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尊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鼠潮
唧唧!
  
  黑色洪流自地底席卷而出,凶煞之气肆虐,直接是对着巨坑之外的天渊域部队快若闪电般的扑去。
  
  而当阳光照耀在那些黑色洪流上面,众人方才见到其真实面目,那是一头头体形巨大的鼠类古兽,它们皮毛黝黑,鼠目猩红,爪牙上有古老的纹路在闪烁着光泽,令得它们看上去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这些古鼠兽,虽说似鼠,可那肉身却是散发着难以形容的精悍之感,宛如黑豹般。
  
  “攻击!”当那古鼠群出现的时候,秦莲冷喝声也是陡然响起。
  
  轰轰!
  
  于是下一瞬间,天渊域这边两千多位天阳境强者瞬间火力全力,磅礴的源气化为万千匹练轰击而出,开山裂石般的狠狠轰在那黑色洪流上。
  
  黑色洪流瞬间被截断,但很快便是凭借着近乎源源不绝般的数量再度冲出,最后冲出了巨坑,直接是各自扑向了附近的天渊域队伍。
  
  砰砰!
  
  在那接触的瞬间,有一些天阳境强者措手不及下,竟直接是被古鼠挥爪生生的震得倒飞而出,锋利的爪痕险些将他们撕成两半。
  
  不过好在此处的队伍皆是精锐,他们很快便是清醒过来,开始各施手段,以小队为队形,迅速的将古鼠洪流切割开来,迅速的绞杀。
  
  这些古鼠,单个实力,或许顶多也就神府境,可当它们汇聚起如此数量时,却是开始显得可怕。
  
  边不及,木幽兰,韩金鹤等副队长也是早已冲进了战场,雄浑源气爆发,将附近的古鼠纷纷斩杀。
  
  但古鼠洪流太过的庞大,短短数十息间,这贫瘠的山脉中便是有着被黑色洪流所占据的趋势,而天渊域的队伍,则是陷入了重重黑色洪流的包围之下。
  
  周元与秦莲立于高处,他们望着下方的情势,面色也是微显凝重,这古源天果然是危险重重,没想到这只是一条祖气支脉所催生的古兽,便是如此的难缠。
  
  “数量太多了!”秦莲沉声道,怪不得这片山脉如此的贫瘠,恐怕这些古鼠就是罪魁祸首。
  
  周元双目微眯,道:“有东西在操控着它们...那东西在最深处,应该是鼠王般的存在。”
  
  “将它斩杀,鼠群自会逃散。”
  
  他与秦莲对视一眼,两人皆是眼神果决的一点头。
  
  轰!
  
  下一瞬间,两人同时暴射而下,强悍的源气爆发开来,直接是掠下深洞,然后以源气震碎地面,不断的对着深处而去。
  
  轰隆!
  
  不过他们没冲下多深,便是感觉到岩石塌陷,一座如同地宫般的宽敞空间出现在了下方。
  
  嗤!
  
  而两人刚刚落入地宫,就察觉到一股腥风自两侧呼啸而来,两对猩红狂暴的眼睛在地宫内散发着渗人的光泽。
  
  攻势来得极为的凶猛,但周元与秦莲却皆是久经战斗者,体内源气席卷而出,直接是瞬间在面前形成了一重重源气防御,同时嘴一张,滚滚源气洪流咆哮而出。
  
  那自黑暗中伸出的爪子撕裂开一重重源气防御,但因为那停滞的瞬间,便是被两道霸道的源气洪流狠狠的轰击在身躯上。
  
  砰!
  
  两头巨兽倒飞出去,落在地上,撕出长长的痕迹。
  
  周元与秦莲目光投去,只见得那是两头毛发呈现金色的巨鼠,巨鼠背上,各有两翼,翼翅如刀锋般,闪烁着寒芒。
  
  这两头飞天金鼠似乎是一雄一雌,应该便是此处古鼠群的鼠王。
  
  它们的额头处,有金纹凝聚,爪牙都是带着淡淡的金色,涎水自狰狞的嘴中流淌出来,将地面腐蚀融化开来。
  
  “好强悍的肉体。”周元忍不住的赞了一声,先前他与秦莲的源气攻击可并未留手,可轰在这两头金鼠身上,却是并没有多大的伤势,可见这金鼠肉身之强。
  
  按照他的估计,这两头金鼠的实力,恐怕不会逊色于天阳境后期中的顶尖强者。
  
  换作韩金鹤他们在这里,单挑的话真不见得能够吃得下它们。
  
  周元与秦莲目光交汇,皆是轻轻一点头。
  
  唰!
  
  周元的身影率先化为阴影消失于原地,再度出现时已是出现在了两头金鼠王前方,他手掌张开,掌心有毫毛涌现,其上异光闪烁。
  
  “天元笔,吞魂之...葬魂!”
  
  轰!
  
  那一瞬间,有一股恐怖的冲击波自周元掌心爆发出来,那种冲击波并非源气,而是专门针对神魂!
  
  这些古兽肉身恐怖,但它们也有着缺陷,那就是神魂略显薄弱。
  
  所以,当葬魂的神魂冲击来临时,那两头金鼠王顿时陷入了瞬间的呆滞。
  
  周元脚掌一跺,雪白毫毛自两头金鼠王脚下破土而出,直接是将它们尽数的缠绕捆缚。
  
  唰!
  
  也就是在周元控制住它们的那一刻,秦莲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一头金鼠王上方,只见得她纤细玉手中,一柄赤雀长刀闪现而出。
  
  顶尖天源兵,赤雀刀。
  
  “赤雀吟!”
  
  刀光呼啸而下,仿佛赤雀焚天,那股恐怖的炽热气息引得虚空都是扭曲下来。
  
  炽热气息扑面而来,那被攻击的两头金鼠王皆是清晰过来,浑身毛发倒竖,发出尖利之声。
  
  唰!
  
  刀光落下。
  
  一头金鼠王直接是被劈开了半个头颅,鲜血喷洒,轰然倒地。
  
  但另外一只雄性金鼠王却只是被划出一道狰狞伤痕,而其借助着凶性,奋力的挣脱了毫毛捆缚,倒射而出。
  
  “可惜。”秦莲矫健的落下身来,有些惋惜,先前那一刀,本该直接将它们尽数斩杀的,但这头金鼠王却是格外的狡诈,稍稍退后了半步,让得她的刀锋更多的是劈斩在了另外一头母金鼠王身上。
  
  唧唧!
  
  那存活的金鼠王对着两人发出暴怒的嘶吼,细小眼瞳中的猩红变得更甚,不过它显然也知晓眼前两人是何等的危险,当即直接掉头就跑。
  
  周元与秦莲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一兽两人在地宫中急速的穿梭。
  
  砰!
  
  而在两人的追击下,那金鼠王忽然对着一处山岩撞击而去,顿时山岩被撕裂,它的身影窜了进去。
  
  周元与秦莲几乎是同时间顺着洞口冲进。
  
  进入洞口,眼前的视野陡然变得开阔,那仿佛是一座巨大的溶洞,而此时,在那溶洞中央,有数根洁白的钟乳倒垂而下。
  
  钟乳石的尖端处,悬挂着淡淡的光团,光团之内,有着神秘之物若隐若现。
  
  一股古老而纯粹的神妙波动,自其中散发出来。
  
  “那是...”周元眼瞳微微一缩。
  
  而一旁的秦莲在愣了瞬息后,猛的吸了一口气,美眸中有着震惊与狂喜之色涌现出来。
  
  “周元,那是天地奇宝!由祖气经年熏染而生之物,乃是炼制圣宝的必须之物!”
  
  周元心头一震,眼中同样是有着极端垂涎之色流淌出来,要知道可不是每一条祖气支脉都会有这般奇宝诞生的!
  
  果然,这条祖气支脉,蕴含了宝贝。
  
  咻!
  
  而就在周元与秦莲被那天地奇宝吸引目光时,那金鼠王突然暴射而出,直接是扑到了一根钟乳石处,一口便是将那处的奇宝连带着钟乳石都是一口给吞了下去。
  
  吼!
  
  它嘶啸出声,身躯开始在此时变得膨胀,凶煞之气喷薄而出。
  
  显然,它想要借助奇宝增长力量。
  
  不过它怒,周元却是更怒,他双目带着赤红,一步踏出。
  
  天元笔,晋升!
  
  轰!
  
  强悍得可怕的源气风暴猛然自其体内肆虐开来,引得溶洞震动。
  
  “大炎魔!”
  
  低吼之中,周元的身躯猛然膨胀,有熔岩流淌,在身躯上形成了赤纹,宛如凶煞大炎魔。
  
  与此同时,周元那咆哮声,如雷般的在这地底深处响起。
  
  “孽畜,把我的宝贝给我吐出来!”