韩起茂大声说:“各位乡贤,吃好了我们听个戏文吧,马营长是高手,来一段好不好。”大家齐声叫好。
  马九旺叫勤务兵拿弦子来,他调了一下音,说:“来一段花儿吧”。
  叮叮当当一弹过门唱道:
  “哎…哎呦,马长官挥兵嘛过了扁都口,
  韩旅长他就打的头阵,
  一匹马哎三千儿郎,
  韩旅长一马杀在当先,
  一黑夜打下了甘州城。
  甘州城嘛就四方方,
  里面的守城兵跑了个光。
  ……。”
  他唱的是马步芳兵出扁都口,跨过祁连山偷袭甘州得手,韩起茂英勇神武,立了大功云云。
  关五爷看着刘掌柜,轻轻摇了摇头,朝韩旅长撇了一下嘴,谁也没有觉察。刘元柱明白他的意思是:“今天这个局与他姓关的没有干系,是韩旅长搞得。”
  一曲终了,马营长又急促地弹了结尾,大家鼓掌叫好。
  韩起茂站起来说:“谢刘掌柜的饭,谢大家给韩某赏脸,不过呢,听个小曲不过瘾,下午有一场大戏要在东校场开演,请大家都去看,不能缺席,楼下车已备好,各位请了。”
  三辆大马车停在饭庄门前。十几个骑兵分散在车两侧,刘掌柜、关五爷、韩旅长、马营长一辆,其他人分乘两辆,把式吆向东校场。车上,韩起茂对刘、关两人说:“我知道大家说我不过是马长官的一个厨子,这话不假,早年我就在马长官府当厨子,承蒙马长官抬爱,先从班长干起,排长、连长、营长都当过,还送我到八十二军军官训练团学习,现镇守一方,唯努力负守土之责方能报马长官提携之恩,……。”在韩起茂的表演中,车到了,一行人下车,校场上已站了许多百姓,四周是士兵。
  原来,韩起茂在关五爷一走,就和马九旺商量好了今天这个局,百姓是城里按街道分配人数,让保甲长们集中到一起,士兵押过来的。
  韩起茂走上校场台子,大声召呼各乡绅上台,然后说:“各位乡亲父老,韩某奉马长官之命镇守甘州,……,今天请大家观刑,带人犯。”
  马营长带一排士兵押着七个五花大帮的男人到台子前,又跑步上台,拿出一张布告大声宣读。
  校场上人多噪杂,根本听不清这些人犯什么罪,只见拉到旁边的柱子上绑定后,士兵举枪朝脑袋开枪了,由于距离很近,犯人的头就炸开了,红的白的飞溅起来,人群中许多人开始呕吐,台子上的头面人物中也有几位把持不住,把中午吃的牛羊肉到了个干净。
  人群一下子鸦雀无声。
  韩起茂又开始讲:“现在宣布几条马长官训示。”
  一、今日起开始征兵,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各乡镇按保甲登记,年底完成登记,明年四月集中训练。
  二、自今日起,成立厘金局,马九旺任局长,税收一律加一成而且只收银元。
  三、因战事紧张,……。
  ……。
  八、自今日起,马匹、牛羊这些大牲畜、粮食等只准进来,不准向新疆、宁夏倒卖,否则按资敌论处。
  等百姓散去后,韩起茂又与刘掌柜他们一同乘车返回,在旅部大门口下车,韩起茂对大家说,两日后他将回访各位乡绅。没有再搭理脸色发绿的乡绅们,转身进了大门。
  两日后,四个城门加了税警,市场上、饭庄里每天都有税警在收税,据传闻,凉州、肃州、瓜州都一样。
  八条训示,就是扑向甘州百姓,食其皮肉,饮其血汗,敲其骨吸其髓的毒蛇猛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