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万兽天

  万兽天,诸天中颇为奇特的一个天域,如果说其他的天域,基本还算是人类作为主导者的话,那么在这万兽天,真正掌控者,却是那诸多的源兽种族。
  这里,是源兽种族的天堂。
  而源兽,同样是天源界内势力极为强横的一个种族。
  论起整体实力的话,如今的万兽天能够位列诸天第三的位置,甚至在那远古时期,源兽种族最为强盛时,甚至坐稳了第二的位置,那时候的混元天尚未完全的崛起,所以最强的是乾坤天,而万兽天,也压制住了混元天。
  不过即便如此,到得如今万兽天依旧算是诸天中的一线层次,实力比起五行天,苍玄天这两个垫底的,不知道要强悍多少倍。
  而且最重要的是,源兽一族在寿命上有着先天优势,所以这就导致源兽一族的底蕴格外的可怕,很多大族之中,皆是有着一些老怪坐镇,这些老怪虽说未曾抵达圣者境,大部分苟延残喘,可他们积累的力量却极为的恐怖,一旦爆发,甚至可能与圣者抗衡。
  当然,那抗衡过后,恐怕就是寿命到达尽头,彻底的陨落。
  但这依旧足以说明源兽一族的底蕴,这也是他们能够独霸一座天域而不会引来诸多非议的底气之一。
  而万兽天内,源兽种族万千,几乎数之不尽。
  当然,真正的源兽种族是具备着灵智与传承的,他们并不太会承认那些空有蛮力而灵智低下的源兽为同类,甚至为了食物以及资源之争,能够随意的将其猎杀。
  而经过岁月的不断筛选,如今的万兽天,以七大族为尊。
  玄龙族,灵凤族,金猊族,搬山猿族,吼天狮族,古鲸族,憾地神虎族。
  七大族中,又要以玄龙族,灵凤族实力强横一筹,当然,其余五族也并非吃素的,他们时刻都是在觊觎着前两者的地位,岁月流逝中,也不乏有着诸多的争端。
  这倒是很正常,毕竟在那混元天内,九大域也同样并非是铁板一块,其中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不知有多少。
  但不管如何,这七族在眼下,倒是这万兽天内当之无愧的霸主。
  ...
  “这就是万兽天吗?”
  一座山顶上,周元眺望着这方天地,他发现这万兽天跟混元天比起来,似乎连天地间都是带着一种粗犷,蛮荒的味道。
  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山岳,宛如巨人般的矗立于天地间,那巍峨之感,比起混元天还要更盛几分。
  浩瀚群山间,遮天的古老森林密布,其中的古木也是分外的雄伟,甚至有时候一株巨树的树荫,就能够笼罩一片山脉。
  大地上,山岳纵横,遍布着大海湖泊。
  整个天地间都有着诸多的兽吼声响彻,偶尔间,可见群山翻滚,有着巨大的兽影驮山而去,引得大地震荡。
  九天上,有无数飞禽源兽腾空,期间有碰撞杀戮,引发漫天血雨。
  杀戮到极致时,忽有阴影自远处天际席卷而来,那垂云之翼遮天蔽日,巨嘴一张,便是将那厮斗双方吞得干干净净。
  整个世界,犹如是群魔乱舞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世界,就连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咂舌,显然,这万兽天信奉的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虽说其他天域也存在着这种情况,但终归还有几分规则维护,可在这里,却是将丛林法则演绎到极致。
  没有实力,在这万兽天恐怕是挺难混下去的。
  “话说,吞吞的本体,究竟算是什么来头?”周元看了片刻,突然转头对着身后的夭夭问道。
  夭夭也是在饶有兴致的望着这方世界中那混乱之景,闻言随口道:“吞吞乃是先天圣兽,并没有种族一说,类似它这一脉,天生唯一,而一旦陨落后,世界将会再度孕育,当然,孕育的时间会非常的长,条件也是格外的苛刻。”
  “另外,它的真名,应该是叫做祖饕,有吞噬之能。”
  “祖饕?”
  周元怔了怔,道:“我在混元天认识一个人,他身负饕之气运,那所显露的异象,也与吞吞有几分相似。”
  “哦?饕之气运么?”
  夭夭有点讶异的轻挑黛眉,道:“那种气运,的确是传自祖饕,身负这种气运者,可具备一些吞噬之力,若是他有些能耐的话,未来应该也会是个人物。”
  周元啧啧称奇,原来赵牧神那气运的源头,竟然还真是传自吞吞这一脉。
  旋即他面色又是有点古怪,若是日后找回了吞吞,带着它与那赵牧神碰了面,那家伙究竟会是个什么表现?
  “若是身怀饕之气运的人遇见了吞吞,会有一种发自血脉的敬畏,唔,那种感觉,就相当于你看见你的祖宗突然站在了你的面前...”夭夭似是知道周元在想什么,当即说道。
  “而且,他的吞噬之力,也无法对吞吞产生任何作用,甚至若是它想的话,还能够让其吞噬之力短暂的失效。”
  周元忍不住的笑出声,那一幕着实是太过的滑稽,这么说来的话,吞吞简直就是赵牧神的克星。
  真不知道他会不会想看见这么一个祖宗出现在面前?
  “吞吞是在金猊族吗?”夭夭的声音打断了周元的思绪。
  周元点点头,然后他取出一道卷轴,卷轴拉开,其中有诸多光芒涌动,只见其中有一副巨大而模糊的地图成形,其上光芒涌动,渐渐的在地图的某处形成了一道细微的光点。
  “我们如今在万兽天的西北域,距离金猊族倒是不远,全速赶路的话,十日左右应该能够抵达金猊族地域。”
  “那便走吧。”
  夭夭毫不拖泥带水,袖袍一挥,便是有天地源气涌来,将两人包裹,而前方的空间直接是被破碎开来,两人化为光影遁入其中。
  十日后。
  金猊族的地域边界处。
  周元与夭夭的身影现出身来。
  这十日的赶路,倒是让得周元再度见识到了这万兽天内的凶悍与混乱,这一路而来,不知见到了多少厮杀争斗。
  “我们在此等待一些时间吧,我已通知了金灵儿。”周元说道。
  在先前接近金猊族地域的时候,他就已经捏碎了此前在古源天中,金灵儿给予他的一枚骨玉,一旦他进入金猊族地域,捏碎此物,金灵儿便可知晓他的方位。
  夭夭自无不可。
  两人闲坐,约莫一日后。
  那远处的天边突有破空声响彻而起,周元眺目,便是见到有着数道流光迅速的对着这个方向破空而来。
  “来了吗?”周元一笑。
  不过一旁微微闭目的夭夭却是淡淡的道:“来是来了,可却是来者不善。”
  周元闻言,眉头顿时皱起。
  而也就是在这瞬息间,数道金光已是破空而至,出现在了前方的天空上。
  周元目光投去,却是发现那领头者,并非是金灵儿。
  那依旧是一名身材格外火暴的女子,女子容颜娇美,但此时却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周元,目光中满是审视。
  打量了数息,她方才慢吞吞的道:“你就是周元?”
  “请回吧,我金猊族并不欢迎你。”
  周元眼神漠然的望着她,道:“你又是谁?金灵儿呢?”
  周元这幅态度,让得那女子柳眉微微倒竖,想必平日里也是个蛮横的主,她眸光一寒:“我说了,金猊族不欢迎你,你若是再不离开,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周元见状,面庞不起波澜,然后下一瞬,他一步踏出。
  轰!
  强悍得惊人的源气如风暴一般的席卷而开,整个天地都是在微微的动荡,惊人的压迫如潮水般弥漫。
  与此同时,周元那冰冷的声音,也是响彻而起。
  “不客气?你算个什么东西。”
  声音落下的瞬间,隐隐有龙鳞浮现的源气大手直接成形,毫不留情的便是一巴掌对着那女子狠狠的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