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秘山里汉:辣妻灵泉有点甜 > 646 唤金湛进府

  柳甜甜在这个问题上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
  头天刚和沈千秋说完要接人,第二天就已经确定了。
  沈千秋刚进兵部,显而易见比之前忙了起来,她也没准备麻烦沈千秋,自己找来了李叔,问问最近有没有要去汴州城的。
  她是想的挺好,不准备麻烦沈千秋,可事情却并不像她想的那么顺利。
  李叔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没什么顾忌,立马就说了,金湛最近要去回汴州城。
  如果是之前,柳甜甜肯定会二话不说直接去找金湛。
  现在有了上次那么一遭,在沈千秋眼前,她和金湛的关系不见得有多清白,她还真不好直接越过沈千秋去找金湛。
  偏偏李叔不知道柳甜甜的心思,看柳甜甜没有了下文,问了一句。
  “夫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让金公子帮忙办的?小的今日刚好要去找金公子,夫人可以直接告诉小的。”
  柳甜甜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让李叔掺和进来。
  “算了,你先别给金湛说。”
  主子的事情,李叔也不能说的太过,疑惑也没有再多说。
  柳甜甜在李叔要出门之前,又拦住了对方一次。
  “李叔,你可知道金湛什么时候回汴州城?”
  对上李叔不解的目光,她怕对方好心办坏事,索性把自己的担心说出口了。
  “我有事要回趟汴州城,不过还需要和王爷商量一下。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就晚上再和王爷商量。”
  李叔了解了事实,倒是让柳甜甜放心,金湛肯定在这两天不会回汴州城,她一定有足够的时间去找沈千秋商量。
  李叔的话能让柳甜甜稍微放下一点心,不过一想起来要和沈千秋说金湛的事情,总觉得有几分别扭。
  她倒是完全没有一点旖旎的心思,也耐不住之前闹出来过不愉快。
  不知道沈千秋心中现在是怎么想的,柳甜甜整个人都处在纠结中。
  第一天入兵部,那些人看在沈千秋是皇子的份上,当然不至于直接给他脸色看,坐冷板凳却是必然的。
  一整天在兵部和那些老油子打太极,沈千秋只觉得额头发痛。
  回到府中用完了晚膳,他耳边回荡的那些人的声音才稍微消失了些许。
  “兵部的这些人可都不好对付,我还以为这些武夫都是大老粗,现在看来我太狭隘了。”
  在柳甜甜的强烈要求下,他已经养成了每天和柳甜甜说一遍自己今天做的事儿的习惯。
  往常听了沈千秋的话,柳甜甜总会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虽然她不过是个妇人,有时候说出来的话,也能给沈千秋一些帮助。
  沈千秋都已经习惯了和柳甜甜的这种相处方式,猛然间这么久没有听到柳甜甜回应,还觉得有些不习惯。
  “甜甜,你怎么了?”
  才发现柳甜甜的状态不大对,沈千秋放弃了抱怨,转身关注柳甜甜。
  昨天就和沈千秋说了要接回来康芙蓉和柳小婵的事儿,只是牵扯到了金湛,柳甜甜不知道怎么说罢了。
  她倒是问心无愧,但沈千秋之前已经误会她和金湛了,她再主动提起来对方,总归是有些不好。
  张嘴好几次都没说出来自己的目的,她眼睁睁看着沈千秋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
  沈千秋觉得柳甜甜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过也没有多想。
  下意识的生出了几分烦躁,还以为是自己今天因为朝堂上的事情,迁怒柳甜甜了,因此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甜甜,有什么想说的你直接说就是了,你之前都说了,不希望我们之间有误会的。”
  这是柳甜甜说过的话,想到之前因为沈千秋的隐瞒发生的那些事情,柳甜甜没了纠结的心思,索性硬着头皮说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昨天说了要把我娘和小婵接回来的事儿,我今天问了一下李叔,李叔说最近金湛要回汴州城。”
  接下来的话,柳甜甜也没有说出口,等着沈千秋的反应。
  沈千秋揉了揉额头,回头看着柳甜甜有些担忧的样子,一时间倒是有些不是滋味。
  他对上了柳甜甜的目光,让柳甜甜完全能看清楚他的表情。
  “甜甜,当初的事儿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
  在柳甜甜茫然的眼神下,沈千秋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管金湛心里有什么想法,我相信你从来没有过不该有的想法。就是金湛,其实也心里有数,不至于做出来他不该做的事情。之前是我不对,以后如果有需要接触的,你不用再顾忌我的想法。”
  沈千秋一直都知道真相,本来觉得说出来这些话会很容易。
  然而在真的在柳甜甜面前故作大度了之后,只觉得心中有个地方像是有猫爪子再挠,让他觉得痒痒。
  攥紧了自己的手,本来是想要让柳甜甜放心,在真的说完这些话之后,沈千秋却立马转过身子。
  柳甜甜也没料到沈千秋能说出来这种话,谁料还不等她想清楚,就看到对方立马转过了身子。
  伸手轻轻捏住了沈千秋攥紧的双手,感觉到手下的力气,柳甜甜完全能意识到,沈千秋的心情并没有对方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千秋,我可以保证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你介意也是正常的,不用难为你自己。”
  若是第一次听着沈千秋说与金湛有关的事儿,柳甜甜真的有些生气,现在心中的那些怒火都不知道早就消散到哪里去了。
  对上沈千秋茫然的眸子,她也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保证,如果不是真的有必须要见对方的事儿,以后我都不会随意见金湛。”
  沈千秋不由松了一口气,一直以来的担忧在这一刻也逐渐消散。
  “甜甜,谢谢你。”
  抱住了柳甜甜,他把很多话隐藏在了唇齿间。
  毕竟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跟介意柳甜甜跟金湛交流,不是因为不相信柳甜甜,只是觉得自己的宝贝被别人发现了而已。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两个人都已经交流过了,第二天一早,柳甜甜就让李叔帮她带个话,请金湛来府中一趟。
  不知道沈千秋和柳甜甜在这之前都已经商量过了,金湛在走进荣王府的时候,还有些恍惚。
  “李叔,王妃找我可是有何要事?”
  理智告诉金湛,他不该再见柳甜甜,不过在听到对方的消息之后,还是没有忍住自己心中的悸动。
  李叔对金湛心中隐秘的想法不得而知,没觉得的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只是对柳甜甜的想法也不大清楚,到底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小的不知道,只是昨天王妃问小的有没有人最近要回汴州城的,估摸着是和汴州城的事儿有关。”
  金湛唇角苦涩的弧度一闪而逝,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
  “如此,就多谢李叔了。”
  李叔连说没什么,带着金湛走进了王妃的院子。
  “属下给王妃请安。”
  既然已经进了王府,李叔等人也早就按照京城中的规矩,不让人家看荣王府的笑话。
  金湛与武胜也曾经听沈千秋说过这一点,觉得礼不可废,也挺支持的。
  亲耳听说是一回事,真的站在了柳甜甜面前,金湛还是有片刻的恍惚。
  一旁的小乖看着他的表情,低下了头,轻轻咳嗽了一声。
  “咳咳……”
  寂静的屋子里,咳嗽声并不小。
  金湛的理智瞬间回笼,跟着李叔拜了下去。
  “属下给王妃请安。”
  曾经心中有过再旖旎的想法,在这一刻,他已经能完全感受到,两人身份的天差地别。
  柳甜甜倒是没想那么多,从头到尾,金湛在她的心中,也就只是一个关系尚可的熟人罢了。
  “李叔和金公子快起,不用如此多礼。”
  柳甜甜态度自然,待人处事更是带着一股之前没有过的大气。
  李叔等这些一直都在柳甜甜周围的人没有发现,金湛却是立马就发现了,心中越发酸涩。
  饶是心中有再多的想法,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再见一次柳甜甜,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不会再有以前那些不该有的想法了。
  “王妃召属下进府,可是有事吩咐?”
  金湛是个商人,哪怕曾经因为感情干过蠢事,他本质还是一个懂得屈伸的商人。
  在看到柳甜甜,知晓两个人已经是天差地别,那些不该有的想法立马就消失了,他重新变得现实了。
  本来就没有纠结过要怎么面对眼前的人,现在真的和对方见面了,柳甜甜发现金湛真的开始避嫌了,心中倒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管什么时代,公事公办总是最好的方式。
  “有劳金公子了,我听李叔说你准备回汴州城一趟,不知道金公子决定什么时候启程,又大概多久时间回来?”
  心头已经没有了期待,金湛悲哀的发现,哪怕柳甜甜问的这些仔细,他都没有一点旖旎的心思。
  压下了酸涩,闭了闭眼,他清楚,曾经喜欢的人,是真的完全走出他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