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斩杀
    轰隆!
      当周元的的身影俯冲而下,犹如是携带着毁灭之势,可怕的力量在涌动,引得空间微现扭曲,此时此刻,周元的气势达到了一种超出以往任何时候的巅峰程度。
      自身源气,肉身之力,地圣纹,太玄圣灵术,银影...种种力量,皆是在此时加持于一身!
      面对着这般状态下的周元,金蟾子也是面色剧变,眼中有着一丝骇然涌动,他无法相信,周元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从天而降的磅礴之威,压制得他几乎是动弹不得,浑身骨骼都是在嘎吱的作响,宛如泰山压顶。
      “吼!”
      不过金蟾子终归也不是寻常人,他知晓这是周元的倾力一击,如果他抵挡不下,那么必然会被周元当场所斩杀。
      可如果他挡了下来,那么接下来周元的死活就掌握在他的手上。
      此乃生死之争。
      金蟾子咆哮出声,气府之中,那八万多的源气星辰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犹如是将蕴含在其中的所有源气,都是在此时毫无保留的喷发出来。
      显然,他也知晓,此刻他必须搏命了!
      而被一个他一开始根本就看不上的周元逼得搏命,金蟾子的心中也满是震怒与杀意,待得接下了周元这最后一击,他定要将着混蛋虐杀至死!
      “一个小小的首席,也敢在我金蟾子面前放肆,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他抬起头,眼神狠毒的盯着俯冲而下的磅礴光影,怒笑出声。
      “呱!”
      尖锐刺耳的声音,再度自金蟾子的体内响起,下一刻,所有人都是见到,狂暴阴森的碧绿源气,在金蟾子身躯之外疯狂的凝聚。
      隐隐间,仿佛是形成了一只约莫小山般大小的金色蟾蜍。
      那蟾蜍丑恶狰狞,浑身皆是毒液脓包,滔天般的凶煞之气爆发开来,即便是身处山外,依旧是有着无数人清晰的感觉到。
      “那是...天魔蟾?!”有人熟悉源兽,顿时一眼就认了出来,当即骇然失声:“那可是堪比天阳境强者的源兽啊!”
      “据说金蟾子的体内血液,早就被换成了天魔蟾之血,如今他彻底的爆发血脉之力,自然就引发了天魔蟾之虚影。”
      “虽说这只是由天魔蟾血引发的虚影,可也具备着天魔蟾的一些威能。”
      无数道暗感骇然,那天魔蟾毕竟是六品源兽,堪比天阳境的力量,而天阳境是什么层次?放在圣州大陆上,甚至足以开辟一方宗派,而就算是在六大巨宗内,那也能够成为长老级别。
      那可不是他们这些太初境的弟子可以触及的层次。
      显然,金蟾子真的是被逼得拼老命了。
      无数道视线,紧张无比的望着第七峰峰顶上,他们都明白,两人缠斗半天,恐怕胜负,就在这一手了。
      不仅仅是他们,甚至楚青,姜太神二人此时都是微微停顿,并没有动手,而是将目光投向峰顶,因为他们都知道,峰顶那两人的胜负,对于接下来的局面极其的重要。
      楚青面色肃然,如针刺的黑色长发在身后飘舞,他看了一眼姜太神,此时的后者,素来从容般的面庞也是变得有些冷冽。
      显然,金蟾子被周元逼到这一步,也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姜太神,我早就说过,不要小看了周元。”楚青咧嘴一笑。
      姜太神面无表情,瞥了楚青一眼:“把金蟾子逼得动用天魔蟾之力,周元是在自寻死路。”
      “那可未必。”
      楚青淡笑一声,仰起头来,目光紧紧的盯着峰顶之上。
      ...
      “呱!”
      金蟾子身躯之外,那天魔蟾的虚影成形,直接是爆发出一道震耳欲聋般的声音,引得天地源气震荡。
      天魔蟾虚影强大无比,将金蟾子护在其中,显然,金蟾子打算硬接周元这最后的一击。
      “小杂碎,待我接下你这一击,我要你求死不得!”金蟾子面目扭曲,死死的盯着俯冲而下的光影,狞笑道。
      携带着磅礴之势俯冲而下的周元,自然也是知晓了金蟾子的打算,银甲覆盖了他所有的身躯,令得人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但那双目,却是有着森寒在闪烁。
      “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低低的声音,在他的心中响起。
      下一瞬,周元眼神陡然森冷,光影呼啸速度暴涨,最终终于是在那无数道紧张无比的目光下,呼啸落下,与那天魔蟾虚影,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碰撞的瞬间,狂暴得无法形容的源气冲击波肆虐开来,巨峰之上,一层层坚硬无比的地面被不断的掀起。
      一片片森林被摧毁,化为平地。
      整个峰顶,仿佛都是在这一刻,被削平了。
      那种恐怖的源气风暴,肆虐了足足数十息的时间,方才渐渐的消散。
      而天地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在这一刻,投向那碰撞的源头处,他们知晓,周元与金蟾子的胜负,将在此时分出。
      两人不论谁胜,那么都将会影响圣宫与苍玄宗之争。
      而在那无数人屏息静气间,峰顶的烟尘渐渐的散去,首先落入眼中的,是那满目的狼藉,半个峰顶,几乎都是在此时崩塌。
      不过峰顶上没有一块完整石头的存在,因为全部都被那种冲击波化为了粉末...
      在那狼藉的中心处,两道身影背对而立。
      无数人大气不敢出一声,这般模样,究竟是谁赢了?
      在那漫天死寂中,峰顶上,身披银甲的身影微微颤动一下,然后银甲犹如是开始了融化,化为液体收缩,迅速的缩回了周元的体内。
      噗嗤。
      一口鲜血从周元的嘴中喷了出来,他的身躯踉跄了一下,不过终归没有倒下去,先前那种碰撞,就算是他有着银甲护体,也是未曾完全的化解。
      他抹去嘴角的血迹,此时的他,正面不远处,便是那座神秘的玉璧。
      他凝望着玉璧,片刻后,方才淡淡的道:“金蟾子,你我恩怨就此了结。”
      之前的袭杀以及后来的设计夭夭,今日就算是彻底了结了。
      在其背后,金蟾子微微张了张嘴,他那金色的竖瞳中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嘶哑的声音,从嘴中艰难的传出来:“怎,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周元面色苍白的笑了笑。
      金蟾子咬着牙,道:“我圣宫终有一日,要灭了你苍玄宗,到时候,这苍玄天,便是我圣宫为王!”
      “不管有没有那一天,你金蟾子都见不到了。”周元漠然的道。
      他袖袍轻轻一挥,一股劲风,卷向金蟾子。
      咔嚓!
      劲风呼啸而过,金蟾子的身体之上,便是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血痕,血痕很快就蔓延了他的身躯,最后终于时候轰然一声,爆裂开来。
      鲜血四溅。
      山外,一片死寂。
      无数人都是惊骇欲绝的望着这一幕,金蟾子的身躯爆碎,显然是未曾抵挡下先前周元那搏命般的一击...
      那也就是说,圣宫金蟾子,那位在圣子榜上排名第五的猛人,就这样陨落了?
      无数人目光恍惚,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很快的,他们的目光转向了那峰顶上依旧屹立的年轻身影,他们面容复杂,因为他们知道,此事传出,必然会震动苍玄天。
      而周元之名,也将会人人皆知。
      只因这般战绩,委实太过震撼人心。
      苍玄宗首席周元,于玄源洞天第七峰顶,斩杀圣宫圣子金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