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甘州八声 > 第二声 五

  五
  罗望从关五爷招摇过市高调答谢自己的作派里,读懂了他的用心。这是在对外宣告,罗望和关五爷是捆在一起的,把自己逼上了他关五爷的战车。
  有缝纫机后,罗望有了空闲时间。他去找刘甲,管家说不在家,让他到钱庄去找,果然在钱庄看到刘甲和刘元生在一起,罗望把昨天关五爷的邀请、***祭坛大会、晚上救关五爷以及今天关五爷的答谢等事讲给两人。
  刘甲笑着说:“罗兄,如果关富智让你去把他的邻里驱走,不择手段地霸占人家的院子你干吗?”
  罗望也笑着说:“我咋会干那样的事。”
  “据我所知,关富智看上了邻居的院子,半年多了一直没有得手,罗兄要是去当人家的大掌柜,东家的意图你会反吗?”刘甲说完看着罗望的眼睛。
  罗望无奈地说:“人家帮过我,再说拒绝的话,得罪关五爷也不太好呐,其实,我个人和母亲都觉得不能去,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是不。”
  刘甲想了一会说:“理由嘛,如果你有自己的商号呢。”
  罗望拍一下手表示赞同。
  手里有点钱以后,罗望想找更大的生意做,却没想过开一家商号,刘甲的主意是解开关五爷绳扣的一个办法。试想有了自己的商号,关五爷怎么会再让自己去做什么掌柜。
  刘甲接着又说:“***的事要小心,你做的对。今年初,我也去听了宋子玉讲经,当时觉得***教义很好,劝人行善尽孝,敬天地、礼神明、讲义气等等的,有点动心,后来发现那几位会首个个都不是良善之辈,就觉得恶人念着劝人行善的经文,能有好结果吗,也就作罢了,这样吧,咱俩去看一家参加了***的穷人家如何?”
  刘元生一直在听两个晚辈的交谈。
  兰州之行,使刘甲、罗望、刘元生很快走近,刘元生对这两个年轻的后生娃很欣赏。他把刘甲引上了正道,对罗望也有同样的期待。
  刘元生插话说:“要真正了解***的真实情况,还是去接触下面的教徒,我知道几个,这会也有时间,一道去吧。”
  三人来到东关来福巷,刘元生带他们进了一个小院,一个中年人忙着招呼他们:“刘掌柜的来了阿,请坐,我这就给你们烧茶。”
  刘元生说:“不忙烧茶,互相介绍一下吧,……。”
  这家主人叫甫芝兰,读过书,家里也算殷实,到钱庄办过业务,所以和刘元生认识。
  刘元生说:“甫先生,你年初给我推荐过***,邀请我加入,他们两人也有些想法,烦你再给说说。”
  甫芝兰半晌没有言语。
  刘元生又催促:“甫先生,你实话实说,我们是老交情了,这两位都是实诚、可靠的人,不必忌讳。”
  甫芝兰开口了:“刘掌柜,当初入会,是我的一肩挑撺掇的,交了两个大洋的入会费,后头又交了听经费、去灾费等等的,半年过来,啥啥没弄成,交了十一块大洋,想退吧,发过毒誓,怕遭报应,……,还把两个街坊拉进会里,会里返给了我一块大洋。”
  甫芝兰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会道门里的事,又嘱咐道:“你们千万不能说出去,让关五爷知道是我嚼舌头,要挨法棍的,那是个狠人。”
  刘元生一再保证不说出去。
  三人告辞出门,没走几步,听见甫芝兰隔壁院子里传出女人尖利的哭喊声:“挨刀的坏怂,还我的娃子啊……。”
  三人停住脚朝门里看,大门开着,院子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拉着一个男人衣袖跺着脚又哭又骂。
  刘甲说:“去看看。”
  进了街门,院子里清扫的很干净,有一辆黄包车。这家人是靠拉车为生。
  被拉住的男人罗望见过。昨晚***的祭坛大会时他站在台子上,排第三位,是会道门的三爷。刘甲和刘元生认识,是东关药铺的掌柜乜(nie)家成。
  乜家成一看进来两个认识的人,使劲甩开女人跑了。
  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拍打地面,哭的是肝肠寸断,断断续续的哭骂声中,三人听了个大概。
  前两天女人儿子发烧,男人信***,就抱到三爷药铺里,让坐堂郎中看病抓药回来吃,不想吃了三天,儿子死了,男人到药铺把三爷乜家成诓到家,想扣住他讨个说法。
  不料乜掌柜说:“我的药只管退烧,现在人是凉的,就是治好了,人死是你们造了恶业,……,再说药医不死病,郎中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死啊。”反正是一推六二五(推干净责任的意思)。
  陆续又进来几个人,扶起女人进了屋子,屋子里什么家具都没有,炕头一个连体土灶,即可烧茶、饭,又能取暖,炕上铺着芦苇席,没有毡子、褥子啥的,两床被子上很多补丁,洗的很干净。男主人坐在炕沿上,怀里抱着十岁不到的男孩,已经断了气,男人低着头,只有眼泪,没有声音。
  从干净的院子、被子看出,他们把自已的穷日子打理的井井有条,顽强地生活在苦难里。
  刘元生对进来的街坊邻居们说帮忙弄一下后事吧,掏出几块银元放在炕上,拉着刘甲、罗望离开。
  路上,刘甲说:“堂叔、罗兄,我们是不是再帮帮这家人。”
  刘元生说:“满甘州都是这样的人,几个钱成不了啥事,想帮就得掀它个底朝天。”
  罗望不大明白刘元生的话,但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韩旅长的议事厅里,马九旺正在汇报税收情况。
  韩旅长对马营长十分不满地说:“甘、肃、瓜几个县,你甘州收银元最少,排尾巴,你的人很不得力嘛,奶奶的全营派出去,强行征收,城乡分开搞,乡下四人一组,城里两人一组,让警察配合行动,不过还是要注意手段,快年关了,不能弄出乱子,出了事你自己兜着。”
  马营长双脚一磕成立正姿式,回答:“是。”退了出去。
  甘州城西关大什字街口上有一个卖油炸糕的小摊子,摊主姓张,甘州人叫张油糕,父子两代人都在这儿摆摊,他的油糕很讲究,有豆沙馅、猪肉馅、红糖馅、素菜馅多种式样,大家只知道面皮是用黄米制成,怎么做的就不知道了。
  每天早晨卖三四个时辰,现包现炸现卖,炸至金黄即成,吃起来外酥里嫩,回味无穷,但火侯极难掌握,面皮工艺也复杂,在甘州城里是独门生意。
  罗望在大仓干活时给管事买过,后来又给母亲买了几次,母亲喜欢上了这种小吃。他今天路过,看见围的人不多,就想买几个。
  买了四个油糕刚要离开,来了一个税警大声嚷嚷:“收税了,张油糕,一块。”
  “这个月的交了,还收啥,”张油糕说。
  税警解释:“下个月的,预收呐,别耽误功夫了,快点。”
  张油糕又辩解:“下月过年,我不出摊,交啥。”
  “做不做生意税都需要交,别啰哩啰嗦地,交吧,”税警说。
  张油糕无奈地抓起一把铜子儿数着。
  沿街卖菜、卖馒头的那些个小商贩看到情形不对,收拾东西要溜,可警察和士兵端着步枪把街两头都堵住了,商贩们只好乖乖就犯。
  税警见张油糕数铜元,又说:“张油糕,不收铜元,你知道还故意捣蛋。”
  张油糕说:“老总,这不没有到收税的日子,没带银元嘛。”
  税警听着也是,就说:“铜元一百二十六个”。
  张油糕声音高了起来:“官价一百个,你是税警,咋能按黑市价收。”
  税警说:“那就一块银元,上面本来就不让收铜元,我收了还得去换”。
  罗望有些看不下去,想说话,迟疑了一下,觉得“人家执行的是上面的命令,也没啥不对,”就走开了,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咚”地一声,接着就有人惨叫:“啊,妈哎,……。”罗望回头一看,油锅从架上掉到地下,油溅到税警身上,税警一边叫一边举起警用木棒不管不顾地抽打张油糕。街头上的警察、士兵冲过来对张油糕用脚踢、用枪托捣,张油糕惨嚎着爬在地上。
  罗望见那几个警察、士兵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警棍、枪托还往地上的张油糕身上招呼,就过去拉住警察大声说:“别打了,要出人命的。”周围己围了许多人,罗望想扶起张油糕,发现人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几个警察、士兵一看出了人命撒腿就跑。
  张油糕的家就在附近,不一会儿老婆、孩子左邻右舍全来了,把张油糕抬到一块门板上,张油糕的老婆只叫了一声“天爷爷呀,”就昏死过去。
  人群里有人喊:“抬人见官去,杀人要偿命。”
  “对,不能就这样算了,大家一起走啊。”
  人们响应着抬起门板朝镇公所(旅部)走来。
  马营长气喘吁吁地跑步到议事厅向韩起茂汇报,话没说完,韩起茂打断他的话问:“人死了?”
  “听他们报告的,是死了吧。”
  “那还傻*样站着干嘛,马上集合队伍到大门口列队,不许带枪。”韩起茂一边命令马九旺,一边拿起电话摇了几下,一接通就喊“接王团长,”“王团长,我命令你集合骑兵一营,五人一组,立刻进城巡逻,带战刀,不许带枪,”“对,夜里也要巡逻,年三十前实行宵禁。”
  韩起茂敏锐地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事,一连串的命令下去,穿好大衣,挎上战刀,和警卫小马走向大门口。
  大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最前面是张油糕的尸体,家人爬在地上哭天喊地。
  税警和士兵站成两排挡在门口,韩起茂一出来,马营长高喊道:“敬礼。”
  韩起茂没有还礼径直到了队伍前面,马营长和警卫小马两人立在他身后。
  人群中有人在喊:“把凶手逮出来,杀了他抵命,……。”
  韩起茂没有回应众人的喊叫,而是大声命令:“来人,把他绑起来,”手指向那个满身油亏的税警。
  这些所谓税警不过是马营长的士兵换了一身衣服而已。
  有士兵找来麻绳三两下就把那个税警双臂拢到背后捆绑成了麻花。
  “拉过去跪下,”韩起茂指着张油糕的尸体命令。
  人群安静了。
  韩起茂这才面对众人大声说:“老少爷们,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们就看着他抵命吧,”“马九旺,毙了他。”
  出来的士兵中只有警卫小马带着手枪,他掏枪上膛递给马九旺。
  几声枪响,税警死在血泊里。
  韩起茂大声对众人讲:“杀人者已抵命,乡亲们,俗话说:孝敬父母不怕天,纳了皇粮不怕官,交税就是交皇粮,今后凡抗税者关到东校场学习厘金税法十五天。大家回去吧,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帮张家办理一下后事。”又命令道:“所有的税警跪下,给死者磕三个头。”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韩旅长“高明,”用雷霆之势、凶残手段化解了一场风波。
  厘金局长马九旺顺利地完成了收税任务。
  张油糕的摊子几天后又摆出来了,摊主是他十五岁的儿子和年迈的母亲,生意依旧很红火。
  一块银元,两条人命。
  罗望没想明白这两个人为啥而死,到底是谁杀了人,甘州城里能想明白的人应该不多。
  那天,还有一个人从头至尾看了这件事,并产生了强烈的震撼,这人是土匪贼骨头吴燕山。
  吴燕山带着几个兄弟到甘州城采买年货,看完韩起茂杀人平事的全过程。天色已晚,骑兵开始巡逻、宵禁,出不了城,就安排大家住在大车店,自己带着小个子土匪到了吴三木的牙行。
  “兄弟,今天的事让我有些想法,咱俩聊聊,”贼骨头开门见山地说。
  吴三木听说了这事,也知道韩某人的手段,接过吴燕山的话头说:“大哥,今晚喝点酒,菜一会就到,就住这儿,你咋想就直说。”
  菜来了,酒已烫好,三人连喝几杯,身上开始发热。
  吴燕山说:“兄弟,咱得弄枪,把百十号人马用火器武装起来。”他喝杯酒,吃口肉,接着说:“我们只是弄点银元,搞点小钱,窝在吴家塆子里过穷日子,永远是土匪。你看人家,明着抢还让老百姓服服帖帖的,为啥!人有枪、有军队,占了甘州这块地盘嘛。所以得搞枪,寻机会占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
  吴三木说:“好,大哥安排人往兰州、西宁去搞,我亲自去趟新疆,年后就动身,老四留我这边,有些事办起来乘手。……。”
  韩起茂用事实教育了土匪吴燕山,让他提高了认识,开拓了思路,为自己的山寨勾画出了“宏伟蓝图”,也把百十口子人送上了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