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甘州八声 > 第一声 七

  七
  罗望大清早就收拾裁剪好的皮料、布料装在车上,他想早一点送到刘家交给管家。叫上王积富拉车,自己跟车,二人到了刘家。
  等管家收完材料后,罗望对管家说:“请问,少掌柜在吗,我想见他。”管家说:“在哩,关五爷一早就来了,和少东家在客厅,你过去吧。”
  罗望打发王积富回去,自己去见刘甲。
  见罗望进来,刘甲召呼下人倒茶,让座。罗望谢过,并不就座,而是先对关五爷行礼问好后方才坐在下首。
  关五爷、刘甲暗自称赞。
  关五爷昨晚也是一宿没睡,大清早来见刘元柱,一是想要解释昨天的事,二是探听一下刘家的态度,不想刘元柱天亮之前才入睡,又是有了酒的人,这会还没起来,就和刘甲在客厅里喝茶、聊天、等刘元柱。
  罗望昨晚已经想好,今天要找刘甲、关富智两人,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他明白这两个人对自己在甘州的生存很重要,与其让人猜疑,不如自己坦诚交待。
  刘甲对罗望说:“昨晚看你脸色不好,以为身体有恙,今天看好着呢,不碍事吗。”
  罗望脸上带着诚恳的表情说:“那儿的话,昨晚是看到报纸上的消息,心里担忧家父。”
  罗望把自己家庭情况,遭遇变故的事情,眼下的处境说了一遍,最后说:“还望关爷、少掌柜不要说出去才好。”
  关五爷和刘甲一直在倾听,等罗望说完,互相对望一眼,刘甲说:“要想知道天津的情况,你得去西关天主教堂找约牧师,他们的总会在天津卫,常有人来往。”
  关五爷则对罗望安慰了一番。
  喝了一会茶,刘甲说:“罗兄,我家里有一个人,会两下子,难得今日有闲,能否请罗兄和他走一趟拳脚。”
  关五爷也想看看罗望功夫到底如何,一个劲在旁边撺掇,罗望迟疑着答应了。
  刘甲高兴地叫人:“去叫圈(juah)宝娃来。”
  刘甲说的这个人叫魏宝,小名圈宝,和刘甲同岁,是刘家佃户的孩子,据说他母亲把他生在了厕所里,当地人把厕所叫毛圈,故起名圈宝,打小时就比同龄人力气大。
  刘甲五岁那年,刘元柱请来了名震河西的武师冯来绪,想让他教刘甲练武,冯来绪用手在刘甲身上捏了一遍说:“刘掌柜,令公子不宜练武,是读书的料。”刘元柱只好作罢。
  人已请来,就陪他到马蹄寺游玩,下山后天色已晚,赶不到城里了,自己的庄园到是不远,到庄子上让当地甲长安排食宿,正在甲长家吃饭时,一妇人拉两个孩子找甲长评理,原来五岁的圈宝把比他大的多的孩子打了个头破血流。冯来绪拉过孩子揑了几下,点了点头,对刘元柱说要教这个孩子练拳。刘元柱找到佃户,说明原委,把魏宝带到了刘家,冯来绪只在刘家住了一年就走了,谁也没有见过他是咋教魏宝的。但魏宝却在刘家一直住了下来,成了刘甲的跟屁虫,随着年龄增长,十岁多点的两个孩子常在街上打架闹事,寻常人根本不能靠近魏宝,只要打架,不论对方多高,魏宝三两下就能撂倒对方。名声也就出来了,甘州城里风传冯来绪的徒弟在刘家。今天,刘甲想试一试罗望,就想了这一招。
  魏宝进客厅,对着刘甲、关五爷行礼,又面向罗望一报拳说:“这位是罗师傅吧,听少东家说起过。”
  刘甲把要两人比试的事说了,魏宝谦恭地说:“我那是野路子,即是少东家有命,自当尊从。”
  罗望听其言、观其行,觉得此人有礼数、有教养,心里也很喜欢,就说:“那里的话,我不过喜欢而已,没有拜过师专门去练,还请兄弟承让。”
  来到后院,刘家的几十号人围了一个圆圈。
  俩人脱了衣帽,进了圈子,摆开架势,魏宝先攻了过来,罗望双手交叉挡了一下,你来我往缠斗在一起。
  刘元柱也起来了,站在关五爷旁边观看。
  场上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快,罗望突然矮下身子,身体成了弓形,魏宝竟无从下手了,侧身欺近罗望,只一撞击,两个人都摔了出去,魏宝站不起来了,是被罗望双手扣住右膝盖推了出去,罗望挣扎着起来,背上被魏宝捅了一肘。
  两人被扶进客厅,魏宝说:“谢罗师傅,若不是手下留情这条腿废了。”罗望则说:“哪里的话,你要用全力,我这会已吐血了。”
  最后一下,罗望用的是侍卫擒拿人的招数,手里要有兵刃,就会把腿从膝盖处砍断,没兵刃,则会扭断关节,他手下留了情。
  魏宝用的是通背拳的反身肘击,实际用了全力,因为他不想让主人没面子。
  看比试的人各怀心思,刘甲想交罗望这个朋友,关五爷心中暗喜,刘元柱觉得此人有用。
  刘元柱一进客厅就责备刘甲:“怎么能让罗师傅和魏宝比试,伤了人怎么办。”这不过是说给罗望听的,要不他中途到后院就可以中断比试。
  关五爷则拉着罗望问没伤到骨头吧之类的。
  刘元柱看着已经快中午,就留关罗两位吃饭。
  罗望推辞道:“谢刘掌柜,我得回去,家里有母亲他们三个人呢。”
  刘甲拉住他,吩咐下人,把午饭装食盒骑马送罗家,看着吃完再拿回来。
  午饭罗望、刘甲、魏宝在偏屋吃,刘元柱和关五爷在客厅吃。刘家很讲礼数。
  吃饭中间刘甲得知罗望买缝纫机的事,就邀他一同随驼队去兰州采买。
  关五爷和刘元柱谈的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甘州城本就不大,罗望和冯来绪的徒弟比试,打了个平手,不到晚上就传开了。
  吴三木和贺福军也听到了。
  贺福军拎着一瓶酒,买了两样菜来到牙行。两人吃菜喝酒,不说话。
  酒完菜尽,贺福军说:“掌柜,我这后背凉生生的,真怕那人顺着绳子捞出桶,”
  吴三木瞪了贺福军一眼说:“回吧,安生过自己的小日子,怕球啥哩”。
  贺福军出门不久,吴三木念叨一句:“不行,得掐断这根绳索。”随后,骑一匹快马出了甘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