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九域大会
    “倒数第一?”
  
      周元面色僵硬的望着眼前的郗菁,这一刻他似乎是感觉到了祖龙灯的远去。
  
      郗菁嘴角一撇,道:“原本天渊域不至于这么惨的,不过师父当年消失得突然,再加上这些年一直有传言他老人家陨落了。”
  
      “这就导致天渊域内部也是有些动荡,人心不齐,总归是很麻烦的,甚至如果不是有关师父的消息还不确定,恐怕再熬一些时间,天渊域将会从九大域的位置跌落都说不定”
  
      “这也是大师兄闭关的主要原因,唯有他踏入圣者境,方才能够将天渊域稳固下来。”说到此处,郗菁的脸颊有些冷冽,一股令人心悸的压迫散发出来,显然,这些年她所承受的压力也是极大。
  
      “我记得师父跟我说过,九域大会算是年轻一辈的历练?”周元沉吟道。
  
      郗菁点点头,道:“九域大会最开始是一种交流性质,但各域的高层总不能亲自下场来,那样有损身份,所以久而久之下来,就成了年轻一辈一争高下,也权当做磨砺。”
  
      “天渊域年轻一辈就这么惨吗?”周元忍不住的道。
  
      “倒不是天渊域年轻一辈不济,而是因为心不齐。”
  
      郗菁眉尖蹙在一起,道:“在师父失踪后,天灵宗便是有些蠢蠢欲动,他们拉拢白族,玄晶族,形成了天渊域最大的派系。”
  
      “五大元老,他们占三席,这也是导致如今的天渊域中,天灵宗话语权极重,如果不是师父余威震着天灵宗不敢叛出天渊域,我都怀疑他们想要自立了。”
  
      “而我天渊域的优秀年轻一辈,皆汇聚于风林火山四阁之中,眼下的四阁,还处于我掌控的也就只有风阁。”
  
      “火阁与山阁在天灵宗,白族,玄晶族他们的手中,而林阁则是在木族。”
  
      “但即使如此,天灵宗他们也是在使劲对风阁渗透沙子,想要争夺,导致这些年来风阁阁主空悬。”
  
      周元也是眉头紧皱,如此来看,天渊域真的是有些内忧外患啊,这种情况下,能够勉力维持九大域的地位就已经不易,的确难以和其他八域争锋。
  
      “以前的四阁,还会有一位总阁主统御,但自从师父失踪后,天渊域内部混乱,彼此争夺,年轻一辈中也未曾出现过一位真正能够服众的总阁主,这种分散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在九域大会上有什么表现?”郗菁无奈的道。
  
      周元目光闪烁,沉声道:“反正不管如何,这一次的九域大会,我们不能放弃,既然四阁不统,那我们就将其统合!”
  
      祖龙灯关系到夭夭的性命,周元绝对不愿意放弃。
  
      郗菁闻言,有些欣赏的看了周元一眼,这份不言输的斗志与魄力,倒是难能可贵,而且既然这是师父所下的任务,那她自然会全力相助。
  
      “有魄力,既然如此,在九域大会之前,我觉得你应该竞争上四阁总阁主。”郗菁点点头,一脸的理所应当。
  
      周元一滞,旋即尴尬的道:“那我该怎么做?”
  
      “如果师父他老人家在的话,一句话就能够让你登上四阁总阁主,但我可没那个威望,所以还是得你自身有战绩,我才能够推波助澜,让得天灵宗无话可说。”
  
      郗菁微微沉吟,道:“我之前已经将你任命为风阁副阁主,所以我觉得你接下来的任务,是先成为风阁阁主。”
  
      “毕竟想要竞争总阁主之位,唯有四阁阁主才有资格。”
  
      “而如今的风阁,除了你之外,还有两位副阁主,陈北风与叶冰凌,其中陈北风是天灵宗安插进来的,叶冰凌倒是我这边的人。”
  
      “前些时候我本就打算再从风阁中挺拔一位统领为副阁主的,但既然你来了,那就正好是你了。”
  
      “陈北风,叶冰凌他们实力如何?”周元问道。
  
      “被你打败的莫渊,在混元天神府榜上,排名五百多,而陈北风,叶冰凌,能够达到前百,他们在天渊域中,也是极为出名的神府天骄。”郗菁想了想,说道。
  
      “不过也不必执着于神府榜上的排名,那做不得数。”
  
      周元心中暗暗感叹,果然不愧是诸天之最的混元天,连那莫渊,都仅仅只能排到五百多名去,简直可怕。
  
      “这么说,我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那陈北风吧?”
  
      “算是吧,不过叶冰凌那丫头也是心气高傲的人,如果她觉得你实力不行的话,怕是不会服你。”郗菁一笑,道。
  
      周元平静的点点头,如果不服的话,那就直接打服吧。
  
      “明日你就正式去风阁任职,只要你接下来能够夺得风阁阁主的位置,未来再取得总阁主的位置,统御四阁,九域大会上,我们才有与其他八域竞争的资格。”
  
      “怎么样,有没有问题?”郗菁盯着周元。
  
      周元沉吟了一下,忽然抬起手中的天元笔,道:“天元笔是师父的独特武器,我如果在天渊域施展的话,会不会被人所察觉?”
  
      郗菁轻笑道:“这个倒是不用太担心,天渊域内不知道多少人对师父尊崇无比,所以师父的独门武器,如今怕是不太新鲜了,笔类武器,早已泛滥。”
  
      “不过天元笔的九道源纹很特殊”
  
      她伸手将天元笔接过来,然后修长的手掌在斑驳的笔身上轻轻一抹,只见得那九道古老符文顿时消失而去。
  
      “我将其隐藏下去,只要此笔不是落到其他法域强者手中细细观看,是无法辨认出它的。”
  
      周元接过来,检查一番,那九道古老源纹只是被遮蔽,并非是抹除,这令得他放心下来,笑道:“那就谢谢师姐了。”
  
      郗菁摆摆手,道:“小事而已,都是为了师父的任务。”
  
      “对了,需要我为你安排住处吗?”
  
      周元摇摇头,道:“为了防止别人猜测,我们还是不能太过的亲近,所以我先暂住伊阎长老那里吧。”
  
      “是因为人家的漂亮孙女吧?伊秋水挺不错的,我很看好她。”郗菁戏谑的道,竟是有些八卦的潜质。
  
      周元无奈的摇摇头,继续与郗菁说了一会,然后方才告辞而去。
  
      郗菁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手掌贴着胸口,她的眼中有着极为少见的欢快雀跃,与平日里的冷冽强势截然不同。
  
      “师父没事”
  
      她如释重负,这些年来最为担心的事情,如今总算是安稳下来了。
  
      “这个小师弟,性格倒是还不错。”
  
      对于周元,郗菁经过这初步的接触,印象倒是不错,不过对于周元最终能否在风阁之中立足并且夺取阁主之位,她也不是特别的确定。
  
      毕竟风阁内,云集了天渊域内诸多出色的神府天骄,这些人个个桀骜不驯,难以驯服,不然的话,阁主的位置也不会空悬那么久。
  
      不过她最终还是相信周元,因为能够成为师父的第三弟子,必然是有着他出色的地方。
  
      “其他方面的压力,我会帮你顶住,而风阁内,就得看小师弟你自身的能力了”
  
      金殿内,郗菁喃喃的轻声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